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通玄神州 > 第十四章 冰封千里

第十四章 冰封千里


      “冰魔女?他们为什么叫你冰魔女呢?”苏雪迟十分好奇,眼前这女人究竟做了什么事,竟然可以让人们称她为“魔女”!

    “只不过是为了报仇,冰封了一座城池,城池之内,鸡犬未留!”冰羽想起那件事,就连本身冷漠的自己,也是极度愤恨!

    那是五年前,冰羽当时还是年纪很小的小姑娘,每天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一个平常人的家里,父亲是铁匠,虽然家境不好,但是一家人在一起倒也是极为幸福。但是好日子才过十三年,也就是冰羽刚刚十三岁时,起了一场重病,身体温度远远低于常人。父母十分交集,四处寻医问药,均是无果。后来不得已找到了一位算命之人,通玄神州哪来的未卜先知?不过是一位江湖骗子而已!

    这位算命之人开始时做了一些法事,不过均是没有任何成效。爱女心切的父亲便是找向那位算命之人理论,言辞交锋之下大打出手,引得邻里街坊都是出来劝架!这位算命之人也是“远近闻名”,大家都是称赞他的算命之术。

    算命之人被父亲纠缠的烦了,丧心病狂之下便是大喊冰羽是个扫把星,这辈子活该得此怪病,这是前世所做的孽!父亲当然不相信他的话,两人撕打的越来越激烈。被完全惹怒的算命先生添油加醋,说冰羽将会克整个城市的人,若是不杀了她,整个城市的人都是会丧命!

    当时邻里街坊也是不相信,因为冰羽的可爱懂事那是出了名的!不过后来的一件事,把所有的一切都打破了!

    那是城里两家大势力火拼,死伤无数,两败俱伤,横尸遍野,无人收尸。当时正值夏天,天气极为炎热,尸体开始腐烂,尸气充满天空,瘟疫开始爆发。这个城市为小城,医师的水平不是很高,对此瘟疫还是第一次见,无可奈何。得瘟疫的人越来越多,每天都有无数人得瘟疫被隔离,每天有无数人离开这个世界。后来人们慢慢开始想到了那个算命先生的话,便是集体来到冰羽家讨要冰羽,希望用这个孩子的命来就大家。

    冰羽的父亲自是不同意,好言相劝之下,要人的群体有人便是直接感染上了瘟疫,于是众人不再理智,冲进家门便是硬抢人。打铁匠的父亲拿起刀便是誓死保护,终是寡不敌众惨死在众人手下,冰羽的母亲看到丈夫被杀,众人逼迫下,自刎身亡,当众人来到冰羽面前!冰羽突然醒了,看到父亲被众人杀死,母亲自刎,大声咆哮,霎时冰封千里,千里之内,人迹皆无,生息不再,炎暑盛夏,水结成冰,草木冻死,鸡犬不宁!

    而之后,绝望的冰羽,便是开启了自己一生最为霸气的生涯!那就是——犯之者死!

    这个世界,强大,就必须要付出强大的代价!实力,权利,能成就多少人,就会毁了多少人!

    “好了,赶紧给我治疗吧!”冰羽从不拖延,做起事来雷厉风行,说着,便是将衣衫褪到身下,漏出整个背部,背对着苏雪迟,“这样会更有效,记着,管住你的眼睛,管住你的手,若是你有色心,我第一个便是要杀了你!”

    面前之人,如果不论其性格,魅力绝对是妖艳到极致,浓黑色披肩长发,毫无约束的悬在背上,凹凸有致的身材更是迫使男人腹起邪火,褪下衣衫,裸露的后背,肌肤嫩白似雪,任谁看了都会心存异想,不过若是在动了花心思之时能够想想她的性格,升腾而上的异想便是立马会被压下去。

    如此倾国倾城之人,妖冶到令所有男人迷失在其石榴裙下,却是极为让人有距离感!

