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天师追星日常 > 第 57 章 反目

第 57 章 反目


    那一刀捅得又狠又深,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血汩汩留下,稍微动一下都仿佛牵动了全身的疼痛神经,连着心一起揪紧。

  白则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又痒又痛的感觉还没有消失,梅绪风目光空洞,好像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扑上来钳制住他,又对着他的心脏狠狠来了一下。

  “你……”

  纵使白则自愈和忍耐力都比普通人高出许多倍,此时也痛得差点要喊出声来。

  白则瞥到飘在梅绪风身后正狞笑着的李泉先,立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白则当下大怒,右手一抖,毫不留情地撕裂了他的魂魄。摆动着金色鱼尾的魂体最后发出了嘹唳的哀嚎,消失在虚空之中。

  李泉先本就伤害了许多无辜生灵的性命,扰乱秩序,偷窃地府的毒药为祸人间,理应受到这种惩罚。

  眼下白则对梅绪风根本下不去手,挣脱之后连连后退,终于被逼到墙角动弹不得。

  血肉撕裂之后立刻愈合的声音,饱满得令人毛骨悚然。梅绪风多半是中了李泉先离开之前在他的身上留下的什么咒语,这一定不是他的本意……可是一下下比机械指针还快的刀扎在胸口,他实在无法冷静下来。

  他心一横,索性把梅绪风抱过来,两人一起倒在地上,让对方压着自己。用幻术将周围的空间包围,以防陌生人撞见。

  趁着梅绪风动作停下来的空挡,白则强迫自己清醒,立刻发觉梅绪风中的是和之前一模一样的魅惑之术,人类除妖师中针对大妖的魅惑术有专门的破解方法,但白则遇见梅绪风之前从未练过。有了上次的教训,他抽空从梅绪风那里学了些。只是最近发生的事太多,根本不可能熟练掌握。

  所谓熟能生巧,许多事讲究技巧和练习,即使他什么都知道,在术法上也比不过一个经过二十年苦练人类。

  梅绪风被抱着扎不到胸口,转而往左臂扎去。

  两人肌肤相贴,呼吸近在咫尺。

  白则已经痛得额头上布满汗珠,强撑着笑道:“好不容易抱你一次,真是一点都不浪漫。”

  他照着梅绪风曾经教过他的方法,将全身的灵力汇聚于指尖,在梅绪风后脑上划了几笔。鲛人的魅惑术在本人死去之后,力量会减弱,效果也会渐渐消失,此时施法,事半功倍。指尖划出的光芒形成一个类似于海螺的图案,白则在中心处又点了一下,暗暗祈祷着这个方法能成功。

  梅绪风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重量都压在白则身上,眼神渐渐恢复清明。

  他意识到两人的位置很尴尬,赶快起身。白则被血污浸透的衬衫破了几道口子,他大惊失色:“你怎么了!”

  稍微一瞥,自己手上的弯刀还在滴血。

  白则等身上的刀口渐渐愈合,只觉得全身都很痒,特别难受,皱着眉头抱着还在发愣的梅绪风起身。

  “没事,你刚才又着了他的道了,果然恶人至死也会想着怎么暗算别人。”

  “你……你疼不疼……对不起……”就算白则不明说也不怪自己,梅绪风也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了,一时间愧疚、气愤、担心都涌了上来,只觉得鼻尖发酸,无法平静。

  “不疼,我的恢复速度比你们快。”白则见他都快哭出来了,无所谓似的耸耸肩,“嗯,怎么说呢,就像你生病打针一样,疼一下就过了。”

  “你当我是傻子么?大冷天的,你满头都是汗。”

  白则下意识地抹了一把汗,反而笑得很开心:“我有多喜欢你,你还不知道?你要拿刀子把我的心挖出来我都愿意,这点小事算什么。”

  梅绪风愣在原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白则乘胜追击:“还担心吗?”

  “你为什么喜欢我?”

  白则有点无言:“那你为什么喜欢我?”

  梅绪风答得很快:“因为你是我偶像。”

  “那我为什么是你偶像?”

