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通玄神州 > 第十六章 后会有期

第十六章 后会有期


      血寒玄冰剑,是由神州第一位血寒体质的强者,陨落前,将自己毕生元气凝结成冰铁,再掺入自己血寒精血,前往神州极北之处的天寒域中,找到神州极为特殊的火焰——冻天冰火,在冰火之中冷炼。强者陨落后,将冰铁与冻天冰火一同封印在天寒域的天寒池中,经过万世凝练,万世取天地之寒气,最后终是惊艳出世!后来一位血寒之体的紫衣强者,无意之中得到这把血寒玄冰剑,凭借着它,一步一步走向强者巅峰,成为那个时代唯一步入通玄之境之人!

    不过进入通玄之境后,那位强者便是销声匿迹,尸骨无存,成为通玄神州千载万载无解之谜!

    其实有很多人都忽略了,当通玄强者销声匿迹之时,这西域正是寒冬,不过等到第二年春,草木便是不再生长,一年又一年,人们换了一代又一代,谁都没有注意到,这天涧山脉,是如何变味天涧雪山的,也没有人有那个阅历,只有天寒域,才会出现天寒气,而这西域,怎么会出现源源不断的天寒气呢?

    春秋冬夏,无论是谁,是哪个级别的强者,从西域到南域,从南域到西域,都是绕着这天涧雪山跑,只有这冰羽,在受尽痛苦之后,来到这天涧雪山,有幸找到了这已失踪多年的血寒玄冰剑!并继承了“冰之极——冰封天下”及“冰面镜反射”等等绝学。

    “血寒玄冰剑已经千载万载没有出世了,今天之人,应该不会知道它的名头了吧!”冰羽想,“今天,就让着血寒玄冰剑尝尝献血的味道!”

    “血噬焚冰阵!”秦刹大声喊到,“冰魔女,让你瞧瞧我冰焚谷的护谷大阵!能够栽在这个上面,也是你毕生的荣幸了!”

    “血噬焚冰阵,来吧,你冰焚谷的人,都该死!”冰羽霸气叫嚣!

    “该不该死不必你来决定,你,也没那个实力!”

    “天寒气,凝剑!”天涧雪山的天寒气是由血寒玄冰剑所释放,自然听从持剑之人号令,只见雪山之上苍白色天寒气,瞬间凝聚成亿万白剑,悬空而立,天地间,密密麻麻。

    “袭敌!”冰羽悬空而立,天寒气在其背后凝聚成巨大双翼,每一支天寒气剑,都是像双翼上的一根羽毛,随着双翼摆动!随着冰羽向上伸出右侧手掌,一声“袭敌”令下,握紧右手,亿万支天寒气剑便是从各个方向冲向血噬焚冰阵。

    “那是什么?”

    见到突如其来的亿万支苍白色剑气,秦刹十分震惊,这些剑,是从哪里来的?

    剑气不断的袭击着血噬焚冰阵,虽说这阵法能够燃烧天寒气,不过这天寒气剑,数量太过庞大,血噬焚冰阵根本无法抵挡!

    “血噬焚冰阵要敌不过了!”秦刹等人拼命维持阵法,不过与这天寒气剑的数量相比,却显得杯水车薪!

    “血噬焚冰阵要破了!”秦刹等人终于到了极限,“这女人太过强横,逃!”

    终于是意识到了双方的差距,秦刹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走为上策!

    不过,在冰羽这里,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

    “万剑合一!”

    当冰羽觉察到几人逃跑是,便是将手指向了秦刹,只见天空上密密麻麻的剑雨,汇成一支极为庞大的剑气,冲着秦刹冲去。

    觉察到自己被剑气锁定,秦刹又一次使出了出卖队友之招数,将七人生生扔了过来,并施展冰焚谷秘法引爆七人,自己趁着爆炸的空档,奸诈的逃了。

    “没亲手杀了这禽兽,真是遗憾之极!”没想到这样,都被他逃了,以冰羽的性子,当真是极其的遗憾!

    “仅仅只是用血寒玄冰剑调动了天寒气进行攻击,便是产生如此效果,看来若是真正动用它,甚至能够越阶战斗吧!”

    “回去看看那小子!”收了这玄冰剑,冰羽便是立即返回山洞,看看苏雪迟的状况。

    冰羽返回到山洞之中,发现苏雪迟早就醒了,“你已经醒了,突破到三段黄衣了?”