    苏雪迟坐在了她的身后,手也是一直在抖动,这个女人,真的是让她无可奈何,从开始的第一眼到现在,苏雪迟对她情感一直很是复杂。一方面她过去以及现在的遭遇让苏雪迟极为怜悯,十分想要接近,一方便这阴雨连绵的情绪真的让人难以捉摸!

    “炎神之怒,起!”运行起炎神之怒,苏雪迟便是下了狠心,将手掌放到了冰羽的背上,第一次与女人的亲密接触,竟是在如此之情况,也不知是苏雪迟之幸,还是他的不幸,

    而反观冰羽这边,在苏雪迟将手掌贴在背上之时,她的内心也是颤抖了一下,在洁白的雪山之中,晕红的脸颊但是像盛开的桃花,点缀在这满天的雪白世界。不要一位如此强横绝情之人便是没有任何情感,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谁能保证自己的一生能够不动情?何况无论外表,内心到底有多强大,冰羽也仅仅是18岁的女孩子,只是性格,倒是让人忽略了她本来的年龄!

    “没想到,五年里如魔鬼一样绝情的我。还会对一个黄衣的小子动情么?”冰羽内心纠结,“我曾经说过,有朝一日出现让我动情的男子,我会第一时间亲手杀了他,情感在通向强者的路上,始终是握在别人手上的软肋!”曾经的冰羽,发誓这一辈子不再相信任何人,不再动情,不过现在,内心却动摇了,“动手杀了他,我下不去手啊!”

    原来,无论什么人,活在这世上,总要有着自己不愿被别人碰触的一方净土,总要有着自己不舍得碰,也不许别人触碰的那一种坚持,它可能是一件事,一个人,一种信仰,不过无所谓了,总之无论强者还是废物,都是有着这样的情感,谁,都不能免俗!

    感情就是这样,你无法知道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去,你也无法控制自己去爱或者不爱,你越是拒绝,来的就越是凶猛,其实,越是强大之人,总有一个方面,比其他人更是软弱,想冰羽这种,从小便是失去至爱双亲,拒绝再爱的人,往往比其他人,更是容易发现爱。

    苏雪迟并不知冰羽心中所想,他对这女人的感情,其实谈不上爱,只是有一种复杂,这个女人总是给自己一种想靠近却不敢靠近的感觉。如今冰羽半裸,受到威胁的苏雪迟,更是极为小心,炎神之怒控制的火属性元气,正在一点一点的进入冰羽的血脉之中,这种将火属性元气引入体内驱走天寒气的方法,其实是所有方法中最为残暴的方法,也是最为简单,最为有效的方法,如此残忍之法,正常人难以接受,不过对于冰羽来说。却早已是家常便饭,还有什么伤痛敌得过亲人被杀呢,如今,所有的伤痛,不是没有了,只是习惯了吧!

    瞧着冰羽颤抖的身体,额头上不断流下的汗珠,那种疼痛仿佛自己身临其境一样。可是冰羽却从未说过一句,如此的忍耐力,是要内心有多强大,要知道,火属性与冰属性两者相克,将炎神之怒如此厉害的玄法施展到冰属性的血脉中,那对于冰羽是多大负荷!极冷面对极热,而且是在血液之中!

    经过三个时辰的玄法运行,冰羽一直在痛苦中坚持,可是苏雪迟却是达到了极限,体内的元气已经几近枯竭,当最后一丝天寒气从冰羽血液中被驱走,苏雪迟也是达到了极限,不由分说的进入了修炼期。

    感受到体内的伤势均是被修复,冰羽便是提上衣衫,站了起来,“小家伙,谢谢你了,好好修炼吧,我替你守关!”

    “原来你在这里啊,冰魔女!”山洞之内不知何时进来了一波黑衣人。

    “冰焚谷的人,还真是阴魂不散!”

  (http://www.biquge.lu/book/7118/247517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