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天师追星日常 > 第 61 章 番外03

第 61 章 番外03


    赵清歌缩在被子里,将伤口掩住。

  “我怎么了,先生不是最清楚了吗?”

  “我不明白。”李泉先嘴唇颤抖着。

  赵清歌苦涩地笑了笑:“我会很听话的。”

  “什么意思?“他有非常不好的预感,好奇心快将他逼疯了。

  赵清歌接下来的话让他全身的血液几乎倒流。

  “先生下手真重,现在还疼。”赵清歌将脸埋在掌心,痛苦地呜咽,“如果还把我当个人,以后不要打了好吗?”

  赵清歌近乎哀求,给他扣上的却是莫须有的罪名。

  他带赵清歌去过一些场合,无非是为了让他圈子里的人知道他是认真的,以后不敢欺负赵清歌罢了,但也因此让赵清歌见到了一些血腥的场面。

  原来自己在他心里,已经成了这样一个可怕的人。

  经过心理暗示之后,赵清歌对脚腕上的剧痛找到的最合理的解释,竟然是自己下手打出的伤。

  “你好好休息。”

  语言是如此苍白,现在辩解还有用吗?他又不能将自己的歌声撤回。

  他走出门,最后一眼便看到赵清歌如释重负地躺下去。

  他从没能将自己的爱传达给对方,终于失去了自己牵挂多年的少年。

  李泉先在白则面前身份渐渐暴露,他通过跟踪和试探,对归墟真正的力量与机制有所了解,也不打算再掩藏自己的目的。

  最初,他不在乎他打着取代人类的借口招来的那些妖,其实只要族人能复活,换一片清净的海域去生活,人类的生死存亡与他何干?

  这份决心渐渐变了质,他开始犹豫,开始迷茫,从他在每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下,见到赵清歌安宁的睡颜开始,一切都在悄悄地变化。

  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旦踏上了布满鲜血的道路,他就再也不能回头了。

  追随他的妖被他当成抵挡白则的活靶子,魂魄湮灭后的躯壳被他用作祭飨,他甚至用歌声引诱梅绪风的魂魄离开身躯,自己鸠占鹊巢。

  疯狂的举动过后,换来的却是族人彻底的消亡。

  鲛人不是修炼而成的妖,是天生的精怪,死后不能转生,只能长居地府,等待魂魄散为无形,归入地脉。

  他们和上古神兽是一样的东西,只是没有悠长的寿命,孱弱可怜,在海中漂泊无依。

  族人的魂魄被白光融化的那一瞬间,李泉先心中一片空荡荡,白则的话在他耳边响起。白则总说秩序,秩序,可什么才是秩序?是让他们一族惨死在血泪中的弱肉强食吗?

  极大的悲伤之下他反而做不出什么表情,脑子里的念头全都搅乱在一起,只剩下了一个名字。

  赵清歌。

  现在还存活于世的,他唯一舍不得的人。

  他知道白则不会放过自己,但就这样连心爱的人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孤独地死去,他真不甘心啊。

  他的灵力在法阵中散尽,自己的躯体不可能再化为人形,哪怕是顶着别人的面目也好……他想再见赵清歌一面。

  白则到底还是心善,厌恶他但还是答应了他。虽然最后他的恨意涌上心头,没有报答这份善心,反而用最后的力气给梅绪风下了会失去理智的诅咒。

  谁叫那个无论如何都能笑得天真烂漫的人,总是能勾起他心里最阴暗的嫉妒。

  他的魂魄被撕裂的最后一瞬,他想到的是赵清歌方才谈到音乐时神采飞扬的模样。

  原来不在我面前的时候,你那么快乐。

  也好,下辈子你不会再遇见我了,生生世世都不会再遇见你最害怕的人了。

  赵清歌和李泉先分开不久,便收到了他的死讯。

  消息是白则告诉他的,他很疑惑白则什么时候和李泉先走得那么近了。然而当他问出口时,白则的眼神复杂得让他觉得害怕,便转移话题,不再追究。

  神隐在严飞逸手中,想自然而然地将一个人的消失编排得合理也很容易。很快各大媒体头条便爆料复泉的李总英年早逝,死因众说纷纭,压力过大导致疾病缠身的说法居多。

  赵清歌看到那则消息之后,忽然觉得头痛。

  李泉先的身体一直很好,不可能因为压力大就这样没了。

  往事在脑海中接踵而至。

  上一次见到梅绪风时,赵清歌和他谈论李泉先那首歌,那时候“梅绪风”的表情就让他觉得奇怪。

  梅绪风一向很有礼貌,说话时会恰到好处地和别人有眼神交流,凝神倾听,但他是不会那么深沉而专注地望着自己的。

  赵清歌本就是个思维敏锐的人,对身边的一切观察入微。

  他早就察觉到,梅绪风、白则,还有每天和自己同床共枕的先生,身上都有不同寻常的气息。或者说,他们都有种游离于世间纷扰之外的特殊气质。

  人再怎么伪装,在重要的人面前也很难藏住感情。

  “梅绪风”轻轻哼着李泉先在和赵清歌分手之前留下的曲子,赵清歌听着那凄婉的曲调,一个疯狂的念头闪过他的脑海,他强作镇定,笑着夸赞对方:你唱得很好听,好像你才是这首歌的主人。”

