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天师追星日常 > 第 29 章 逆境反杀(3)

第 29 章 逆境反杀(3)


    于淳本来就不服气,暗下决心要在“演技”上讽刺梅绪风,要在综艺节目上揪着这个话题不放,让梅绪风下不来台。

  他如果只是想想就不会被人发现,可他偏偏碎嘴,非要把这个拙劣的计划告诉自己朋友,想法诉之于口了,可不就被白则知道了么?

  综艺节目上两位男嘉宾在演技的话题上有了冲突,怎么办?找出对方演得最好的部分,互换一下,让他们演对方的角色,来个强烈的对比吧!

  又能给自己的综艺制造话题,又能给被复泉的万恶总裁打压的梅绪风一次展示自己的机会。顾长佑相信梅绪风能把握好的。

  主持人为了避免尴尬,说话语调有些刻意上扬:“我们给两位帅哥准备了一些道具,而这次的挑战呢,就是让两位演对方戏里的片段,在演技上一决高下。”

  主持人一本正经地解释着,说得像比赛开场白,仿佛于淳的挑衅和梅绪风的接茬都是一次刻意安排好的对决环节。

  顾长佑选的这两段算是比较用心的,梅绪风仔细看,就能看出问题来。

  他自己的那段情绪复杂,不用心体会是演不出面部表情细节的,对于淳这样没有太多经验的新演员来说,很难超越梅绪风那天状态绝佳时的表现。

  而于淳的那段,虽然情绪也很有层次,甚至可以说是他演得最好的片段,但于淳本身在拍戏时就没有演对角色的情绪。

  谁知道于淳强作镇定,轻笑了一声:“他这段就是纯粹的伤心,还是比较容易演的。”

  梅绪风挑了挑眉,被爱了将近7年的人背叛的心痛,和同时想起自己也背叛过的那种自责混在一起,你说这情绪叫纯粹的伤心……还说容易演?

  但是顾长佑给他准备好的怼人模板用完了,这话他不知道怎么怼回去。

  倒是叶雨蝶立场上更偏向梅绪风一点,表情僵硬地说了一句:“伤心不难,演出伤心里的好几层情绪才难呢,加油吧。”

  怼得好,教教我吧。

  梅绪风哭笑不得地想着,于淳已经跃跃欲试要先演了。

  节目给的道具简直像直接从剧组买来的一样,于淳拿到那个和片段里一模一样、女主角用旧的淡粉色钱包时,忽然觉得不太对劲。

  一般节目组怎么会不提前说一声就安排对决?怎么就刚好找得到一样的道具?他怎么有种请君入瓮的感觉?

  但毕竟是他自己挑事,他还是要好好演。

  灯光悄悄地暗了一些,将于淳突出在视野中央。

  他翻着不存在的行李箱,从地上拿起了旧钱包。旧钱包的扣子没有扣上,无意间瞥到透明夹层里的照片时,于淳的脸僵硬了,慢慢瞪大了眼睛,但是嘴没有动。

  于淳僵了一会,就把脸埋在手里,仿佛很痛苦的样子,最后又缓缓放下了钱包,扔在地上。

  动作和梅绪风都差不多,简直像在故意模仿,却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叶雨蝶忍住了跟梅绪风悄悄嘲笑于淳的冲动。

  主持人只看过那两个片段,可是在她眼里,这两人已经高下立判了。

  然而旁观者清、当事者迷,看不到自己动作的于淳以为成功模仿了梅绪风戏里的最佳表现,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模仿是僵硬的。

  “那接下来,该我们的男主角上场了。”主持人的介绍已经说明了她的立场。

  叶雨蝶问道:“要我跟你对一下戏么?”

  梅绪风笑着说:“也好。”

  这次灯光角度也稍有变化,叶雨蝶要做的很简单,在“雨中”慢慢往前走即可。她知道自己不是这次对决的焦点,也没有演得太用力,免得抢走本该放在梅绪风身上的关注。

  梅绪风从舞台另一边跑过来,喊着她的名字,欣喜溢于言表。

  叶雨蝶有些躲闪,目光却无法从他身上移开女主角这时候已经动摇了。

  “别躲着我。”梅绪风虚晃了一下动作,做出抓住叶雨蝶手臂的样子,“我喜欢你。”

  他看起来有些紧张,却势在必得,脸上的欣喜渐渐转为得意,细看去,像狩猎时食肉动物一样的危险。

  在场其他人都有些惊讶,于淳更是一瞬间面色煞白。

  叶雨蝶记得很清楚,当时于淳演这一段的时候,被张导演劈头盖脸地训斥了一通,只是因为他们都经验有限,实在演不出导演所说的感觉,最后导演不愿意为了这个片段再浪费时间,才凑合着用了,剪辑还将几处关键特写替换成了远景。

