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烈途 > 第 61 章 番外二 (中)

第 61 章 番外二 (中)


    徐途跑过去的时候,那女人正往相反方向不断张望,一手环住肚子,一手拉着那个小娃娃。

  她不时低头,冲她淡笑,脸颊边的发丝落下,给人感觉像是江南女子,十分温良柔美。

  徐途停在路沿下面:“请问……”

  对方将目光移向她,愣了下,随后友好微笑。

  徐途举着手机:“姐姐,知道这家餐厅怎么走吗?”

  对方好像近视,眯起眼,凑头来看:“哦。”她扶着肚子的手朝前比划:“前面第三个路口左拐,看见红绿灯向右,然后别在第一个路口转,因为是单行道,要从前面那条路走,这家餐厅就在学府路旁的一个胡同里。”

  两人面朝同一个方向,对方比划着,徐途揉揉鼻。

  她抱歉的笑了下,“我表述的不太清楚,能听懂吗?”

  “差不多。”徐途又看回她,没好意思说自己被她绕晕了。

  女人打量她片刻,手又放回肚子上:“你不是本地的?”

  徐途点头:“洪阳人,我来这儿上学。”

  她了然的笑笑:“那倒是应该尝尝这家店,位置虽然不太好找,但厨师一流,菜的味道不错。”

  “也是看网上推荐的。”

  她笑笑:“就你自己吗?”

  “不。”徐途指着不远处的奔驰:“我们两个人。”

  秦烈一直从后视镜看徐途,见她竟跟陌生女人攀谈起来,还有说有笑。

  他熄了火,开门下车。

  周围人潮涌动,四处繁华。

  秦烈没有立即过去,倚着车身,低头点一根烟。

  吸了两口以后,捏在指间,垂身侧,视线又追过去。

  那边,两人正说着,有什么东西咕噜噜滚到徐途脚边。

  原来是小娃娃的苹果掉在地上。

  女人扶住腰,屈膝要捡。

  徐途说:“我来吧。”

  她捡起苹果,蹲着身,蹭掉上面一层土。

  小娃娃含着手指,眼巴巴看向她。

  徐途柔声:“是你的吗?”

  她羞涩一笑,躲到妈妈身后去。

  “澄澄,谢谢姐姐。”

  原来娃娃叫澄澄,徐途挑着眉毛朝她笑。

  “谢谢,姐姐。”她口齿还不太利索,奶声奶气,十分乖巧。

  徐途从没见过这么招人疼的小姑娘,把苹果递上去,忍不住捏她胖胖的小脸蛋儿。

  澄澄抱着苹果,缩起肩膀,“妈妈,漂漂。”

  女人解释:“她是说你长得漂亮。”

  徐途美坏了,拍拍手,试着想抱她。

  可没等碰到,身后有道粗哑的声音:“陆澄。”

  只听小姑娘本能的唔一声,仰起头,眼中的光瞬间亮起来。她欢天喜地跑过去,叫声清脆:“爸爸!”

  徐途闻声回头,便见男人从一辆白色宝来上下来。他身材尤为粗野、高大,十月天里还穿着薄薄的短袖,身上肌肉将布料撑起,里面轮廓若隐若现。

  那人捏着小姑娘的腋下,轻松利落地提上来,两条小胖腿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弧线,随后稳稳坐在男人手臂上。

  男人一手抱娃,一手松散的垂在身侧,稳步走来。

  他扫徐途一眼,表情不算友好,目光警觉。

  女人扶着肚子迈下台阶,“他是我老公。”

  徐途点点头,也紧跟着站起,这回长相看清了,那人板寸头,轮廓偏硬,样貌算是极好,但眉峰处却偏偏多道疤,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凌厉,略凶,不太易接近。

  徐途终于见到比秦烈更硬的男人,不由将目光投向远处,那人今天要斯文很多,倚在车边,朝她勾手。

  徐途展颜,心中涌起一丝甜,跑回去之前,又好奇看他们一眼。

  那男人扶住妻子的腰,两人说话声隐隐传过来。

  女人抱怨:“怎么这么久。”

  “等急了?”他贴着她耳问,明明普通的三个字,却答得极不正经。

  女人推他脸:“烦你。”

  “要造反?”他轻轻捏她腰,有力的手臂抬起,手掌捏住她后脑勺迎向自己,强取一个吻。

  唇被堵上,她掐着他放开,怀里娃娃也去凑热闹,往两人脸上乱蹭两下,咯咯笑不停。

  女人脸颊染上红晕,嗔怪:“陆强你真讨厌,在街上呢。”

  他一挑眉:“老子亲自己娘们儿也要分地方?”

  “你文明点儿。”

  “那分对谁。”他又弓身耳语:“冲着你文明,也没陆澄和你肚子里这俩啥事儿了。”

  知道他犯起荤来不分场合,女人没搭茬,问:“吃什么?好久没吃……”

  其实后面说什么,徐途根本听不见,只被两人亲吻的行为严重刺激到,心中甜蜜又嫉妒。

  她着急往回跑,也要学他们。

  几步远,女人忽然叫住她:“你们还去那家餐厅吗?”

