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通玄神州 > 第二百零九章 箭雨七禽伞

第二百零九章 箭雨七禽伞


      第二百零九章箭雨七禽伞

    漫天钉雨,元气为牵引,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在空中盘旋而下。

    音罗面不改色,丝毫不把段小优放在眼里,至于那些钉子,只是一堆破铜烂铁罢了。

    “钉雨损!”

    段小优大声喊道,只见天空中的千万只钉子,再次向着音罗席卷而去!

    音罗再次施展音波防卫,即便带着元气的千万只钉子,还是无法突破音波,无法抵御音波,在冲击中,纷纷溃败。

    毕竟,带着元气的钉子,不过是蓝衣实力的元气,分成千千万万份,哪里是红衣的对手?

    “我都说了让你放弃,你偏是不听,那你就跟着你的骄傲,一起去死吧!”音罗大声喊道。

    “想让我死,你可配!”小优大声回应。

    只见段小优的魔戒闪出一阵白光,一把伞状宝器,在天空徐徐展开。

    散落一地的钉子,突然消失,仿佛融化在这把伞的光芒之中。

    一把伞,生生从苏雪迟的记忆中强行冒出,自己在菩南学院外院做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破解雨城的连环杀人案,而当时死在苏雪迟一行人手里的孟逵,便是使用了一把宝伞!

    而当时的这把伞,与如今段小优手里的伞一模一样,这把伞名为,

    箭雨七禽伞!

    “箭雨七禽伞?”云洛儿与徐清崖也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这把伞,连主席台上的长老也想不起来什么名字,当然并不是这些长老见识短阅历低,而是这箭雨七禽伞并不是什么太过声名赫赫的兵器。

    而之所以苏雪迟等人如此震惊,是来自于好奇,并不是怕了这把伞,当初孟逵比他们大了不止一个阶别,依然不敌他们,他们又害怕它干什么?

    只不过,为何兜兜转转,这箭雨七禽伞到了段小优的手里,难道当初孟逵父母被杀后,他到了段小优得家族去修炼了么?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虽然好奇,但苏雪迟也并不想去了解,孟逵只是苏雪迟修炼之中的一个小的不能再小,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插曲,根本没有那时间与精力去管这些闲事。

    “刚才你是在叫嚣么?你以为凭借这把破伞,就可以与我分庭抗礼了么?”音罗质问段小优。

    “你以为不够么?可是我以为够了!”段小优决绝的声音说道。

    箭雨七禽伞不赌博高速旋转,转瞬间,无数箭雨从伞底朝着音罗飞去!

    这箭雨,可不是当初得那些钉子可以相提并论的。

    那些钉子,控制施展它的人是段小优。而如今这些箭雨,操控它的,却是箭雨七禽伞!

    苏雪迟红衣阶别,可是让他创作一件兵器,想来他绝对手足无措。

    所以凡是还说得过去的兵器,最低也是紫衣阶别的工匠制成。

    所以这些宝物自行施展攻击,怎么来说也比段小优这种蓝衣实力的菜鸟更强大!

    “绝音壁!”音罗大喊。

    音波涌动,肉眼可见,在音罗面前与四周,陡然升腾起能量波动,箭雨击再音波壁上,纷纷卸力脱落。

    这绝音壁,也只是音罗将音波围绕体周进行防卫,并不是什么高阶防御玄技。

    “小姑娘,我小看你了啊,不过你以为凭借这把破伞就可以打败我的话,就未免太过天真了!”音罗内心诡异的想着。

    “鬼音妖刃!”

    音罗暗自倾吐音波,音波在他的掌心,凝聚成圆形刀刃,在他的掌心慢慢扩大,刃锋修炼锐利。

    音刃反射让人心寒的白光,仿佛人心都是随之冰凉。

    “鬼音妖刃,破敌!”音罗大声喊道。

    只见苍白刀刃,划过让人心悸的弧度,对着那箭雨七禽伞掠去。

    一句掠过,所向披靡,无数箭雨在白光下震得粉碎,而音刃,却未曾受阻!

    刃过,伞断!

    箭雨七禽伞,在鬼音妖刃的冲击下,仿佛不堪一击,惊如此容易,便被拦腰折断!

    伞落,箭雨落!

