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通玄神州 > 第三十七章 中域

第三十七章 中域


      第三十七章中域

    神州中域,乃是通玄神州最为精彩的一部分,可以说,这里卧虎藏龙,能够拥有焚教这种实力的地方,怎么想,也不会弱。

    中域,有着无数的势力,苏雪迟,也是在蛙泽那里了解了一些。

    人类势力,主要是焚教以及八方阁的残留,除此之外,还有四个谷势力,被人成为中域四谷,这四谷,其中,就有万虫谷。

    四大学院之中,其中,新爵学员的爵言,就是万虫谷的人,当初,他操纵的噬金虫,虽然实力阶别不高,但是数量极其庞大,也是成就了当初爵言的实力。

    四大学院入侵菩南学院时,爵言死在菩南学院之手,所以,苏雪迟定要小心万虫谷的报复。

    除此之外,还有一处称为炎石谷,乃是石天祁和石天昊的家族,当初在异次元结界,苏雪迟亲手杀了石天昊,后来已经被石天祁知晓,不过苏雪迟并没有将石天祁灭口,所以现在,最恨苏雪迟,最想将苏雪迟置于死地的,就是炎石谷了。

    而还有一谷,绝对会站在苏雪迟这一边,那就是徐清崖所在的家族——断崖谷。

    其实,四谷的实力远远比不过八方阁,毕竟,八方阁与焚教,都是存在了很长时间,而四谷,大多数都是后起之秀。

    虽然万虫谷成立时间较长,但是他们故步自封,只能与无数虫子打交道,人的潜力无限,可是虫子还是虫子,所以他们的强大,受到了让他们强大的虫子的禁锢。

    苏雪迟与螭天一同翻阅那片山脉,山脉这一边,繁茂的丛林逐渐变得稀少,而且植物则是更加单一,仿佛,都是只有在寒带才会生长的树木。

    的确,一座雪山,在远处,耸立,直插云霄!

    那大片大片的雪花在空中飞舞。像天女撒下的玉叶、银花。那样晶莹,那样美丽。那长年积雪高插云霄的群峰,似隐似现。一座座山,一片片林,都被雪裹着,在巍峨之中显出清秀,在峻峭之中更见超逸。

    望着蜿蜒起伏的山脉,白雪皑皑,在柔和的月光下映衬皎洁明亮。

    那样神秘,让人不免心驰神往!

    雪山不仅气势磅礴,而且秀丽挺拔,造型玲珑,皎洁如晶莹的玉石,灿烂如十三把利剑。在碧蓝天幕的映衬下。像一条银色的矫健长龙横卧在山巅,作永恒的飞舞。

    雪山不仅巍峨壮丽,而且随四时的更换,阴晴的变化。显示奇丽多姿。时而云蒸雾涌,玉龙乍隐乍现,似“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女神态;时而山顶云封。似乎深奥莫测;时而上下俱开,白云横腰一围。另具一番风姿;时而碧天如水,万里无云。群峰像被玉液清洗过一样。晶莹的雪光耀目晃眼。具有“白雪无古今,乾坤失晓昏”的光辉。即使在一天之中,雪山也是变化无穷:东方初晓,山村尚在酣睡,而雪山却已早迎曙光。多彩的霞光映染雪峰。白雪呈绯红状与彩霞掩映闪烁,相互辉映;傍晚,夕阳西下,余辉映山顶,把雪峰染抹得象一位披着红纱中的少女,亭亭玉立;月出,星光闪烁,月光柔溶,使雪山似躲进白纱帐中,渐入甜蜜的梦乡,显得温柔、恬静。

    雪是晶状微末。在星际间简直渺不足道;可是在地球上它却以另一种面貌出现,它成了至尊的提坦。它重甸甸地盘踞在山岭峡谷间,而格陵兰这样的次大陆级岛屿实际上完全由它覆盖,因为冰川也无非是雪的另一种形态。

    冰川是降雪过程中造成的;雪纤细柔软,几乎没有分量……可是它不断降落却始终没有融化.年复一年,许多个世代,许多个世纪过去,雪还是不断降落。没有分量的东西这时候有了重量。这波浪般起伏的白色弃置物似乎没有变化。可是在它寒冷的深处结晶体变形了;它们的结构起了变化,结合得更紧密了,终于成为黝黑的,光度较小的冰。

