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一个大妖夫君 > 第24章-天底下怎么还有这么臭不要脸的老妖怪!

第24章-天底下怎么还有这么臭不要脸的老妖怪!


  “时间倒流?或许会有某些手段可以穿越时间,但是时间永远不会倒流。”殷九似乎听到了笑话,“这是我亲笔谱下的乐谱,与现实世界分开,自成小世界,所以才会受到我的控制。它是我所遇到过的往事,你所见所听,都是那时的现实。”

  殷九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本纸张泛黄年代久远的乐谱,乐谱上的封页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它的名字——殷九乐谱。

  “等等,你这身衣服不合适。”殷九意识到违和,他找出来一件女子的淡粉纱裙丢给苏清婉。

  苏清婉接住,不动。

  殷九催促:“快换啊。”

  苏清婉深吸一口气,她告诫自己要冷静,然后微笑:“您是不是该转过身去?”

  “噢,对不起,我忘了你是个小姑娘。”殷九恍然大悟的背过身去,对于苏清婉杀妖的凶残视线视若无睹,“胸这么平,多可惜这张脸蛋。”

  苏清婉在打死殷九和忍气吞声之间挣扎了片刻,决定先换衣服。再怎么说,殷九也不会掉节操到了看她换衣服的地步吧。

  苏清婉刚把里面的一身襦裙换上,眼角余光就瞄到了殷九,殷九目光肆意的落在她的胸前,身子到还是转着的,头却已经侧了过来。

  苏清婉震惊的忘了遮掩。

  天底下怎么还有这么臭不要脸的老妖怪!

  殷九见自己被发现了,索性就装也不装了,他道:“原来不是勒的,是真的小啊。”

  苏清婉羞愤的瞪着殷九,随手将外罩的一层薄纱披衣朝着殷九的脸上丢过去,砸死算了!

  殷九被纱衣罩着头,竟是就这么走了过来,他笑得极为欠揍:“不会穿了?你直接说不就是了,丢衣服做什么。我来帮你穿,来,抬手。”

  说得好像无理取闹的人是她一样。

  苏清婉连生气的力气都没了。

  “逗你玩呢,我没看见。”殷九见苏清婉是真的生气了,话也不说的跟个布偶一样任他摆弄,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做法对人类来说有些过了。

  妖怪都脸皮厚,人类可不一样。

  苏清婉并没有立刻原谅他。

  殷九思忖道:“要不你扣下我的眼睛来?”

  “反正扣下来你的眼睛也会和季景云的爪子一样长回去吧。”苏清婉并不上当。

  楼梯传来噔噔噔的声响,阿阴阿阳连蹦带跳的跑上来,又纷纷伸出短胖的小手互相捂眼睛。

  苏清婉衣冠不整的被殷九禁锢在怀里的场面太容易惹妖乱想了。哎呀呀,自家老不死的竟然在乐斋里对一个年纪轻轻的人类下手了。

  阿阴阿阳一面在心里唾弃有老牛吃嫩草之嫌的殷九,一面默默给苏清婉点了一排红蜡。

  苏清婉狠狠地踩了殷九一脚,然而这点儿力道在殷九看来也不过是蚊虫叮咬一般。

  “有话快说,哼唧什么?”殷九想都知道这两个小童子歪倒哪里去了,他却不去解释。

  本来就是无中生有的事儿。

  解释反倒成了他欲盖弥彰了。

  “外面来客人啦!”

  “说是您刚认识的熟人。”

  “就是那天唱戏哒,叫梁非的人呀。”

  殷九搂着苏清婉,问:“人呢?”

  “上了马车跑啦。”

  两个小童子开始二重奏。

  苏清婉朝着殷九投来疑惑的视线:你又把他怎么了?她一点儿都不怀疑殷九的手段。

  殷九道:“鬼知道他跑什么。那天见我,他也没跑啊。我就进他家里看了看,还什么都没做呢。”

  “不管他,只要他在九州皇城,就逃不出我的掌控。你先去替我问问灼玉。”殷九整理好苏清婉的衣服,“你要去的地方是京西小筑,找的人是梨园名旦梁灼玉,他那时候刚搬到九州皇城。”

  “见到他之后,你把这书信转交给他。”殷九所谓的信,就是一只用妖力凝成的纸鹤。

  纸鹤沾在苏清婉发丝间,不细看,根本不明显。

  苏清婉感觉殷九在她额前点了什么,等她摸上去之后,才知道那是一点朱砂,而此时,她已经身处小世界内。

  放眼看过去,这里的女子穿着的确和现实世界有所差别,苏清婉听着四处小贩的叫卖声,略带几分好奇的打量着周围。

  好在这里的小贩看着苏清婉长相不错,对待苏清婉的态度也热情了许多。

  苏清婉用荷包里的铜板买了一根糖葫芦,从买糖葫芦的小贩口中问到了去往京西小筑的路。

  偶尔有巡逻的官差从她身边走过,亦或者外出归来的显贵之子在她不远处纵马而驰,苏清婉一路小心谨慎的来到地处偏僻的京西小筑。

  “小姑娘,你是来找梁公子的?”

  苏清婉吓了一跳,回头,一位老妪正站在她身后。

  老妪笑容和蔼,而那双眼睛却全是漆黑一片,苏清婉意识到这可能不是个人类,她故作镇定。

  殷九说过会护着她。

  没什么好怕的。

  苏清婉道:“是。梁公子不在吗?”

  “这会儿他还在梨园呢。”老妪道,“外面怪热的,小姑娘,你来我家里歇歇脚吧,我给你倒杯茶水喝。”

  苏清婉几乎是瞬间就婉拒了。

  老妪却不依不挠的走过去,拉扯着她的衣袖,像极了好客的老人。然而苏清婉只觉得哪哪都不对头,她盯着老妪看得时候,总觉得自己在看一只鬼。阴森,可怖,似乎下一秒对方就会脱了人皮。

  不知打哪里来的一阵风吹起了苏清婉的额发。

  眉心的一点朱砂落入老妪眼中,老妪眼色变了变。

  “桑婆婆。”一道温润的声音从转角处响起。

  老妪看了一眼来人,又有些忌惮的看了看苏清婉,她斟酌了片刻,蹒跚着离开了。

  苏清婉这才看清楚了来人的样子,他一身藏青色的衣袍,因为较为年长,只能看得出与梁非有着七八分相似,他手中还捧着一大束鲜花,鲜花摆放的很是杂乱,显然是被不同的人送的。

  “梁公子。”苏清婉正想道明来意。

  梁灼玉轻轻摇头,目光落在她眉间朱砂上,笑容温和的道:“殷九派你来的吧,我们进去说话。”


  (https://www.biquge.lu/book/65193/1088402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