    “鬼音妖刃!”向天阁主心悸的说道。

    “竟然是音焚子的鬼音妖刃,没想到那老妖怪,竟然把这种玄技都是传了出去,看来这音罗,在音焚谷的地位不低啊!”岚西学院长老说道。

    冥月长老冷笑,这音罗,可是他们北冥学院未来的希望,他的强大,自然会让冥月长老倍感欣慰。

    鬼音妖刃,玄技地榜第四十二,音属性地玄级玄技!

    音波成刀,意念为刃,刃过,绝生息,断人魂!

    箭雨七禽伞折断,成为了一堆废铁,没有了最后支撑的段小优,终于不敌,落得重伤,失掉比赛!

    “北冥学院,音罗胜!”

    在北冥学院的学员呐喊叫好声中,公羊玦宣布比赛音罗胜利,天影学院的人双拳紧握,心有不干!

    “下一场,岚西学院萧逸尘,对战菩南学院徐清崖!”公羊玦宣布道。

    又是菩南学院之人参加,作为主场的选手,徐清崖自然受到各位学长学姐的呐喊助威。

    “徐清崖小心一些,这萧逸尘乃是岚西学院第一人,为人极为神秘,我们对他的底细丝毫不知,还是小心为好!”蓝心担心的提醒道。

    徐清崖点了点头,便走上了比赛台上!

    “岚西学院萧逸尘,请指教!”一位面如玉,笑如花,温婉谦虚的男子,将礼仪做到无可挑剔,连古时谦虚之礼也做的面面俱到。

    “菩南学院徐清崖,请指教!”徐清崖拱了拱手,谦逊回应。

    “双方就位,比赛开始!”随着公羊玦命令一出,两人便一同运行起玄法,准备迎敌!

    又是一场不再同一阶别的比赛,徐清崖的蓝色元气,在萧逸尘红色元气面前,显得极度弱小。

    “风影鞭!”

    徐清崖打的十分主动,因为一旦给那红衣强者留有机会,那么徐清崖胜出的几率,就微乎其微。

    蓝色的风属性元气,在徐清崖这个人玄级高级玄技下,凝聚成一个巨大的鞭子,如同失控一般,在空中疯狂甩动!

    “啪!”

    鞭尾朝着萧逸尘甩去,萧逸尘向右后方倾身,轻松躲过风影鞭的抽打。

    风影鞭没有击中对手,甩在虚空之上,发出一阵清脆的破空声。

    一击未果,徐清崖并没有停止一秒,再次挥动风影鞭,对着萧逸尘疯狂袭击。

    萧逸尘并没有施展玄技,只是有条不紊的躲开徐清崖的风影鞭,连动作都如此轻松自如,倒给人一种十分淡泊之感。

    “那萧逸尘为何不施展玄技?”蓝心好奇的问出口,从开始已经有一阵时间了,可是萧逸尘一直处于防守的状态,以他红衣的实力,为何要选择被徐清崖压着打?

    而且徐清崖的玄技,又是人玄级阶别,即便用尽一天时间,体内的元气也绝对不会枯竭。这萧逸尘不肯能看不出,所以萧逸尘也绝对不是在耗费徐清崖得元气。

    那么久只有两种可能,其一,就是萧逸尘没有修炼过玄技,可是这种情况的概率,几乎为零。作为一个岚西学院第一人,如果连玄技都没休息过,这怎么可能?

    那么另一种情况,就是别有用心了!不过安的究竟是什么心,以现在的情况,谁也不知晓。

    苏雪迟紧紧盯着比赛场地,紧紧盯着徐清崖,并未听到蓝心的疑问,没有回应。

    不知为何,这萧逸尘如此恭谨的态度,让苏雪迟都是闻到一丝危险的味道,只不过苏雪迟现在,绞尽脑汁,也猜不透。

    徐清崖也是好奇,为何这个高了自己一个阶别的人,为何一直都不出手,但是就算离这么近,徐清崖也百思不得其解。

    可是,徐清崖不能停止,毕竟不是在同一阶别之上,一旦让对方出手,徐清崖可是难以应付!

    “不好,萧逸尘要出手了!”苏雪迟见到萧逸尘的手暗中不寻常的动了动,便灵敏的觉查出他的动静。

    徐清崖离萧逸尘最近,自然第一时间觉查出对手的动静,然后他内心对自己说了一句“不好”,便着手施展那个玄技!

    “陪你玩一会儿,现在换我出手了!”萧逸尘淡淡说道。

  (http://www.biquge.lu/book/7118/247519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