    “嗯,这次突破早就达到了,只是拖的有点晚!”苏雪迟答到,要不是着急赶路,早就可以选择突破了。

    “你的天赋不错,只不过为什么现在才三段黄衣呢?”冰羽迟疑,明明就是天赋异禀之人,此时绝对可以达到蓝衣,再不济也是青衣阶别,为何现在仅仅三段黄衣呢?

    “这事说来话长,其实究竟什么原因我也不是完全清除!”想起来风老临死之前对自己提起五煞毒印之事,不过他得到的信息实在太少了,不仅如此,苏家与风家得关系,自己的哥哥,暗夜之吻,苏家魔戒,菩南学院的院长等等的秘密,都是要等着自己解开。

    “看来你身上的故事也是很多啊!”冰羽叹息到,说来话长,话长之事,大多较为复杂,而且若是有父有母之人,谁会让自己的孩子穿越天涧雪山呢?

    “我的事,不是一句两句能说的完的,倒是你,怎么可以利用天寒气呢,而且刚才那个剑是什么剑,好恐怖!”眼前的冰羽,不再是一个霸气绝伦的强者,而是变成了一个温柔而且可以袒露心声的女人,苏雪迟便是抓紧时机将一切疑问都是问出来了。

    “我的故事也是挺多的!”冰羽笑了笑,原来的她,本可以每天都笑靥如花,可是这个自然的笑,却是五年都未曾有过了。

    “我之前跟你说过我的身世,”冰羽抬头望了望山洞的顶部,这个毫无看头的洞顶,想来自己也已是看了五年了,“我的体质与人不同,我是血寒冻体,这种体质在神州之上,也是千百年都不会出现一次,算得上稀奇。”冰羽冷笑,这个体质,给了她力量,却也给了她悲痛。

    “十三岁时,血寒冻体被激活,得了那一场没人可以治好的病。”冰羽陷入回忆。

    “当我醒来时,便是一动心神就可以冰冻了我的城市!”冰羽的那一段往事,也是曾经和苏雪迟提过一些,关于那个算命先生和自己父亲的争执。

    “很好奇自己的能力是从哪里来的,当时真的是悲痛欲绝,还没来得及搞清自己体质的问题,冰焚谷便是找到了我。”提到与自己争斗了五年的仇家,冰羽显得但是很淡然。

    “他们看中了我的体质,开始时便是想强行抓我去他冰焚谷!不过,那些人被我杀了!”冰羽继续说,“于是便是和冰焚谷结了仇,他们派了很多次找到我,不过每次都没有的逞!”冰羽显得有些愤怒。

    “后来他们派除了比我强大许多的强者,把我一路追到这天涧雪山,那是个月圆之夜,我毫发无损的进来了,他们却全部背冻死!”提起往事,冰羽百感交集。

    “为了躲避冰焚谷的追杀,我便定居在这里。后来在雪山找到了一个强者得遗迹,得到了一些传承。”冰羽接着,“你看到的那只剑,可是在玄兵榜上有名的‘血寒玄冰剑’,凭借着他,我刚刚打败了那些人。”

    冰羽的回忆,没有什么激情亢奋,没有什么后悔遗憾,有的,就只是平铺直叙,好像在诉说着别人的故事。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这一切悲惨的故事,好像都那么雷同,每个人的悲剧,只不过是实力与利益的牺牲品而已。神州之大,岁月无垠,每一个人的喜怒哀乐,都是那么惊人的一致。通玄强者又怎样,比这天地,却是那么渺小。

    “谢谢你,让我倾诉了这么多。很高兴能够认识你,真的。”冰羽真心对这苏雪迟有了好感,不为别的,就只是能够找到自己的影子。苏雪迟又何尝不是呢?

    “你接下来去哪里?”无论有着怎样的邂逅,相聚与分离,总是无可避免。

    “我要去南域的菩南学院,你呢,还会就在这里么?”分别是令人伤心的字眼,却每次都是不得不提起。

    “就在这里!”冰羽决绝的说,“如果以后有麻烦,可以来这里找我。天已经亮了,你,尽早赶路吧!”冰羽并不喜欢拖拖拉拉,马上便是终止这悲伤的气氛。

    “也该走了,谢谢能够让我顺利的穿过这天涧雪山,我苏雪迟很高兴有你这个朋友。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苏雪迟抱起双手,辞别!

    “原来是叫苏雪迟么?”冰羽心想……

  (http://www.biquge.lu/book/7118/247517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