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天师追星日常 > 第 30 章 旱涝姻缘一人牵

第 30 章 旱涝姻缘一人牵


    帛度城可以算是娱乐圈人士扎堆的地方,既是几个大省的经济文化中心,又有许多影视布景和开阔的活动场地,几个圈内大奖也可能会这里举办,所以在这里见到明星,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这个节目场地在近郊,严飞逸连车都没开就找到梅绪风这里,身边也没有助理或者经纪人跟着,梅绪风觉得他八成是飞过来的。

  参加节目的几人都认识严飞逸,打过招呼,严飞逸淡淡地回应,不失礼数却也拒人于千里之外。

  叶雨蝶悄悄对梅绪风说:“你连严飞逸都认识?”

  别看严飞逸话不多,那副嗓子就能迷倒万千少女,更不用说他长得还好看。如果不是他气质太冷,行事太狠厉,好不容易说句话还说得太残忍,梅绪风都觉得至少他的声音是能让人听醉的。

  严飞逸连续好几年都是男歌手在销量和人气中毫无疑问的第一,叶雨蝶的手机里就有他的几张专辑。

  梅绪风苦笑:“还是生死之交呢。”

  只不过是他活,我死。

  叶雨蝶面露惊异,梅绪风又说:“开玩笑的,是通过白则认识的。”

  “哦……”

  白则交友甚广,认识谁都不奇怪。

  梅绪风主动走向严飞逸,问他:“找个地方买杯饮料慢慢聊?”

  严飞逸摇摇头:“这栋楼就行,场地上面那层有间会议室。”

  “也行。”

  这是飞佑的场地,飞佑的名字就是严飞逸和顾长佑合在一起,于是严飞逸理所当然地拿出门禁卡,进了二楼的会议室,动动手指就把监控关了。

  他开门见山地问:“你体内的法器归墟,是怎么到你身上的?”

  梅绪风有些疑惑:“白则不知道么?”

  “他不能追溯比他还强的东西。”

  梅绪风哦了一声,将父母无意中得到这个法器的事告诉了严飞逸,而这个法器遇见梅绪风之后自己就与他融合了。

  严飞逸听了皱眉,而后又舒展开来,点点头说:“是归墟选中了你。”

  梅绪风心道你能把话说全一点么?但他听明白了,严飞逸是在说,父母得到归墟不是巧合,甚至可能是归墟早就选中了他,才通过他的父母与他的灵魂相融。

  严飞逸又问:“你会使用归墟么?”

  梅绪风摇摇头:“白则都追溯不到行踪的东西,我父母和我当然也不会用。”

  “也是。”

  严飞逸活动了一下手指,虽然手掌中什么也看不见,梅绪风却能感到有股压迫力在那里酝酿。

  “冒犯一下,可以让我试一下归墟对我的灵力有什么反应吗?这不是攻击法术,只是我的灵力罢了,最多让你觉得有点渴。”

  还是那句话,严飞逸也好,白则也好,如果想杀梅绪风,那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是没必要跟梅绪风商量的。

  何况严飞逸身上没有杀意,梅绪风也就点点头接受了。

  严飞逸控制手中的那股力量缓缓靠近梅绪风,但霎时间他手中琥珀色的无形的灵力忽然失控,一下子灌入梅绪风的胸口。梅绪风没受伤,淡粉的嘴唇却忽然变得煞白,干燥得渗出了血。

  这哪是有点渴?他都快被蒸干了吧。

  两人皆是露出惊讶之色,梅绪风正觉得喉咙像被火烧了一样,那股灵力又从他胸口放出,回到了严飞逸手掌中。

  严飞逸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股灵力不属于你,所以归墟把它还了回来,是制衡之道。”

  梅绪风听得云里雾里的,咳了一声,嗓子忽然变得沙哑。

  “那为什么我被攻击的时候它不会替我防御?”

  “也许有,但你没注意到罢了。”严飞逸起身出门,“抱歉让你承受我的旱魃之力,我给你找点水喝。”

  梅绪风点点头。

  他听白则提过严飞逸和顾长佑两人的事,他们因体内灵力相克而不能见面,甚至不能离得太近,否则天下将立刻有大灾。

  于是他们几百年才真正相聚一次,期间相思之苦难解,只能由白则替他们通话。顾长佑只是用故作轻松的语气说,目前只有白则的通讯能做到3d投影,至少他们还能拥抱对方的影子。

  如果能使用,或者说驯服归墟,他们见面时灵力就不会撞在一起,也就不会引发大灾了。

  但连这个可能性,也不过是个假设。

  梅绪风看不得他人受苦,只是严飞逸的忙,他实在帮不上。白则告诉他,归墟已成为他的一部分,只要归墟离体,他自己就会死。梅绪风还远远没有高尚到能为他人的爱情牺牲自己的命。

  就在严飞逸去倒水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从走廊上传来。梅绪风以为是严飞逸,然而那人脚步声急促,看得出是个急性子的人。

  等那人进来,梅绪风彻底傻眼了。

  “他们说你在二楼会议室,你在这干嘛呢?哎?你嘴怎么都出血了?”

