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通玄神州 > 第二百四十章 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

第二百四十章 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


      第二百四十章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

    药灵的小脸上,第一次露出如此沉重的神情,世事变迁必将改变一个人,它会让一个人学会什么是忧虑。

    “现在,冰焚谷在西域扩张势力,所过之处皆是臣服他们的铁蹄之下,只有一些原本强横实力的城市苦苦支撑着。”

    “父亲每天都是急匆匆,焦头烂额的模样,如今千药斋与蛊心阁的族长多次前来药家,但是从来都是没有任何对策,冰焚谷实在太过强大,超乎我们的想象,我们根本无法与其抗衡,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强弩之末,苦苦支撑罢了!”

    药灵摇了摇头,无奈说道。很难想象,岁月现实究竟在这个乐天得女孩心上做了什么手脚,竟然她也有如此凝重的时候。

    苏雪迟心情更加沉重,疼爱的看着药灵,没想到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如今竟然有如此说不出解不开的愁绪。

    千药斋的斋主千墨曾经在巫鼠巢中将自己救出,药家族长药邙也解了他的巫鼠之毒和五煞毒印之毒,万药城对他有救命之恩。

    如今,被一个跟自己有血海深仇的势力,竟然把自己,把自己的恩人逼到这般天地,苏雪迟愤恨,却有一种无力感。

    “不知冰羽如今如何了,以她的实力,想必冰焚谷也难以奈何她。”苏雪迟心中想着。

    药灵继续说道,“如今,药家及其他两个势力已经开始向外输送族人了,生怕接下来的战斗会威胁到那些无辜的人,药家,是绝对不会投降的!”

    药灵收起了可爱的表情,决绝的态度,让人无法相信,这个女孩曾经那般不受尘世沾染。

    “已经到那般田地了么?”苏雪迟心有所思,问道。

    “其实我就是父亲送出来的,冰焚谷与万药城必有一战,万药城年轻的人都被送到神州各地,父亲怕我出事,便把我送了出去。”药灵坦诚说到。

    “这菩南学院暂时十分安全,在这里,但是可以保身,你就在这里吧,我会找人照顾你的。”苏雪迟抚摸药灵的脑袋,安慰道。

    “不,雪迟哥哥,我想跟着你,好吗?”药灵真诚的看着苏雪迟,眼睛里透露出强烈的期待。

    苏雪迟摇了摇头,他怎么能让药灵一直跟着自己呢?药邙族长费劲心力把药灵送到安全的地方,可是苏雪迟的使命就是要站在焚教的对立面,在自己身边,药灵始终不会安全的!

    “药灵,雪迟哥哥会替万药城与冰焚谷战斗下去,在我身边回极其危险的!”苏雪迟宠爱的抚摸药灵的头发。

    “父亲,族人们不惜生命与冰焚谷抗争,如今雪迟哥哥也要,剩下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药灵突然哭泣道。

    虽然她学会了沉重,但是还没有学会孤独。

    苏雪迟微笑得擦了擦药灵眼泪,“太危险的事,雪迟哥哥怎么能让药灵做呢?等到雪迟哥哥把冰焚谷打败了,就陪着你,不离开好么?”

    苏雪迟哄着她,让药灵暂时停止了啜泣,不过依然带着哭腔对着苏雪迟说道,“那我们拉钩!”

    苏雪迟无奈,把小拇指伸向药灵得小拇指,“嗯,拉钩!”

    苏雪迟站起来,心情特别沉重,焚教的势力,他越是了解,就越是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雪迟,如今云洛儿也走了,菩南学院的异次元结界也关闭了,在这里只能正常的修炼,你还要待在这里么?”徐清崖问道,如果异次元结界还不开放,他可能就要出去历练了。

    “我是西域岚城之人,那里有一个势力叫做冷月教,当初我在家族之时,家族被冷月教所灭,我与它有不共戴天之仇,接下来,我要回去了,是该让他们欠我的,都还一还了!”