  途途回头:“去呀。”

  “那跟着我们的车吧。我们也去。”

  “好。”

  徐途几步蹿回秦烈前面,二话不说,先扑上去,罩着他唇狠狠来了口。

  秦烈不明所以,却下意识环紧她的腰。

  徐途要再吻,他及时捏住她两颊,把她脑袋推远:“干什么?”

  途途被迫嘟着嘴,唇里莹亮粉嫩的软肉露出来,她口齿不清:“想亲亲你。”

  秦烈被她夹在车门间,一挑眉:“路问来了?”

  “没有。”

  他掌控着她的脸:“这么半天干什么去了?”

  “开始没听明白,后来那男的过来,光顾看他,给忘了。”

  秦烈不由绷紧唇线,片刻,声音冷几分:“好看吗?”

  她嘿嘿一笑:“还行。”

  秦烈:“……”

  徐途只感觉捏在她两颊的力道越来越重,她蹙眉,忍不住打他肩膀:“好疼。”

  扑来时踮着脚,她多半重量挂在他身上。

  徐途站不稳,只感觉一阵眩晕,转瞬间掉个个,被秦烈顶在车门上。

  她脸颊留下微红指痕,不由瞪大眼,看着面前的男人,心扑通直跳。

  秦烈挑起眼皮看看周围,一咬牙,不顾他人目光,惩罚式的吻她。

  四面八方人不少,投来目光也多。

  秦烈从来都不是太招摇的人,却屡屡破例。

  他只吻几秒,力道不轻,下了狠。这边腾出手来开车门,将人不太温柔的塞入座位,唇没离开,弓身进去,把徐途压在靠背上,又反复咬吻。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霸道专治,这种气势叫人无法抵挡。

  感官多重刺激,徐途心中荡起小船,被放开的时候,唇上疼,身体已经软下来。

  秦烈关车门,绕回驾驶位。

  缓了缓,徐途这才想起去找那辆白色宝来,可车水马龙,哪儿还有那车踪影。

  她蓦地挺直身,胡乱指着前面:“快点儿,那车开走了。”

  秦烈冷眼睇向她,脸上没有什么好表情,坐着不动,直接在手机输入目的地,导航过去。

  位置确实不好找,到餐厅时,又见那一对儿。

  隔着几张餐桌的距离,徐途朝那女人挥手。

  女人身子重,腰后垫着靠枕,懒懒坐着,也朝徐途笑。

  秦烈将目光投过去,远远和那男人对视一眼,都毫无波澜。

  他手掌罩着徐途后脑勺,将她顺去靠窗座位。

  餐厅人均标准不算太高,却颇具格调,落地窗外荷花池塘,小桥流水,夕阳挂在树梢,晚霞被稀疏叶片分割成细碎的光芒,透过窗,印在桌角上。

  徐途知道秦烈节俭惯了,主动要求一荤一素,两道菜。

  最后,秦烈给她叫一盅海鲜汤。

  徐途吃得饱,捏着小勺慢慢啜,秦烈去买单。

  他刚走,就有个小东西凑过来。

  徐途余光多出一只小胖手,手背几个可爱的窝窝,五指一松,一颗奶糖便出现在桌角。

  徐途笑眯眼:“给我的?”

  澄澄手指被自己吮得直发光,脚尖互相碰着,含羞点头。

  徐途捏她脸:“谢谢你呀。”面对小娃娃,她声音也前所未有的软糯。

  “不客气。”澄澄吐字不清。

  徐途拉开她嘴里的手,往身前带,澄澄软软的小身体便靠在她腿上。

  她似乎格外喜欢她。

  徐途从来没跟孩子相处过,与她童言童语几句。

  那桌男主人目光始终不离,叫她两声。

  徐途索性起身,拉着她的小手,把小姑娘送回去。

  这边要照顾孩子,所以进餐慢些,女人邀请徐途坐下聊一会儿,两人相当投缘,到最后还交换了社交方式。

  陆强靠椅背,脚腕搭在另一条腿上,看对面越发圆润的女人,笑了声。

  女人闻声抬头,撞上他目光。

  陆强勾唇,右眼迅速眨了下,朝她放电。

  她脸颊微红,轻轻白对方,用口型吐出两个字。

  这一勾一搭间,无论旁边坐着几个人,都是多余。

  秦烈买单之后去了趟洗手间,出来见徐途已经换了桌,帽檐朝后,卷着衣袖,跟人比比划划。

  他无奈的叹声气,稳步过去。

  那桌男人一早发现他过来,伸手让了下:“坐。”

  秦烈好意谢绝,站着交谈几句,末了给对方散了根烟。

  餐厅禁烟,陆强只夹在指间。

  彼此还不算熟络,实在不方便过多打扰。

  徐途站起来,极其自然将手交到秦烈掌中:“茵茵姐,那就有缘再见。”

  卢茵笑:“有缘再见。”

  两个男人互相点头示意,秦烈带着徐途离开。

  陆强嚅笑,难得有兴致打量两人背影,又看回自己闺女,发现小丫头和那姑娘发型一模一样,都扎两条辫子,所以无聊发问:“父女?”