  顾长佑赶紧坐下看他的嘴唇怎么回事,梅绪风嗓子干渴,说话费劲,只是拼命摇头。

  顾长佑看到他的表情,也觉得不太对劲了,他刚到二楼,就感觉有种熟悉的气息。可是严飞逸不是几分钟前才说,在自己的办公楼录歌么?他以为是之前严飞逸来这里录节目之后残留的气味,没有在意。

  “白则在忙,让我来接你去找他的。”

  严飞逸推门进来,梅绪风的心沉了下去。

  要世界末日了,他现在囤粮还来得及吗?

  白则忙通告的时候很少分神,估计是不知道严飞逸在哪。而顾长佑这个时间正好下班,白则就提前告诉顾长佑接自己过去找他,一起吃饭……怎么就能这么巧呢?

  “你来找梅绪风怎么不告诉我呢?现在好了!”

  再看那两人脸上的表情扭曲得像快要哭出来了,也不知道是高兴的还是气的。

  梅绪风似乎看到两团浓重的灵气在他们身边流转,一团淡青色一团琥珀色,然而仔细看去,那两团灵力却没有相触。

  不仅没有相触,还安稳地回到了他们各自的体内。

  严飞逸最先冷静下来,有些惊喜地望向梅绪风说:“归墟起作用了。”

  梅绪风接过他递来的一大瓶水,狠狠地喝了一口,哑声问道:“什么意思?”

  他们两个人默契十足,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的意思,顾长佑也是一副喜不自胜的样子,一边扑上去紧紧抱住了严飞逸,一边对梅绪风说:“小眉毛你太棒了!”

  梅绪风不仅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更是被小眉毛这个称呼惊得眉毛都要飞到天上去了。

  “你叫我什么?”

  “白则给你起的外号,他还觉得挺可爱呢,不信你看他手机给你的备注。”

  “……”梅绪风感觉自己的心被顾长佑的话戳了一下,脸烫得吓人。

  那边两人完全不管他心里的复杂情绪,两百年没见的情侣亲热起来要人命。就在这装修风格严肃正式的会议室里靠着墙又是亲又是啃的,看得梅绪风面红耳赤,轻轻咳嗽了一声:“咳,既然两位见面没问题了,咱们一起去找白则怎么样?”

  “吼啊。”其中一位用还和对方黏在一起的嘴唇答道。

  梅绪风实在是好气又好笑,他为这两人开心,但更希望路上他们能好好解释一下归墟是怎么回事,然后不要再伤害他的眼睛了。

  严飞逸开车,顾长佑坐副驾驶,给梅绪风来了一个全面的科普。

  顾长佑本来就话痨,说了很多,左不过就是梅绪风体内的归墟会自动去控制靠近它的人的灵力,不会让旱涝灵力相融这种会扰乱秩序的事情发生。

  “也就是说,你们就像磁场的南极和北极,一般情况下会相互吸引,但有个更强大的东西打乱了你们的磁场,就不会吸到一起去了?”梅绪风说着,觉得自己好像更明白了一点。

  顾长佑摇头:“听不懂物理,你换个说法。”

  梅绪风:“……”

  最后梅绪风用更浅显的解释,让他们确定自己明白了。

  简单来说,只有梅绪风在他们两人身边,他们才能正常见面。

  白则在宣传场地刚刚忙完,见严飞逸和顾长佑一起出现,有些惊讶。

  梅绪风此时精神不错,但是耐不住严飞逸的灵力就是让外物干涸,他打招呼时嗓音沙哑,嘴角因为干燥显得苍白,甚至还在渗着血,看上去凄惨可怜。

  如果他没有提着一瓶3升容量喝完一半的大桶矿泉水,精神抖擞地往自己嘴里一口一口灌的话。

  白则感觉自己心都揪了一下,很快就回溯了他们方才见面的场景,责怪地看向严飞逸。

  严飞逸手搂着顾长佑,疑惑地忘了他一眼。

  白则用传音说:谁让你攻击他的?

  他同意帮忙的。严飞逸心情不错,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眼角弯着,面对白则的质问也不恼:心疼了就自己去关心,多好的机会。

  白则脸上居然有些不自在,转移了话题:我都不知道归墟还有这种作用。

  顾长佑笑得爽朗,把话说出口了:“你不知道的事可多着呢,你就是个局域网。”

  梅绪风问:“什么局域网?”

  白则好像不想让顾长佑说下去,走到梅绪风身边,看着他那干涸的嘴唇,说不上自己心里什么滋味。他无奈地想,这个人啊,总是帮了别人苦了自己,怎么就那么傻,那么让人担心。

  梅绪风被白则盯得有些不自在,连水都有点不敢喝了,唇边挂着点水珠,干渴脱皮的状况好了些,嘴唇看上去晶莹剔透的。

  “白则?”

  白则就这么盯着他半晌,这会儿才回过神来,神情有些躲闪,笑道:“吃饭吧,饿不饿?”

  严飞逸和顾长佑交换了一个复杂的眼神。

  有些人谈起恋爱来让人看着都甜蜜,有些人看着却让人着急。

  顾长佑恨不得把他们俩按在一起亲上,瞧白则那样,比梅绪风还渴吧?

  白则倒是神色如常,什么也没说。

  他自己都不了解自己,有什么能对别人说的呢?

  他找顾长佑一起来吃饭,也是有一件重要的事。

  等四人都上了车,白则才开口道:“那个藏起来的妖,已经有动静了。西区那起大面积瓦斯泄漏,你们听说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梅绪风:喝水,咕嘟咕嘟

  白则:他好可爱3

  (http://www.biquge.lu/book/6328/222777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