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天师追星日常 > 第 4 章 初展拳脚(2)

第 4 章 初展拳脚(2)


    白则大概很擅长讲故事。

  他的嗓音温润如水,吐字清晰,不疾不徐,讲起故事来像在优雅地伸手,要将你引入他的梦境。

  “胡亥既不像史书上那样残暴,也不像剧本里那么无辜可怜。

  “他幼年时,秦皇长子扶苏的才华和贤能就已经耀眼夺目,其他皇子都不能与扶苏相比。

  “胡亥与赵高勾结,最初所做的一切事都是为了自保。只是他没想到,赵高会在秦皇死后,假颁诏书,刺死扶苏。”

  梅绪风听到这里就已经和自己的常识大不一样了,忍不住问道:“扶苏的死和胡亥没有关系?”

  “嗯,那时候胡亥是秦皇最小的孩子,杀了扶苏也轮不到他即位,赵高虽然与他相熟,但还没有把希望押在他身上。”

  像是料到了梅绪风的反应,白则笑了笑,继续说。

  “赵高假颁诏书的计划,本是和公子将闾等人商议好的,可是扶苏死后,胡亥像发狂了一样,要与赵高联手,除掉比他年长的所有兄弟,自己即位。”

  “那他还是很残暴呀……”梅绪风望了一眼白则,见对方还是笑嘻嘻的样子,忽然想起了什么,问,“既然史书上没写这些,前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当然是野史上写的,你就当个故事随便听听。”

  “哦……”原来学中文加历史的大学生还会有时间读野史?

  “即位之后,胡亥秘密安葬了扶苏。他本想先忍一段时间,再杀了赵高,但刺客没能得手,被赵高发觉,反而害了胡亥自己的性命。

  “据说他死的时候,对赵高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向朕与兄长欠下的血债,总有一天要偿还。”

  “既然他习惯自保,那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即位,而不是让赵高去祸害别人?”

  “这个嘛,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白则讲完故事,头靠在沙发边,看着梅绪风的反应。

  梅绪风到底还是涉世未深,情绪很容易被这种悲剧性的故事牵动,整个人连气场都软了下去。比起捉饿死鬼那晚,身着礼服令白则惊艳的模样,要生动许多。

  看多了虚与委蛇的娱乐圈高层,还有阴气森森的妖魔鬼怪,偶尔与这样清澈的人相处,感觉也不错。

  只是对方虽然是个除妖师,却并不知道白则也有灵力。关于这点,他们暂时还没话可讲,相信梅绪风也不会把身份暴露给他,就像他也不会暴露自己。

  屋子里沉默,却不令人尴尬,静谧的气氛流转在二人之间。

  梅绪风低下头看了看剧本,似乎懂了白则让他休息一下,先讲个故事的含义。

  虽然野史中的故事与剧本不同,但胡亥的无奈与无助,他通过白则的转述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

  前辈不愧是前辈,一定是要用故事潜移默化地指导他,让他进入状态。

  “前辈,我准备好了,开始对戏吧。”他认真道。

  他当然没看见白则勾起唇角后戏谑的样子。

  “好。”

  按照排戏表,先拍的是少时的胡亥送扶苏出征的场景。

  扶苏被秦始皇发配充军,其他皇子皆是漠然而对,唯有胡亥与扶苏依依送别,多说了几句珍重。

  此时胡亥还没有察觉到赵高的阴谋,一举一动尽显天真。

  “果然,王导演很欣赏你。”白则多看了两眼剧本,突然感慨道。

  “啊?”

  王导演是上一部《多面神探》和现在的《山有扶苏》这两部戏的导演,也是给梅绪风这次机会的人。

  梅绪风看不出来,但白则在圈子里待久了,一眼就能看出,胡亥这个配角的戏是最讨观众喜欢的“可怜的反派”。

  他前期天真无邪,后期被迫承受不属于自己的罪责,再悲剧收场,成为江山的牺牲品。

  这些戏甚至可能被要求修改过,改成既符合梅绪风天真少年的气质、又能让人印象深刻的版本。

  “没什么,开始吧。”

  语毕,白则眼神一凛,背对着梅绪风,沉声道,“父皇命我戍守边营,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你不避嫌,却来送我?”

  他咬字铿锵有力,一段话里就有好几处起伏波折。

  胡亥的下一句台词是:兄长为百姓思虑,人人都称赞兄长贤德仁爱,我来送别,有何避忌?

  然后,扶苏似有触动,态度缓和下来,劝他要在皇城中谨言慎行,万事小心。

  可是梅绪风讲台词,刚一开口,就成了“哥哥……”

  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复泉酒店。

  “前辈对不起。”半晌后,梅绪风说道。

  白则摆摆手让他不要介意,道:“真不习惯这种古文,想叫哥哥也可以,我们有配音,大家不会太介意的。”

  谁知白则提了配音,梅绪风倒更认真起来。

  “刚才没进入状态,对不起……我会在演的时候就把台词讲好讲对,再来一次吧。”

  他眼睛里燃气一股倔劲,让白则觉得很新鲜,禁不住想逗他。

  “好,不过刚才你叫我哥哥,我很爱听呢。”

  如果有人听到他们的对话,明天的头版就是当红影帝白则调戏新人。

  梅绪风愣在那里,皮肤表面温度骤高。

  “脸红什么?”

  更烫了。

  为什么,明明没见过几次,但从找手机到邀他同住一屋再到现在,前辈总是能让他不知所措?

  白天看前辈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半真半掩从来不点破,圆滑得很,怎么到梅绪风面前就这么直接呢?

