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一个大妖夫君 > 第6章-这日子太难过了

第6章-这日子太难过了


  四周的空气顿时如水波一般荡漾开来。

  安静的氛围被逐渐增多的脚步声打破,妖气在此不断汇聚,最后又被殷九的妖气所压制。

  最先来的是一位芝兰玉树的背着书篓的小书生。

  紧随而来的是一个以帕掩面妩媚多姿的少女。

  紧赶慢赶的出现的是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侠客。

  往后看去,还有抱着一个奶娃娃的美貌妇人。

  各色各样的身份的人逐渐汇聚在殷九的四周。

  殷九眼皮一抬,一个响指落下,散开的妖气再次凝聚在一起,以破竹之势席卷了在场的众妖。

  小书生的书篓被掀翻,少女的帕子被吹走,侠客丢下了手中的重剑,一个个妖灵精怪纷纷在殷九面前褪下了人皮,变成了本来的样貌。

  “九爷,您总算醒了,我都想死您了!”

  “九爷你不在,我们东城可就像那没了头的龙,这下可好了,您醒了。咱们东城有底气了。”

  “九爷睡了一觉,妖力又是大涨啊,瞧瞧这结界,威武,霸气,十里八村都能感知到。”

  “恭喜九爷本事又上一层楼啊!”

  “……”

  恭维声不断响起,但是每一只妖都格外的心虚。

  谁愿意让这位祖宗醒过来?没有这位祖宗的日子,他们过得快活着呢!这祖宗怎么说醒就醒。

  他们还要不要好好过日子了。

  “小竹子,红牡丹,白鹿……这是狸猫?”殷九才不管这些妖心里怎么想,他看着眼前这个生面孔,这才觉得自己是睡了有那么一段时间了。

  “我是一只狐狸。”趴在地上的一小只毛色斑斓的狐狸解释道,“前些日子不小心掉进了染缸里面,,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变成这个鬼德行了。”

  殷九看着浑身上下一点儿狐狸的样子都没有的小妖怪,啧了一声:“你这不是掉进了染缸里,你这是又从畜牲道轮回了一圈啊。”

  什么样的染缸才能把一只狐狸弄成这德行?

  这个世道变化这么快吗?

  小竹子站在一旁,解释道:“他跑进了无方学堂的画堂里,祸害了兮滕先生的画料,先生故意罚的他。九爷……还记得兮滕先生吧。”

  小狐狸悲愤的梳理着自己的毛,他当年还不能化形,千辛万苦从深山老林来到了据说最是繁华的九州皇城,却一时贪玩跑了进去,落得现在这个地步,鬼才知道兮滕先生会当个教书先生。

  “为什么名噪一时的兮滕先生偏偏要教人类作画啊,我们妖界难道就没有他看得上的苗子了吗?”小狐狸挠了挠地面玩,留下几道抓痕。

  殷九听到兮滕的名字,还是有几分印象的。当年那个小藤精如今也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了啊。

  “一现出原形就要被当成狸猫,连以前相好的母狐狸都不好勾搭,爷还从来没活得这么憋屈过。”小狐狸说着说着,就暴起了粗口,污言满天飞。

  殷九抬腿踹在小狐狸的屁股上,懒洋洋的开口:“小东西,你才活了几百年,就敢自称爷?”

  初生牛犊不怕虎。

  小竹子不是第一次见到殷九,却也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这脾气,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臭。

  “无方学堂是怎么回事?”好在殷九没在这件事情上过多的纠结,他问起了无方学堂的事情,在他睡着前,这九州皇城可就只有一处皇家学堂。

  被殷九踩在脚底下的小狐狸努力爬了出来,挥舞着前爪说道:“这个我知道。皇城夺嫡之战后,就有很多民间学堂兴起,无方学堂是兮滕先生建的。主要传授的就是琴棋书画四艺,画当然是兮滕先生自己教啦。兮滕先生是个好妖怪,要是能让我早点儿恢复原型,那就更好了。”

  “你这是在影射我不是好妖吗?”殷九眯起眼,果断选择封住了小狐狸的嘴,“你慢慢熬着吧。”

  红牡丹见缝插针,抽抽搭搭的诉苦:“九爷,如今我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啊。我好端端的开个胭脂铺,隔三差五的就有人上门骂我是狐狸精。搞得我都卖不出去多少东西,店面都要租不起了。”

  “我本来想考个功名,当个小官混饭吃,可现在考功名还要看脸,我长得不出挑怎么了?”

  白鹿看起来是最淡定的一只妖,他道:“人界妖界都不好混,不是谁都能像九爷您一样翻手为云覆手雨啊。想当年我们妖界何等辉煌……”

  “说到这儿,我到想起来了。怎么就你们来了?”殷九记忆里诸多熟悉的面孔都未出现。

  “这些年九州皇城乱的很,最近几年才安稳下来。妖界也受了影响,妖族陨落了不少。”白鹿感慨道,“加上咱们这块儿您又睡着,没有个上得了台面的大妖撑着,东城的妖怪搬走了不少。这一来二去的,咱们东城剩下的熟人就没多少了。”

  人类见的战争是常有的事情,殷九并没有很意外,但是如此广泛的影响到了妖族,还是开天辟地头一次。殷九唏嘘,这无疑是因为人界和妖界的界限越来越不清晰,妖族与人族融合太深。

  妖族统治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人类终于是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宰。殷九眼睛望着远方,天地间稀薄的元气早就不可与昔年同日而语。

  这可不是换一个皇帝的事情了。

  妖会逐渐变少。

  殷九回想起当年纵横四海时结识的友人。

  两条小蛇在鸟笼子里面安安静静的看着沉默下来的主人,化成人形,也学着殷九思索。

  殷九放出两个一黑衣一白衣的小童子,他戳着小童子的肚子,问道:“爷的那些旧识如今怎么样了?除了小藤精,剩下的还喘着气呢吧。”

  “除了南城那位在战乱中去了,其他两位都安好。”白鹿道,“九爷,南城那位葬在了玉虚山。”

  旧友逝去绝对不是一件令妖开心的事情。

  殷九心情沉闷,思忖片刻,道:“明日乐斋重新开张,白鹿,你接着回来干事吧。”

  大张的结界散去,众妖纷纷化形,不乏有一种从鬼君的轮回楼里走了一圈的心有余悸。正打算找个顺路妖一起离开,殷九原本渐远的妖气又重新弥漫开来,胆子小的妖一个激动趴在了地上。


  (https://www.biquge.lu/book/65193/549839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