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通玄神州 > 第二章 阴阳龟息丹

第二章 阴阳龟息丹


      第二章阴阳龟息丹

    一方矮矮的坟墓,没有人,没有声音,红尘中的喧哗和烦恼,似已完全被隔绝在坟头之外。没有雾,淡淡的白云缥缈,看来却像是梦一样。一阵风吹过,苍松间的昏鸦惊起,西天一拣斜阳更淡了。然后暮色就已笼罩大地,月满中天。

    惨白月光穿过重重树影,在黑墨无边的地面上映照出一个个浅白的斑点。

    岚城路边萧瑟的树林,一棵棵屹立着,透着露水的湿痕,反射出月色的银白光。幽静无人的道路,默默流露出孤寂的味道,不知谁家的灯笼,大概是灯尽油枯了,从黄旧的灯罩中时不时闪出微弱的光,那光有些奇异,一会儿白,一会儿黄,总是黯淡哑光。

    原来是一只蛾子在追逐灯源,不断拍打在灯罩上,弱小的翅膀有永不放弃的毅力,追随那可能令它死去的光,它无法放弃的光亮。远山近岭迷迷茫茫,举目顾盼,千山万壑之中像有无数只飞蛾翻飞抖动。

    才恍然发现当初繁华似锦的岚城,如今到了夜里,还是难掩虚空。

    深山里那种总带着几分凄凉的静寂,绝不是红尘中人能想得到的。虽然有风在吹,吹得树叶飕飕的响,但也只不过使得这寂静更添几分萧索之意。

    这座坟墓,仿佛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翻新的土壤,宣告着它刚刚加入悲伤的队伍。

    当时,苏雪迟没有了生命迹象后,被螭天等人埋在这里,然后带着不舍所有人,都是离开了。

    所有人的心,仿佛跟随苏雪迟而去,没有人知道,这里,仍然有着暗流涌动。

    露水渐渐加重,湿冷风息从路面上逐渐铺开,带着孤冷与冰凉好不留情的裹走仅存不多的体温。霜风呼啸吹过记忆的的边缘只留下空气中那渐渐散去的再也找不回的馨香。

    秋夜,天高露浓,一弯月牙在西南天边静静地挂着。<div class="cad">conad1();清冷的月光洒下大地,是那么幽黯,银河的繁星却越发灿烂起来

    能量,在不经意间,打着漩涡,一点一点向这里汇聚,如同有着什么,在缓缓吸引天地精华!

    秋风中浮动着桂子的清香。桂子的香气之中,却充满了肃杀之意。群星闪烁,上弦月弯弯的嵌在星空里,枣林里流动着一阵阵清香——并不是枣树的香,是花香。

    秋天悄悄的走来,带来一件黄衣裳,一件红衣裳,远处的山,象是渡上了一层金色。飘飘悠游从上面飞下无数落叶蝴蝶,一伙在半空中盘旋。

    那边的山上,高梁如醉,简直是一片红海,遮盖了半个天际,和霞光连在一起,红的像火焰似的燃烧。这一黄一红的连成一片,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温暖,甚至都忘了在过几天,寒冬就要来临了。

    松树苍翠地站在白皑皑的雪地里,随着凛冽的西北风,摇晃着身子,发出尖厉刺耳的呼啸,像是有意在蔑视冬天。

    冷飕飕的风呼呼地刮着。光秃秃的树木,像一个个秃顶老头儿,受不住西北风的袭击,在寒风中摇曳。

    这年冬天,地都冻裂了缝,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大雪满天飞。

    隆冬的太阳也似乎怕起冷来,穿了很厚很厚的衣服,热气就散发不出来了。北风凛冽,银灰色的云块在天空中奔腾驰骋,寒流滚滚,正酝酿着一场大雪。

    数九寒天,冰封千里。整个世界成了只大冰箱,山冷得在颤抖,河冻得僵硬了,空气也似乎要凝固起来。

    冬去春来,积雪融化,汇聚成小溪。

    春去处又来,花谢花又开。三年往复,韶华荏苒!

    “轰!”

    一方矮矮的坟墓,突然之间,炸裂开来!

    白影闪过,一个阅历苍桑,却淡泊风霜的男子,缓缓落在地上,他活动活动了筋骨。<div class="cad">conad2();

    “终于达到了玄皇阶别,不枉我三年等待,雪迟那几个伙伴,让老夫在这坟墓里过了这么长时间,真是晦气!”

    原来是暮老,三年时间,他没有选择出来,一来可以在这里静静逐渐,二来是这里,算得上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小子,居然还没醒,还敢当初在菩南学院淘到了一枚阴阳龟息丹,要不当初,就算是我,也无力回天!”暮老心有余悸的想着当初的事。

    苏雪迟是推翻焚教千年万年统治的最佳人选,如果他就这么陨落在一个玄者的手里,实在有些遗憾。

    这小子,真的是拼命三郎,没想到当初仅仅紫衣阶别的实力,就敢与入玄境界的强者交手!

    “生命迹象早已经恢复了,没想到他还不醒。这个徒弟真牛,这是要突破丹入玄境界啊!”暮老自言自语。

    话音刚落,苏雪迟周围能量便是发生突变,原本紫色的元气早已经不服存在,随之而来的,就是独立于黄,青,蓝,红,紫之外的颜色——苍白!