  梅绪风:“……”

  就在梅绪风想把话题绕回开端的时候,他听见白则答道:“因为能打动我这颗老妖怪的心的就只有你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梅绪风低下头不再说话,白则又猜不到他在想些什么了。

  只听他闷闷地说:“哪有人管自己叫老妖怪的。”

  老妖怪和小眉毛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白则敏锐地察觉到梅绪风的脉搏变得更加缓慢,几乎无法察觉,并且很快显现出疲态,等到了家,沾了枕头就睡着了。他的手抚上梅绪风的手腕,和自己的脉搏对比,心里已有猜测,不觉露出了一丝笑容。

  阵法调动了归墟的全部灵力,一点也没有流向当时附身的李泉先,而是将梅绪风的身体变成了一个完美的容器。

  简单来说,现在的梅绪风就是归墟法器本身,魂魄刚刚从游离状态回到自己身体上,接触太强大的灵力,容易困乏,恐怕这一觉能睡上好几天。等他渡过了魂体与身躯融合的时间,就会得到与白则一样的寿命,直到地脉灵力散尽,整个地球都走向终结。

  至于严飞逸和顾长佑的那点烦恼……归墟原本并非活物,没有自己的意识。近百年来地脉微弱,归墟的力量随之削减,只能寄宿在他人身体内,在一定范围内起到稳定秩序的作用,或者像李泉先做的那样用阵法被动开启。

  但梅绪风与它相融之后,动动手指就能解决他们两个人甜蜜的苦恼。

  只是梅绪风真的愿意吗?这一切都是被动发生,由不得他自己。悠长的寿命未必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对于心理脆弱的人。

  白则现在无暇去想这些,他要先料理一下自己这边出现的叛徒。

  神隐的力量虽然比白则还强,然而严飞逸吸收了几千年的地脉灵气,想被一个流落东洋的法器完全隐藏住、瞒过白则的视线是不可能的。先前白则信任他,从不用自己的感知去监视他,他才成了白则的盲点。

  只要在脑海中稍微扫一遍,严飞逸如何堵在复泉娱乐门口和李泉先搭上线、如何盘算将梅绪风的躯体炼化做成他们的情侣护身符,白则都一清二楚。而顾长佑出于私心从未提过,他也能够理解。

  不过让白则就这样放过他们是不可能的,这些天奔走悬心的功夫,还有严飞逸对梅绪风的性命动的歪脑筋,总得让他们还回来。

  白则给顾长佑和严飞逸分别发了一条消息。

  给顾长佑的那一条简直是自带语音、声泪俱下,叫上了严飞逸那个放在现代有些不搭调的本名以示郑重:自盘古开天以来我这几千年有哪里对不起你们么?肥遗把神隐抢走,还把梅绪风带走了,我找都找不到!你从头到尾都知情是不是?我只对这么一个人动过心,你告诉我肥遗到底要做什么!

  给严飞逸的是:哥们,其实你没藏好,我还能看见你,谈谈?

  他约好了时间,把这两人都引来了梅绪风家。白则反锁着门,刻意将自己和梅绪风的气息隐藏起来,假装他们不在这里。

  严飞逸和顾长佑看到对方都是一惊,没想到白则把对方也叫来了,严飞逸以为白则是要拿顾长佑威胁自己,想了想觉得白则不是这种人,顿感困惑。

  而顾长佑发现他们彼此的灵力没有相融,不会引来天灾,更加信了白则的话,以为严飞逸用神隐将梅绪风藏在附近某处,归墟发挥作用了。他一下子脸色惨白:“没想到你真的做了这种事……”

  严飞逸以为他说的是串通李泉先,让白则孤身面对妖群的事。白则因数千年前的错误被当时惨死的妖族记恨,死去的妖怨气凝结成了胎记一样的红印缠在他身上。那天白则又为保护梅绪风灭了大量的妖,激发了那层怨气,才会昏迷。

  “是。”严飞逸大方承认,他甚至还有些懊恼,“我不该让白则醒得那么快。”

  白则如果醒着,是不会放任他拿走梅绪风的身体炼成符的没想到后来白则很快就醒了,他只好先抢走神隐离开现场。

  然而这东洋法器能量不够,对他不管用,还是被白则发现了。

  顾长佑听了这话简直要气昏过去,抬手就给了严飞逸一巴掌。严飞逸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下,脸偏过去一些,表情没什么变化,眼睛却因委屈瞪大了些。

  “别拿这种眼神看着我!你……你非得要梅绪风的命是不是?”

  “我找不到别的方法。”

  顾长佑气得嘴唇发抖,可是这是他最爱的人啊,这么多天不见,巴掌扇到对方脸上那一瞬间的触感都弥足珍贵,够他回味好一阵子。

  “你和我是一样的,你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你不想弄脏自己的手,我来替你做。”

  又是这句话,顾长佑恨透了这句话。他的确自私,想过对严飞逸要做的事坐视不理,可是这件事上严飞逸说错了。

  “我不要夺别人的命换来的感情。如果你固执己见……”

  顾长佑脸色冷下来,严飞逸猝不及防地被他掐住了脖子。

  “如果你固执己见,我先废了你,再废了我自己,从此再也没烦恼。”

  作者有话要说:顾长佑:我对象天天想着捅我朋友他对象的腰怎么办?

  (http://www.biquge.lu/book/6328/222777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