笔趣阁 > 老祖宗的咸鱼马甲又被扒了! > 第25章 毒舌泠止上线

第25章 毒舌泠止上线


    节目组得知司影帝没事,只是小感冒,也喝了感冒冲剂,于是心放下了。

  因为刘松达老师身体不适,特意请司影帝过来顶一期。

  圈内人都知道,刘松达和司镹私下关系很好,所以才让他过来临时顶一期。

  昨晚,这司影帝,半夜两点才到海市酒店。

  对于司影帝的敬业,他们是非常敬佩的。

  司影帝不会因为自己是世界顶流而耍大牌,对待工作,他可是非常认真的。

  另一辆车上,玄尘留意到泠止下车,然后又端了一杯东西回车上,他不由的往导演眼前的设备看去。

  看到泠止是买感冒冲剂给那个长相很优秀的男人时,他妖艳的眼眸里,不由的沉了沉。

  等大巴到达机场后,发现应凯已经比他们早一步到了。

  应凯看向人群里的泠止,英俊的脸上,泛着冷意。

  他在来的路上已经知道了,这方麦麦,是这次旅行大管家,说白了,就是一个仆人。

  一个区区仆人,居然敢这样戏弄他,真是不想待在娱乐圈混了。

  他全然忘记,当初方麦麦是怎么对他掏心掏肺的。

  就在他准备上前质问泠止时,他看到人群后面的司镹。

  司镹的脸,在娱乐圈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微微一愣,随后换上灿烂的笑容走上去说道:“你们怎么才到啊,我还以为你们又走了。”

  不等其他人回答,他走到司镹面前殷勤道:“这不是司影帝吗?真没想到您也在!我真是太激动了,能和您一起参加综艺节目,我上辈子一定做了很多好事。”

  “司影帝,我是您的超级粉丝,您的每一部电影,我都有看,我真是太崇拜您了!”

  司镹眉头皱起,本来就很清冷的他,此刻冷气外放。

  泠止看到应凯就想整他。

  她走到前面,挡在司镹和应凯中间。

  司镹微微一愣,墨色的眼眸微垂,目光直直的看向眼前的女孩。

  泠止漫不经心的瞥向应凯:“你是有眼疾?看不见司影帝不舒服?还说是司影帝的超级粉丝,如果真是粉丝,见到司影帝脸色这么苍白,只会心疼,而不是缠着他说一大推废话。”

  直播弹幕;

  ——【我是司镹老粉,粉了五年,我想说的是,感谢泠止,她把我们粉丝的心里话说了。

  此刻九粉很心疼他,他昨晚参加活动到很晚,我就在现场。活动九点才结束,之后又有采访,直到十一点才出发去机场。

  所以我很感谢泠止对我家哥哥照顾。至于应凯,他是什么人,在娱乐圈不是秘密,只想说,吃相请不要那么难看。】

  ——【+1,感谢泠止,谢谢对我家哥哥照顾,话不多说,我已经关注你了。】

  ——【终于有人发现我泠哥的好了,九粉放心,我泠哥虽然有时很狗,但她人不坏。】

  ——【泠止有时不是人,但某凯是真的狗。】

  应凯一听,尴尬不已,他连忙对司镹说道:“对不起司影帝,我不知道您不舒服。”

  随后盯着泠止语气不善:“话说大管家,你对我是不是有成见?我听工作人员说,早上集合的时间明明是七点,你为什么告诉我说是七点半集合?故意针对我,是不是?”

  应凯已经预见方麦麦这个臭女人会露出惊慌失措的神色,毕竟他可是在直播里直接揭穿她可恶的行为。

  泠止一脸淡定的反问:“你的自信是在淘宝上买的吗?”

  说完上下打量一下应凯,感慨道:“不愧是演员,还挺会演的。”

  应凯:“......”

  他没想到方麦麦这个死女人是这个反应。

  他气急败坏道:“你...”

  泠止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你什么你,下次说话的时候麻烦你把舌头捋直再说。”

  “泠止!”

  应凯大吼一声,他的手好痒,真特么想打死这个死女人。

  “喊你老祖有事?”

  “你说什么?”

  应凯瞠目结合。

  泠止继续毒舌:“年纪轻轻的,听力就这么不好使,这私生活是有多混乱,才能把这么年轻的身体给掏空!啧啧啧,这是想早点下地啊!”

  “你你你...”

  泠止赖得继续和他废话:“机票还想不想要了?难道再像早上那样,让所有人等你?”

  “刚红一两年,就飘的目中无人,让司影帝黄视帝等人来等你,你哪来的脸摆架子?”

  “你心不虚吗?”

  应凯脸色难看至极;“我没有,你别胡说!”

  直播弹幕;

  ——【卧槽,之前听说这女人说话很冲,今天涨见识了,这哪是冲,这是损啊。】

  ——【这叫什么?颠倒是非?可恶,这直播没有倒退功能,真想倒回去截图给这死女人看看,明明对凯凯说是七点半集合,现在居然不要脸说七点集合,当我们粉丝是死人吗?】

  ——【这个毒瘤不会是喜欢我家凯凯吧,不然为什么这么针对他?难道是求爱不得,因爱生恨?】

  ——【楼上的,脸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

  ——【不好意思,我才进直播,所以前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不过居然有我的司影帝和小窦窦,这节目我追定了。】

  ——【什么都别说了,这个臭女人赶紧滚出娱乐圈,看看她的黑料,滥交、插足、私生活混乱,简直就是个垃圾。】

  弹幕上开始互骂起来。

  但现场的人并不知道弹幕上的事。

  最后还是齐小窦把应凯拉到一边,让他说少几句话。

  如果是平时,应凯对齐小窦可能不会太想和他说话,但是现在,只有他愿意站出来。

  应凯脸色难看,对齐小窦委屈道:“我是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早上还泼我水,我当时还以为,她对其他人也是这样。”

  齐小窦听了后,也只是笑笑,并没有接应凯的话。

  同是男人,对方是什么表,他会看不出来?

  他之所以站出来,是不想应凯耽误大家时间。

  站在人群里的玄尘,目光很是深沉。

  这个叫应凯的男人,他不喜欢,很不喜欢。

  如果不是在录制,他很想上前把泠止拉过来,不想让泠止和那个男人有过多接触。

  他的直觉一向很准,这个应凯,对泠止很不友好。

  他倒不是担心泠止的安危,而是担心应凯会把泠止心中的杀心给引出来。

  泠止目前还算正常,一旦把她心中的杀心引出来,再想收回去,就很难!

  (http://www.biquge.lu/book/6321/692669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