    “不愧是我的传承之人,这玄气的颜色,竟然与我完全相同!”暮老满意的点了点头,手中把玩着自己那苍白色的元气。

    “呼!”

    长呼吸的声音在耳边划过,暮老笑了笑,“这小家伙,终于是醒了啊!”

    “老师?”苏雪迟刚刚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的老师现在这里!

    “别告诉我你失去了记忆,快给我起来,你知不知道,你在这里躺了三年,托你的福,我在这破坟墓里,也是蜗居了三年!”暮老对着苏雪迟,略带指责的说道。<div class="cad">conad3();

    “三年了么?嘿嘿!”苏雪迟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有些躲避自己对老师的抱歉!

    “接下来,你决定去哪里?”暮老问道。

    “我也不知道,刚刚达到玄者阶别,这实力,还是没有熟悉呢!”苏雪迟再一次彷徨,他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你还是先别熟悉了,刚刚进阶,接下来的事,应该是添加新玄法!”暮老说道。

    苏雪迟恍然大悟,“对啊,纯阳之体!差点把这一茬忘了!不过老师,我,这里没有玄法啊!”苏雪迟疑惑的看着暮老,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把你这期待的表情收回去,不就是想匡我一个玄法么,又不是第一次了!”暮老没好气的说道。

    “老师您这话就是外道了不是,我作为您的弟子,我强了,您脸上也有光啊!怎么能算作我匡你的玄法呢?”苏雪迟装作无辜的样子说道。

    暮老胃里抽搐,“好了,不要恶心我了,我找一找啊!”

    暮老在自己的魔戒之中努力翻了翻,无数玄法在目光中扫过,不过却都是看不上眼。

    现在,苏雪迟已经是入玄境界了,玄法地榜太过靠后的,配不上他,但是,排行榜前面的,暮老一人之力,又岂能拥有太多!

    “唉,既然认做他是我的弟子,那就把这个传给他吧!”暮老心里想了想!

    “小子,如今你已经入玄了,那为师,就给你一个大礼吧!”暮老诱惑说道。

    “大礼?老师,你想给我什么排名的玄法啊!”苏雪迟两眼放光,果然,他已经完全被暮老的话吸引!

    “我的家族,原本也是那创造玄法玄技的七个家族之一,不过,后来遭到了焚教的袭击,如同你们苏家一般。”暮老回忆起往事。

    “苏家,原本是“怒”族,当时的“怒”族,强者实力较少。但是每一位都是极尽凶猛。而同时,“怒”族,创造出的玄法玄技,也大部分都是天榜地榜的前列,而我的家族,在玄法玄技数量上,远远超过“怒族”,虽然不比“诀族”,但也是排名第二,那就是“术族”!”

    “当初,我的祖先得罪了焚教,不幸在焚教的铁蹄下罹难!你应该知道,这异次元结界,就是焚教强者为了封印我们“术族”的!”暮老悲戚的介绍道。

    “什么?当初那个应用空间之力的强者,封印的敌人,是你的祖先?”苏雪迟瞪大了双眼,有些震惊的问道。

    异次元结界的由来,苏雪迟略有耳闻,不过却不知道详细的来龙去脉,而真相,恐怕放眼整个通玄神州,也不会有几个人知晓,毕竟这些事,已经是上古时期的了!

    怪不得整个异次元结界,无论是强者,还是玄法玄技等级,都是比通玄神州弱不止一线,而暮老,收藏却在通玄神州都算得上丰富!

    “当初传给你的五煞毒术,就是我们家族的祖上——五煞毒皇之作,呵呵,那五煞毒皇,就是我们“术族”的祖先!”暮老笑着想起那“术族”一代又一代传承的密辛!

    “什么,那个在毒上集大成者的五煞毒皇,竟然是您的祖先?”苏雪迟更加震惊。

    “没错,当初五煞毒皇在时,我们“术族”还可以与焚教相提并论,可是,五煞毒皇在达到当初就没有人达到的境界——同玄境界之时,受到了纯阴之体的反噬黯然陨落,这才给了焚教反扑的机会!”暮老不屑说道。

    “其实焚教,也是远古七个种族之一,就是所谓的“法族”,你应该除了毒法之外没有再见过其他称作“法”的玄技,作为一直兴盛的焚教,他们的玄法和玄技,都是从来没有被其他人得到。而凡是以“毒”,“术”字命名的,绝大部分,都是初自我族,只不过我族覆灭之后,玄法玄技多数流落失传,这才给其他人走了机会。而“极”,“诀”如此常见,也正是由于种族被焚教覆灭!”

    “在苏家被灭之后,如今,除了焚教,还有一个种族留存,那就是千墨阁,他们修习暗属性,而他们就是“技”族后裔,只不过,他们的实力,也已经被焚教稀释,早已经与其他家族无异了!”暮老摇了摇头,没想到当初还是势均力敌的七个种族,如今全都是陨落在焚教的手里!

    长满青苔的石板路,一丛歪歪斜斜的篱笆,推开那扇吱呀作响的板门。有一扇窗镶嵌在那古老的青砖砌成的墙上。窗纸早已荡然无存,只剩下横横竖竖的窗格,上面系满了长长短短的红丝绳。红丝绳在风中无助地摇曳,仿佛是谁在哀怨地哭泣,又像是吹不散的淡淡愁绪。

    printchaptererror();

  (http://www.biquge.lu/book/7118/247520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