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庶子成皇 > 第三十五章:拖下去砍了

第三十五章:拖下去砍了


  朱由桦还算比较幸运,之前那个初代南阳王留下了一座府邸,刚好能用得上。

  “王爷,这里真大。”宁氏捂住嘴,有些小幸福的感觉。

  朱由桦点点头,这座南阳王府确实不小。

  从遗留下的卷宗来看,初代南阳王建造王府时竟是按亲王亲王府的仪制,这个实在是有些大胆了。

  不过前人大胆,自己也没必要胆小,来都来了,不敢住,是本王的性格吗?

  谁愿意告状谁就去,这个“亲王府”本王是住定了!

  “当时,南阳王府先后建造了承运殿、圜殿、存心殿三重殿宇,后边又设前、中、后三套宫室各三间。”

  “这宫门两侧建厢房九十九间,加上典籍所、典膳所、奉承司、仪卫司、堂库等附属机构,共拥有宫殿房屋八百多间。”

  说起这些,领头负责介绍那老头脸上出现了自豪的表情,朱由桦有些疑问,便道:“您是——?”

  “老朽不才,当时负责建造两侧的厢房。”老人低声下气的说道,看他不断变换的眼色,像是话里有话。

  “那正好,你就留在王府做事,本王正想着将这整座王府翻新,这个事儿就交给你来负责,做的好了,本王对你还另有重用!”

  “对了,多少些能工巧匠来,你找的越多,本王给你的赏赐也越多!”

  朱由桦这个举动根本没问过后面那些人,搞得他们都是不经意的将眉头皱了皱,倒是四川总兵猛如虎哈哈一笑。

  心道这南阳王直性子,跟俺对脾气。

  听这话,老人显得有些激动,连忙跪地磕头:“老朽本以为南阳王府不会再有人来了,如今您来了,我们就有救了。”

  “什么有救了,还有人要害你们不成?”朱由桦问道。

  此话一出,后头跟着的那些文武官吏全都脸色一变。

  南阳知府胡宪知甚至上前驱赶,“你这老头,休要在南阳王和王妃娘娘的面前造谣,来人,带下去!”

  “等会儿!”朱由桦伸出手,作为王府侍卫前来的刘玉尺则赶紧上前制止了那些衙役。

  刘玉尺大块头往那一站,再加上他满脸的横肉和浑身的杀气,倒是让那些衙役吓了一跳,全都不确定的看着胡宪知。

  胡宪知脸上的肥肉抖了抖,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王爷,这老头是个傻子,整天就知道胡言乱语,您刚来,还是离这些人远点。”

  “傻子?本王看着挺正常啊,倒是你有些不正常吧?”朱由桦呵呵一笑道:“该说的全说,本王既然来了,这南阳城里的事儿也就得管管了!”

  “您一个郡王,能管的了什么?”话音刚落,便听见人群之中的讥讽。

  “谁说的,本王给你一次机会,让你站出来当着本王的面,再说一遍。”朱由桦冷冷笑着。

  在众人的眼神中,一位吊儿郎当的少爷站了出来。

  朱由桦上下打量,只见这人,身穿淡紫色紧身绸袍,底下悬着玉佩,浑身上下尽是一副富二代的样子,便颇有兴趣道:

  “有点来路?”

  “算你识相!”那小子哈哈一笑,拿出块腰牌,道:“看见没,辅国将军,正宗的皇亲!”

  “哦,皇亲啊,吓死本王了。”朱由桦一副害怕至极的模样,轻飘飘道:“刘玉尺,拖下去给本王砍了。”

  卧槽,砍了?

  起初周围人是根本没什么紧张的,甚至是心中嗤笑,这南阳王真是敢说大话,辅国将军可是唐王一系。

  原来那个南阳王怎么憋死的,还不明白咋回事儿么?

  对于朱由桦的命令,刘玉尺是压根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带着两名侍卫,一左一右将那什么辅国将军给拖到角落里。

  这些侍卫说是王府侍卫,但一个个身上都透着杀气,尤其是刘玉尺身边这些,说他们是魔鬼都不为过。

  “你要干什么,我是皇亲,你要干什么??”

  那皇亲起初还发了几句狠话,发现刘玉尺他们并不吃这套,一下子就慌了,转头就跑,却发现胳膊被狠狠钳住,根本动弹不得。

  “我是皇亲,我是辅国将军,啊——”

  陡然间一声惨叫,让所有人为之一惊。

  谁都没想到朱由桦是要真的动手,他们更没想到,这些南阳王府侍卫就连杀皇亲都不触一下眉头。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刘玉尺的刀上已经沾满鲜血,这令所有人都是惊惧的后退几步。

  面对他们震惊的眼神,朱由桦不以为然,“皇亲,呵呵,这世上皇亲还少吗?我砍的就是皇亲!”

  说着,朱由桦指向地上的无头尸体。

  “要是太祖皇帝知道他的后代都是群只知道这样招摇撞骗、欺压良善的废物,他老人家九泉之下会不会感到心痛?”

  “省得这小子再给唐王招出什么祸害来,本王现在就替唐王宰了他!”

  “还特么辅国将军,跟本王这装什么大尾巴狼?”

  “本王的封号叫南阳王,那这南阳从今往后就只能有一个王!其它的什么皇亲、王爷,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老子卧着,再在南阳闹事,见一个杀一个!”

  “不服?问问本王手里的刀!”

  身为最可能阻止这一切发生的人,猛如虎全都看在眼里,却并没有任何动作,无它,这些皇亲是够烦人的,有个人治治他们也挺好。

  而且说实话,南阳王朱由桦这个脾气他很喜欢。

  南阳城里到处都是皇亲,仗着唐王府撑腰,在城内是胡作非为,就连官府和军营都不放在眼里。

  猛如虎早对这些人看不顺眼,但他是大明的官军,却又不能作什么,只能尽量避免下属兵士和这些皇亲发生冲突。

  至于官府,其实也都是这个想法,惹不起咱还躲不起么?

  朱由桦就不同了,人家是正儿八经的皇族后裔,论血统,他福王一系比唐王更纯正。

  这些小皇亲的后台是唐王府,对一般人来说像是座山,可对朱由桦来说,那根本不值一提。

  老子就没有后台了吗?洛阳的福王府比你唐王府哪点差了?

  崇祯皇帝惩治过唐王,可他敢对朱常洵说个不字吗,整急眼了,让便宜老爹参你一本,舒服不舒服?

  本王哪样都比你强,还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

  有本事来咬我,看看谁能斗得过谁。


  (https://www.biquge.lu/book/64740/5058524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