  “我只是紧张,其实这个片段我今天自己练过,但还是紧张……”

  “你今天在片场表现得很好,看不出紧张啊。”

  梅绪风没想到白则还注意了自己白天的表演,一时惊喜又无言以对。

  他面对白则时,比在片场时,更想做到最好。他太渴求成功,反而连一句台词都说不对。

  “我会努力的。”

  “嗯,别紧张,再来一回吧。”

  两个人在宽敞的房间里排了几遍,梅绪风发现白则念台词时流畅自如,仿佛他只是在与人交谈,而不是刻意在演绎古人。

  几遍下来,有白则指导,梅绪风也熟练了许多,眼神动作都比第一遍更到位。

  “扶苏和胡亥的这两场戏是他们人生的转折点,也是剧情的转折点,我们演好了,其实也就让这部剧更成功一步,明白了?”

  “嗯,谢谢前辈教我。”

  梅绪风心想,白则果然对演戏很认真。

  睡觉之前,他打开微博。前两天经纪人和同期的新人都说他经过这部剧一定会红起来,他心里还是有些期待和焦急的。

  这部剧的官博更新了今天的片花:胡亥跽坐席上,倚着凭几,与赵高议朝政。

  转发和评论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梅绪风小心翼翼地翻了起来。

  土豆牛腩粉:怎么没发我们羊总?不过这个新人小哥哥是谁,颜值好高。[瞪眼]

  羊总的小娇妻:羊总呢?

  羊总你看看我:要看羊总![图片]

  白雪公主和八个小巨人:这个小哥哥长得真帅。

  鲜虾炸藜麦:+1演技也不错啊。

  我叫小芳我很方:有些人就从这点片段还能看出演技来了?秦二世历史上是这么傻白甜的么?坐在那表演无辜也算有演技了?

  土豆牛腩粉:楼上是哪来的柠檬酸,人家新人演技到位就很难得了,傻白甜那是剧情需要好么。不喜欢傻白甜,给你笔你来写?

  ……

  不管刷几次微博,梅绪风还是想感叹,大家都好会吵架,随便一个粉丝都比自己会吵架。

  不过羊总是谁?没听说剧组里有这么个人啊。

  “前辈。”

  “嗯?”白则擦干了头发,背靠在床上看着他。

  “羊总是谁?”

  白则指了指自己,“我啊。”

  “啊?为什么?”

  白则有个毛病,一旦有人满脸疑惑地问他为什么,他就一定要捉弄一下对方,仅限比较熟的人。

  “你猜。”

  梅绪风没意识到对方在捉弄他,还真的仔细想了大半天,然后泄气了,一颗好奇心在胸腔里上下乱窜。

  “前辈你还是告诉我吧。”

  “我叫白则,白色的白,规则的则,对吧?”

  “嗯……”

  “神兽白泽听说过吧?”

  “嗯,我家里还有白泽枕,抱着睡觉能辟邪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则听了笑成一团,梅绪风懵了,这有什么好笑的?

  “咳咳,我的粉丝觉得我的名字和神兽一样,又觉得神兽长得像头羊,就叫我羊总。”

  梅绪风震惊了,粉丝的联想能力怎么这么强?

  白则微笑,嗓音突然变得低沉浑厚有磁性,慢条斯理地问道,“所以,你不觉得,那个白泽枕你每天抱着,就是在抱着我睡觉吗?”

  “……”

  梅绪风深吸一口气,把脸埋在枕头里,无言以对。

  空调屋里的枕头还是凉凉的,能很好地给他的脸降温。

  等等,枕头?

  刚才白则说过的话,在梅绪风脑子里转了几个弯,被添油加醋,最后变成了:你不觉得你抱着枕头就是抱着我吗?

  梅绪风猛地抬头、松手,不敢再碰枕头一下。

  白则就静静望着他,嘴唇上扬得就像过山车的轨道,他边笑边抖,一点仙人气质都没了。

  “你想什么呢,这么大反应?”白则声音里还带着笑意。

  “……没什么。”

  梅绪风脑子里乱七八糟的。

  他努力回想白则对其他人说话是不是也这样。

  可是无论他怎么想,白则平时的言行都恰到好处、极有分寸。偶尔开开玩笑,也能缓和气氛,逗得大家捧腹开怀,从不会让人窘迫或者害羞。

  难道是自己太容易脸红了吗?

  自己也是个矛盾的人,觉得窘迫,却并不讨厌这种感觉。也许是因为白则是他崇拜的人,说这些话反而让他感到亲近而满足。

  未等他多想,梅绪风忽然感到一股浓重的阴气在靠近自己。白则比他反应还快,只是不动声色。

  是有一只鬼闻着梅绪风的气息来了,白则迅速判断了一下,那鬼怨气很重,但不像前几天晚上的饿死鬼。这只尚有理智,知道白则的身份,不敢进门,徘徊在外面。

  听到了几声叩门,梅绪风知道那是鬼,吓得脸色惨白,但还是强迫自己镇定,手伸进睡衣上缝着的口袋里摸符纸。

  白则还不想暴露身份,不敢轻举妄动,正侧着脸悄悄观察梅绪风,可是看梅绪风都快哭出来了,又不忍心再拖。

  梅绪风也是,手就在衣服左侧的口袋里,因为有白则在,不敢摸出符纸。普通人看上去,他应该是在捂心脏的位置。

  白则思索片刻,想先说点什么缓和气氛,让梅绪风稍微轻松点。

  他穿拖鞋坐到梅绪风床边:“你怎么了?不舒服?头上都是汗。”

  梅绪风和他的偶像距离忽然缩短到十几厘米,顿时脸颊发烫,冷汗热汗一起流,并没有变轻松。

  (http://www.biquge.lu/book/6328/222777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