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一个大妖夫君 > 第17章-殷九的恶趣味才刚开始

第17章-殷九的恶趣味才刚开始


  “好……好看,真好看。”

  “我不行了,清婉公子这太过分了,干什么非要换女装,还让我们女人怎么活啊。”

  “哎呀呀,没看到清婉公子身边的人吗?清婉公子这不是有意纵容他呢!该不是心上人吧?”

  “不,我坚定的相信,这是男人之间的兄弟情。古有为兄弟两肋插刀,今有清婉公子为兄弟女装。”

  殷九欣赏了半天,对自己的成品很满意,他大手一挥,爽快地付了帐。殷大佬从不缺钱,区区一件衣服撑死再加上一双绣鞋罢了。

  殷九在此之后,似乎发现了一个新乐趣,又接连选了几套衣服给苏清婉,无一例外,都是女装。

  苏清婉都有些疲累了,殷九还在兴头上。

  “最后一件,试一试,爷又不用你自己出钱。”殷九相中了一件绯色的及地长裙。

  长裙上面绣满了纷飞的彩蝶,醒目的色彩让他回想起苏清婉穿着他的红袍时候的情景。

  苏清婉已经没有精力管殷九这话会给店内造成多大的震动了,轻薄的长裙上身,是有别于其他布料的轻柔质地,她扯了扯身前的布料,刚想走了出去,殷九就推门进来了。

  外面的小姑娘惊鸿一瞥,怔在了当场。

  “挺合适。”殷九认真的整理了一下苏清婉的发髻,毫不吝啬的夸赞道。

  苏清婉迎上殷九的目光,她飞快的转开视线:“出去,我要换衣服。”

  殷九走出去,从袖中掏出一叠银票付账。一副款爷的做派,可见殷九并不在意这些钱。

  小姑娘清点了一边,道:“爷,这多了。”

  殷九道:“我今日高兴,多出来的就赏你了。”

  苏清婉一出来就听到殷九挥金如土的豪言壮语。

  小姑娘拿着多出来的一百两银子不知所措。

  “把衣服打包好,放到我的马上。”苏清婉道。

  败家就败家,又不是败的她的家业。

  两人回到乐斋以后,殷九叫住苏清婉道:“店里的人说我像你的好哥哥。”

  “嗯。”苏清婉给殷九倒了一杯茶,毕竟殷九看起来还是年轻的,索性她自己明白殷九不是。

  苏清婉的反应实在是太过于无趣。

  殷九一手抓住苏清婉放下茶杯的手,将苏清婉圈在自己和桌子中间的空隙里。

  “她们也说,我其实是把你当我的宠物养着。你这声好哥哥,本该是喊的。”殷九露骨的调侃令苏清婉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极具压迫性和侵略性的气息拂面而来,苏清婉的脸颊上慢慢泛起了一丝红晕:“你……”

  殷九顺手在苏清婉的脸上刮了一下,哈哈大笑着转身坐在了楠木椅中,小姑娘果然还是该有点儿小姑娘的样子,这样才可爱一些。

  苏清婉转身做了几个深呼吸。

  和他认真自己就输了。

  然而,苏清婉不久就知道了,这只是一个开端,而不是结尾。殷九的恶趣味才刚开始。

  “清婉,外面有个送信的小哥。”上早课的时候,钱嘉仁偷偷提醒正准备画具的苏清婉,“他一直盯着你看,你猜他是不是来找你的?”

  苏清婉不在意的抬起眼看了看,又低下头:“知道了。”

  钱嘉仁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八卦味道,他选择从侧面敲击:“清婉,我昨天去找兮滕先生,兮滕先生说你休假了。你不是很喜欢和兮滕先生一起作画的吗?为什么会放弃这个机会?”

  “我家破产了,需要我自力更生,所以我在外面找了份差事。”苏清婉难得说了个冷笑话。

  钱嘉仁根本就不信,他就是觉得苏清婉有什么事瞒着他,不然也不会一跑一整天的不见人,连最喜欢的画都不画了。但苏清婉的意思也很坚决,她不愿意说出来,自己追根问底就不好了。

  这个时候外面的小哥终于忍不住,直接将信件绑在了石头上,精准无比的丢在了苏清婉面前。

  钱嘉仁凑过去看:“谁写给你的信呀?情书?”

  苏清婉看都没看就丢在了一旁:“找错人了,一会儿下课我给他送回去。”

  钱嘉仁不疑有它。

  谁知临近下课,那送信的小哥又回来了。依旧是用石头送进来的一封信,标明了是苏清婉收。

  下课后,吴路遥凑过来,道:“你不拆开看看吗?”

  苏清婉是真不想。

  殷九作为一只刚醒来的妖,正处于对什么东西都十分感兴趣的时候,她不指望殷九能体谅她。

  吴路遥大胆猜测:“难道真是情书?清婉,能让你这样失态,对方很难缠啊。”

  “你干脆和对方说清楚不就好了。”钱嘉仁道,“要是故意骚扰你,我就帮你骂回去。”

  乐斋内。

  两个小童子坐在殷九的肩头,兴致勃勃的盯着殷九看着。殷九看着水镜,他每派一个信使过去,两个小童子都要咋呼好一会儿。

  “我赌这次清清不会接。”

  “赌一条锦鲤,清清不会接。”

  殷九摸着下巴看着无动于衷的苏清婉:“你们说到底是谁给她的勇气,让她不看我的信件。”

  “是苍天!”

  “是大地!”

  两个小童子异口同声:“是那份无与伦比的美丽!”

  殷九一拍桌子,震落了两个小童子:“滚蛋!”

  “可能是我送信的方式不太对。”殷九说道,“人类是不是已经不喜欢用这种方式接信了?”

  “用纸鹤!”

  “小纸鹤!”

  殷九采纳了两个小童子的意见,妖气入墨在指尖聚集,化作一排排纸鹤。

  然后苏清婉就收到了殷九的一只只纸鹤。

  可怕的是,除了她没人看得到。

  彼时苏清婉正认命的看着来自殷九的信。

  “苏清婉,你为什么不看我写给你的信?”

  “我有件事情想听听你的看法。”

  “很重要很重要的。”

  “他们觉得你是男人,是不是因为你太不温柔了?”

  钱嘉仁看着苏清婉将信纸都给撕了,他抖了抖:“清婉,你怎么了?突然间这么生气。”

  苏清婉缓了缓情绪:“看到了一些粗鄙之言。”

  “这么过分嘛!”钱嘉仁觉得为了兄弟仗义而出的时候到了,他抡了抡手臂,“我帮你怼回去!”

  苏清婉道:“往死里骂,不用客气。”


  (https://www.biquge.lu/book/65193/545635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