  空气凝滞了一瞬间,“梅绪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有吧。”

  赵清歌停下来,细细梳理这样的回忆之后,发现许多片段和自己印象中的对不上。

  就好像有一些多余的记忆自己冒出来了一样。

  赵清歌在最混乱迷茫的时候,接到了律师的通知。

  一份巨额的遗产划到他名下,分手后归还给李泉先的那串钥匙如今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上。他和他的先生曾经同居过的别墅中,家具摆放如旧,他们的合照立在床头柜上,两人都笑得很幸福。

  十九岁的赵清歌。

  就算他不曾爱过李泉先,他们的关系也不是一开始就这样剑拔弩张。

  赵清歌明白,如果李泉先在那场酒宴中不带走自己,他面对的也许是更可怕的羞辱,越是手握金钱的人越会发泄自己的贪婪和阴暗。

  李泉先捧他、保护他,替他还清所有债务,给他富足光鲜的生活,晚上也很温柔,不曾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甚至对他一心一意,和其他人连暧昧都没有。

  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对为他遮风挡雨的先生充满了恨意?

  是因为那次他下手把自己打伤了吗?

  可是……他什么时候打过自己?

  仿佛有一串电流击中了他,赵清歌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脚腕,伤口已经不再疼了,可是伤口是从哪里来的?当时皮开肉绽的伤,为什么现在连块疤都没有留下?

  当施法者死去,他生前所用过的法术残留下的灵力会渐渐消失,法术最终也会失去作用。

  让赵清歌误以为鱼鳞是鞭痕的障眼法、被鲛人的歌声引导过的心理暗示,都会随着李泉先的死亡而减弱。

  赵清歌越想越乱,渐渐意识到这件事不是常理能够解释的。

  他拼命想要抓住乱麻般的思绪中一点点清晰的线索,终于经过数日,法术的效果彻底消失,他才在梦中回忆起了往昔种种,醒来时满眼泪痕,打湿了枕头。

  他的先生从来没有打过他折磨过他,他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荒谬的错觉?

  白则来到他们同居的别墅那天,他睡着前听到先生说的最后两句话,就是:“我真的很爱你。”

  还有一句:“其实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在酒桌上。”

  人总是在悲伤时灵感迸发,赵清歌把之前填的几个版本的歌词全部推翻,笔尖疾走,写下数行潦草的字。

  不久后新歌发布,红遍各地,甚至火爆全球,他受到空前绝后的赞誉。

  梅绪风不知道李泉先最后一次和赵清歌谈了什么,也没有问白则。赵清歌的新曲是他熟悉的旋律,他有些惊讶,便随口问道:“这首歌也是你自己写的吗?”

  赵清歌愣了一下,刚想问,我不是和你一起看过曲谱吗?忽然一个激灵,只觉得浑身发冷。

  他沉默半晌,终于鼓起勇气向梅绪风问起:“关于李总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我不能知道的?”

  一向开朗的梅绪风此时也露出为难的表情,不知道赵清歌是猜到了什么。除非迫不得已,他不会向普通人透露有关灵力的半句消息。

  这件事最后还是白则做了主,问赵清歌:“你真想知道?有时候真相不是你能承受的。”

  赵清歌点了点头:“我会对自己的决定负责任的。”

  听了白则的叙述,赵清歌从未如此悲恸过,他像疯了一样赶去他们常去约会的那片海滩,童年时早就被他遗忘的回忆也零散地浮现出来,投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

  那海藻般的黑发和金色的妖异眼眸在他的视野中一闪而过,仿佛是少年恍惚中的错觉,却原来就在他身边,陪了他这么多年。

  先生活着的时候,赵清歌没能明白他对自己的感情,他死了,骸骨化成了灰,自己只能在悔恨和怀念中回忆他的面容。

  鲛人一生只唱一首曲子,他走了,再也不会有那样一个人,那样一首歌。

  作者有话要说:赵清歌把他的先生最后那首歌记录下来了,也就算是先生的灵魂还在陪着他啦。

  感谢大家看完番外

  (http://www.biquge.lu/book/6328/222777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