  “你也对我心动了,对不对?”梅绪风略带蛊惑的嗓音低声说道:“我近在眼前,能天天陪着你,他能吗?他手机里情话说得再好听,不能过来抱着你,有什么意义么?就算有一天真能长期见面了,你们还能有以前的默契吗?甩了他,跟我在一起吧。”

  说完,他轻轻笑了,当叶雨蝶回过头认真望着他的时候,他戏谑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真挚无比,仿佛痴情不移。

  实际上这个角色在撬了男主角墙角之后,转头又去撩别人了,他不过是享受破坏别人感情的乐趣。

  至于张导演说的感觉时什么呢?就是梅绪风正在演的这种假惺惺的痴情做派。

  梅绪风演出来了,于淳没有。更不用说这么一大段台词,梅绪风居然当场就背得一字不差。

  主持人这时候想起真正剧里的片段,才觉得越想越别扭。于淳因为对角色理解错误,演出来的,完全是一个纯情少年紧张扭捏的告白。

  哪家的纯情少年会扭捏羞涩宛如邂逅初恋一般地,和一个他早知道有稳定感情关系的女孩子,说甩了他跟我在一起吧?

  可能是有的,但纯情少年不会像个老油条一样劝诱他喜欢的女孩子背叛自己的感情。台词里的每句话,都不适合用于淳那种纯情的方式说出来。

  经过几分钟的准备,屏幕上像处刑一般播出了两个片段、两个不同的人演绎的对比。

  第一段要表现男主角的绝望,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梅绪风眼神躲闪、嘴唇颤抖、不愿面对事实,甚至烦躁得不停用手抓着、抚着头发。于淳除了瞪大眼睛的一瞬间,就没什么体现情绪的地方了。

  第二段,看了梅绪风的表演,更是能让人意识到,于淳表现出来的紧张羞涩根本和角色那圆滑的、情场老手般的台词不符。

  高下立判。

  对摄制组来说,这期节目最重要的卖点已经拍完了。

  叶雨蝶似乎被梅绪风的表演牵动了心神,愣了好一会,才说:“你刚才真帅,把我看呆了。”

  梅绪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叶雨蝶却在心里默默叹气,她好不容易想忘了这份喜欢,结果参加个综艺,思念之情又被勾出来了。

  主持人调侃几句,气氛重新缓和。

  但于淳从脸颊到嘴唇都惨白着,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节目组仿佛有备而来,好像正是要借着自己的挑衅,行云流水般地,衬托出梅绪风的优秀演技?

  一个小时的综艺拍了大半天,结束之后,梅绪风叫住了于淳。

  “你是复泉旗下的对吧?”

  梅绪风见对方身体一僵,知道事情不太简单,继续问道:“最近你们的老板有没有对你们说什么,或者下达什么指令?”

  他只是复泉的一个小艺人,知道自己公司的最高管理人和梅绪风结了私仇,以为梅绪风要混不下去了,才想把自己当初没拿到男主的怨恨发泄出来。

  叶雨蝶听得云里雾里的,却也没敢问。

  “你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

  梅绪风有白则这个外挂,其实不需要问,也能知道复泉那里发生了什么,但能自己探究的事,他还是想自己问个清楚。

  于淳这会儿想明白了,刚才主持人仿佛早有预料一般,要借机让自己做梅绪风的衬托,只能说明梅绪风背后有人。自己要是能表现得身不由己,也许梅绪风还不会计较。

  “我的经纪人说的,说我们老板要给你找麻烦,让你越不痛快越好,但不必弄死你。我……我也只是不敢不听他们的话。”

  梅绪风和叶雨蝶面面相觑,想的却不是同一件事。

  叶雨蝶是完全不知情,被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弄晕了。

  而梅绪风想,这和赵清歌说的完全不一样啊?赵清歌说的是李泉先想将自己折磨致死,前些日子的枪战就是个例子。

  难不成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他料想不到的事,让本来要杀了他的李泉先,忽然改变主意了么?

  梅绪风越想越头疼。

  就在他想不明白,准备去找白则商量的时候,节目外场却忽然出现了一个他不太想见到的人。

  进出的工作人员和明星不少,见到那人,却也纷纷侧目,絮絮地议论着。

  来人正是严飞逸,他五官如刀裁,表情淡淡的。梅绪风想,为什么一见到旱灾神他就会想到冰窖呢?

  因为曾经差点被他杀了,梅绪风下意识地觉得有些恐惧。

  严飞逸走近了些,对他摆摆手,说道:“我没有恶意,只是来问你几个问题。但你不回答的话,我可能还是得要你命。”

  “……”旁边还有普通人呢,说话能不要这么吓人吗?

  (http://www.biquge.lu/book/6328/222777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