    苏雪迟握紧双拳,对着徐清崖,坦诚说道,这是他第一次对除了云洛儿以外的人说自己的往事。

    徐清崖大吃一惊,他并不知道苏雪迟的经历如此坎坷,“你什么时候走,我跟你一起去,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

    “还不着急,我得在菩南内阁解决一个人!”苏雪迟说道。

    “解决一个人?解决谁啊?”徐清崖疑惑问道。

    “百里溪!”苏雪迟狠狠说出这三个字。

    徐清崖更加疑惑,“你们两个不是刚才才认识么,不过是一言不合,不至于要解决他把,他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苏雪迟摇了摇头,看着徐清崖,说道,“百里溪是焚教派过来的间隙!”

    沉静,死一般的沉静。

    如今房间里的四个人,没有一个人说话,甚至连喘息声,都可以微微听见。

    许久,蓝心说道,“他,怎么可能是焚教之人?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你们知道我势力大涨吧。”见到两个人都是点了点头,苏雪迟继续说道,“我出关之时,在山谷之中见到一个蓝衣男子正在与焚教接应,便注意了一下。今天看到百里溪,竟然发现他就是那个奸细!”

    蓝心惊呆了,刚刚解决了左丘,如今百里溪的身份随之浮出水面,天啊,焚教究竟在菩南学院安插了多少间隙啊!

    “雪迟,我有一件事不知道当不当问?”徐清崖盯着苏雪迟,缓缓说道。

    苏雪迟有些无语,“咱们两个的关系,有什么话不能问的?”

    徐清崖咽了口吐沫,“左丘也是你最先发现,百里溪也是你最先发现,每次你都要解决焚教之人,你远比其他学员更恨焚教,为什么?是不是你与焚教有仇?”

    苏雪迟与蓝心皆是大吃一惊,没想到徐清崖竟然能够猜到这一步,蓝心自然知道苏雪迟的事。

    苏雪迟犹豫了一下,想到如今刘徐清崖不了解,于是打算告诉徐清崖实话。

    当然,左丘的事发生后,苏雪迟便是陷入了更加谨小慎微的敏感的泥淖之中,他开始怀疑身边所有人的身份。

    不过,今天他打算告诉徐清崖实话,那么他就能够有那个准备,就算是徐清崖也是焚教之人,他就自认倒霉了。

    苏雪迟相信徐清崖,他认为这件事,应该告诉徐清崖。

    “冷月教是冰焚谷的势力,冰焚谷是焚教的势力,冷月教灭了我的家族,我当然要恨焚教。”

    “当然,这个原因之时特别特别微小的一部分。”苏雪迟缓缓说来,徐清崖用心的听着。

    “岚城的那个家族,只不过是我从小长到大的家族,并不是我的亲生家族。”

    “当年,我的家族在中域,遭受到了焚教疯狂杀戮,几乎屠族灭种。我与焚教有不共戴天之仇,我亲眼看见我的父母,我的族人在我面前死去,你知道那种无力感么?就像有人捆绑住了你的手脚。”苏雪迟无法平静,他发现每次面对那段悲惨的经历时,绕是以他处变不惊的性子,也无法坚强面对。

    徐清崖感叹,他认识苏雪迟这么长时间,两个人已经成为了最好的哥们,但却从来不知道,苏雪迟竟然背负如此沉重的担子,竟然有如此沉痛的往事。

    “我左丘也是我们的兄弟,但是我真的要杀了他,就算云洛儿是焚教之人,我也不会留情,我与焚教,不死不休。任何感情,都感化不了我对焚教的仇恨,我的一生,生来就是为了灭了焚教,所以,左丘必须死,百里溪必须死,所有焚教之人,就都该死!”苏雪迟几近咆哮的喊道。

    徐清崖抱住苏雪迟,“我不知道你又如此惨痛的经历,当你杀了左丘之时我还一度想要怪罪于你,真的对不起。你是我徐清崖最好的兄弟,刚才我说过,你苏雪迟的敌人,就是我徐清崖的敌人,现在,我也会和你站在一起,我会帮助你,灭了焚教。”

    这通玄神州的规则,就是焚教的规则,站在焚教的对面,就如同站在了规则的对面。

    有时候,规则比人心更叵测!

  (http://www.biquge.lu/book/7118/247520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