    雪有如复仇女神,一股股足足两英里厚的冰川从中央高处朝外流淌,蹭擦地表,夺去上面的生命与泥土,在原始岩上留下深深的伤痕,简直把地球的石质表皮削去好几百英尺。雪还在降落,轻轻地,始终也不间断,不知多少万吨的海水从大洋里消失,它们被封冻在冰川里;而海洋则从大陆岸边朝后退缩。

    没有哪一种在破坏力上能超过冰川,最强烈的地震也无法与之相比。海啸掀起的惊涛骇浪在它面前是小巫见大巫,飓风更是不值一提,喷吐烈焰的火山爆发也显得黯然失色。

    冰川是雪的宏观形态,然而作为微观形态的雪却又是超凡绝俗的美的象征。人们常说没有两片雪花完全一模一样,事实上的确如此,不管是多少年前落下的还是在遥远的将来会落下的,世界上每一片雪花在结构与形态上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创造物。

    苏雪迟与螭天来到一个边陲小镇,雾在小镇,它变得更加优雅。清澈的水中轻轻把船推,他们走到前台,超出了拱桥的。周围一片寂静,只有听到潺潺流水鱼船夫摇着桨飞溅喷雾的声音。

    周围乃是厚厚冰雪,唯独这条河,冒着热气,将小镇的面貌,仿佛都是遮挡了去,宛若人间仙境一般。

    古老的小镇,连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也是如此古色古香,鞋与青褐色的石板相互碰撞,发出的“咚咚”声,听起来却如精灵般的音符,它们笑着,跑着,美得好似城墙上舞蹈的阳光。

    石板是清的,各式各样的石板被自然的拼放在了一起。高高低低的石板把路又一次引向了一个新的拐角。石板颜色也很多,青色的,纯洁无暇,青中带黑的,还有青,带一些清新的翠绿。细细观察,我仿佛听到轻轻的敲击,仿佛看到了年轮的岁月。

    路的尽头,是很久很久没人管的戏台,木头边是一片杂草丛生,里面空荡得很,而且昏暗,点起蜡烛,火苗在从墙上的洞穿进来的风里摇曳、摇曳……这个戏台曾经的辉煌,化做木头上的一屡灰尘,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里。

    小镇里的人们,走路缓慢怡然自得,而那些行色匆匆之人,一眼便是可以看出其与周围环境的不和谐。

    “这里的人,感觉都不是小镇的人,好像,都在朝着这个小镇赶过来!”螭天好奇的对苏雪迟说道。

    “嗯,你看,这小镇里的外人,都是成群结队,恐怕彼此出自同一个势力,这小镇,恐怕要发生大事了!”苏雪迟推测。

    “这里汇集如此之多的不同势力,我们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办?”螭天问道。

    “先随便找一个人问问,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如果是打架的话,我们离远点就可以。如果是有什么宝贝,如果足够吸引人的话,那就试一试。”苏雪迟并没有太多心思,但是如果误打误撞,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的话,顺手占个便宜也是不错。

    “你好奶奶,您是这里的人吧,我们刚刚路过这里,发现好不热闹!不知这里,是有什么好事么?”苏雪迟询问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奶奶问道。

    那个老奶奶抬头看了看苏雪迟,缓缓说道,“年轻人,面对力量,适可而止,不要偷鸡不成蚀把米喽!这世界,颠倒黑白,记住,生命,远远比实力更重要!”老奶奶说完,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了。

    苏雪迟在冷风中失神,这个老奶奶实力不强,但是这句话,让苏雪迟陷入冥想,这么长的时间,他都是普通拼命三郎般,努力拔高实力,甚至,铤而走险,那么很多次,诱惑,真的值得自己如此付出么?

    正当苏雪迟犹豫时,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让苏雪迟回过神来。

    “雪迟,真的是你,原来你也在这里!”

    一袭优雅的雪芙色长裙,踩着轻柔的风,沐浴温和的日光,步步生莲,凌波微步,罗袜生尘。云袖轻摆招蝶舞,纤腰慢拧飘丝绦。玉手纤纤,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肤如凝玉,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腰如束素,齿如编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算何止,倾国倾城,暂回眸、万人断肠!

    天地间,一些都是尘埃,唯有她,仿佛是这天地的主宰,如陨落星辰的仙女,回眸一笑,百媚失色!

  (http://www.biquge.lu/book/7118/247520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