  卢茵又吃几口菜,嗔道:“别乱讲。”

  他倾身向前,手肘撑在桌上,“那就关系不正当。”他微抬眉,额头两道浅浅折痕,故意道:“这年头,男人都爱搞学生。”

  卢茵在桌底踢他,她怀孕以来脾气不大好:“别忘了你也是男人。”

  “我?”陆强又靠向后,极其不屑,“搞你还搞不够。”

  卢茵蓦地咬住唇。

  他目光直白,一脸痞笑。

  怀孕月份大,很久没在一块儿,卢茵禁不住他撩,又在桌底狠狠踢他,埋头吃饭,不再搭理。

  另一边,秦烈驱车,将徐途送回学校。

  天色黑沉一些,上空已有浅浅月牙挂上来,只是不太清晰。

  他在路边给徐途买了杯奶茶,到学校西门的时候,才喝掉一半。

  这所大学建在开发区,旁边还有医科大和师范学院,除此之外开发尚不完善,西门是侧门,对面一大片荒地,中间踩出一条小径,直通师范学院,那边商业比较密集,成排小旅馆以及网吧饭馆,很多学生往来,抱肩搂腰,去干什么,心照不宣。

  秦烈大学那会儿,设施条件还很差,但该有的,学校外面一样都不少。

  所以,他心里其实很明白。

  秦烈不由看向那条小径,又和徐途对了下视线,很有默契的将车子开出一段,停在隐蔽的草丛中。

  这边荒地太多,草丛茂盛,所以虽然十月份,蚊虫仍旧扑脸。

  秦烈将车窗升上,关掉前灯。

  徐途咬着吸管,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外头很暗,里面也暗。

  秦烈说:“我今晚得回去。”

  “哦。”徐途已经猜到,但还是难免失落:“这么着急啊。”

  “明早有会。”

  徐途努了下嘴,吸管被她咬出好几道齿痕,“你还什么时候来看我?”

  “有时间就过来。”秦烈停了好一会儿:“你安下心来学习,别以为上了大学就无拘无束,自由了。多学点知识对以后没坏处。”

  途途听话的点点头。

  秦烈:“平时跟宿舍的同学一起玩儿,性格要好,要合群。”

  她“嗯”一声。

  秦烈看了看外面:“这边太荒凉,也没路灯,没什么必要别出校门,也别去师范那边儿。”

  徐途想了下,忽然明白他话中意思,咧嘴笑起来。

  “严肃点儿。”秦烈不悦:“你笑什么?”

  徐途一抿唇,绷住笑,磨磨蹭蹭的问:“那我嘴馋,想去那边吃饭怎么办?”

  “等我过来,带你去市区吃。”

  “哦。”

  她杯中奶茶喝完,秦烈还揉捏着她的小手。

  沉默片刻,他从窗外收回目光,忽然问:“你班男同学多吗?”

  徐途这次没答话,放下杯子,倾过身,慢吞吞爬到他的身上去。她后背抵着方向盘,面朝他:“秦叔叔,你在怕什么?”她眸光狡黠,小声又诱惑的问。

  秦烈不答。

  徐途送上唇,奶茶的醇香分给他。

  吻了会儿,徐途抹抹嘴。

  “后悔叫我上学了吧。”她幸灾乐祸,夸张叹气:“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秦烈照她臀上用力一拍,下一秒,忽然罩住她后颈,将徐途扣进怀里。

  徐途微微愣怔,觉得这拥抱无比认真而厚重。

  她不吭声了。

  秦烈静静看着车窗外,暗沉的声音敲进她耳膜:“曾经想着陪你一段路,等你有了新选择,我就放手。后来经历生死,才发现不能跟你分开,山洞那晚,终于动了回洪阳的念头。”他摸着徐途头发:“所以从那以后,一切不同,我希望你一直待在我身边,不要走。”

  停顿一会儿,他又自嘲淡笑:“但刚刚在食堂,看见你们学校的男同学阳光又英俊,就有些慌。”他扶着徐途肩膀起来,看着她,声音越发温情:“突然发现自己没了资本,我怕我会输给时光。”

  他话音落,车里彻底安静下来。

  徐途想了想,把他这番话理解成表白,心中甜蜜却酸涩,难免鼻端泛酸。

  其实他也会缺乏安全感。

  途途想起山洞那晚,劫后余生,失而复得,两个人第一次结合,他曾经那些游移不定,若即若离也终于找到答案。

  原来,不是不在乎,而是太在乎要为她考虑更多。

  徐途吸吸鼻,学着他的样子摸他头发:“不怕。”她安慰道:“你今天开豪车来接我,指不定会传开,他们都知道我傍上大款了,不会有人追的。”

  秦烈一愣,隔了会儿,竟摇头失笑。

  徐途也跟着笑,她趴回他胸口,蹭了蹭:“我会乖乖的。”

  (http://www.biquge.lu/book/6330/222807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