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通玄神州 > 第四十五章 死殿

第四十五章 死殿


      第四十五章死殿

    坐落在树丛中的宫殿,露出一个个琉璃瓦顶,恰似一座金色的岛屿。远远望去,那一座座深红的宫殿像嵌在雪地上一样。那华丽的楼阁被池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那飞檐上的两条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

    细密如银毫的雨丝轻纱一般笼罩天地,一弯绿水似青罗玉带绕林而行,远山黛隐身姿影绰。雨露拂吹着挺秀细长的凤尾竹,汇聚成珠,顺着幽雅别致的叶尾滑落而下,水晶断线一般,敲打在油纸伞上,时断时续,清越如仕女轻击编钟。

    正点下有长长的玉阶,上合星数,共计九十九阶,由于地形的关系,这道玉阶虽然够宽,却极为陡峭,最下面刚好从道道虹光中延伸向上,直通殿门。大殿由一百六十根楠木作为主体而构成,金黄色的琉璃瓦铺顶,两侧高耸盘龙金桂树,雕镂细腻的汉白玉栏杆台基,更说不尽那雕梁画栋,只见一层层秦砖汉瓦,紫柱金梁,都极尽奢华之能事。在这危崖的绝险之处,盘岩重叠,层层宫阙都嵌进绝壁之中,逐渐升高,凭虚凌烟之中,有一种欲附不附之险,看得人目眩心骇,沿山凹的石板“栈道”登上玉阶,放眼一望,但见得金顶上耸岩含阁,悬崖古道处飞瀑垂帘,深潭周遭古木怪藤,四下里虹光异彩浮动。遥听鸟鸣幽谷,一派与世隔绝的脱俗景象,若不是事先见了不少藏在这深谷中令人毛骨耸然的事物。

    几丝光从镏金镂花的门框和墙壁中漏进充斥着龙涎香燃烧的香气的屋子。洒在波斯羊毛地毯雪白的长毛上。厚重的帘子用金线绣着精致的祥云边。帘面上的山河隐在一片繁华之下,严严实实的遮住了墙上的窗子。

    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一条笔直的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广场随着玉石台阶缓缓下沉,中央巨大的祭台上一根笔直的柱子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与那宫殿上的凤凰遥遥相对。

    琥珀酒、碧玉觞、金足樽、翡翠盘,食如画、酒如泉,古琴涔涔、钟声叮咚。大殿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花萼洁白,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似染似天成。

    就在这雕梁画栋,被大气以及贵死包围的黄金楼阁中,有些一处黑色大殿,偏居一隅,却显得格外扎眼!

    黑色巨殿深处,有着一片巨大的广场,广场上,高大百丈的黑色石柱,擎天而立,石柱上,布满着无数诡异的符文,一道道漆黑的锁链从石柱中延伸而出,交叉着勾勒在这片广场半空,而在这些铁链尽头,悬浮着一个个光芒微弱的光团,其内,赫然是一个个表情痛苦。

    在这片广场的中央地带,是一块高出地面十丈左右的平台,平台周围,有着四根巨大的石柱矗立,四条大腿粗壮的黑色锁链,宛如蟒蛇般的蜿蜒而下

    四条锁链尽头,是一个光芒最为强烈的光团,光团之内,一个黑色人影闭目盘腿而坐,看其模样,赫然便是落在焚教的苏雪迟!

    此刻的苏雪迟,已经奄奄一息,浑身的鞭笞伤痕,就连岁月的流逝,也在他的两鬓徒增斑白。

    在被焚教掳走的两个月,仿佛耗干了他的青春,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此刻,那四条诡异的黑色锁链,正如同蔓藤一般缠绕着苏雪迟的四肢,令得他丝毫动弹不得。

    死寂与诡异,笼罩着这片广场,这里,处处都是透着阴森与死亡的味道。

    “吱!”

    一个好似许久未曾打开的大门的声音,将这片沉默死寂打破,同时,耀眼的光芒,将大殿无边的黑暗割碎。

    一个黑色人影走了过来,见到苏雪迟昏死过去,派人用脏水泼醒。

    “到这里已经两个月了,怎么,不嚣张了?”那人诡异的微笑,似是嘲讽。

    苏雪迟缓缓抬起头,时间如同在这里静止了一般,仿佛过去了百年。

    “呸!”苏雪迟朝着那人吐了口唾沫。

    那个人仿佛并不在乎一般,缓慢的用手帕将唾沫擦去,“看来你还是不打算将其他苏家余孽全盘托出啊,不过,没关系,以焚教的实力,定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哈哈哈哈!”

    “要杀要剐随便,我,绝对不会回答你焚教任何问题!”苏雪迟表决道。

    “没事,焚教千年万年都等待了,还等不了这一会儿?你就死扛吧,总有一天,焚教会让你跪着求我们!”那人依旧没有任何表情说道。

    苏雪迟将头转了过去,不再理会。

    不过那人迟迟没有走,反而过了好长一会儿,才说道,“我听说,流云阁有一个女孩儿,叫做云洛儿——”

    “滚蛋!”听得云洛儿的名字,苏雪迟突然气急,没想到焚教如此下作,竟然拿她威胁!

    “原来,我的听说是对的哦!苏雪迟,你们苏家还当真是有情有义,不过你们永远成不了焚教这样的势力,因为感情,是你们最大的弱点!”那个人诡异的笑着。

    “滚蛋,焚教若是伤云洛儿一根汗毛,我定会让焚教鸡犬不留!”苏雪迟咆哮道。

    “哈哈哈哈,我最喜欢这么挣扎的猎物了,没想到还真有人,在死殿两个月,还这么有精神的。继续挣扎吧,我可没工夫在这里陪你了,早日把那丫头抓来,你若是不说,就当面派人糟蹋她,哈哈哈!”那人狂笑,然后便是走出了这片大殿。

    “滚蛋!滚蛋!”苏雪迟依旧咆哮,没想到,自己竟然拖累了云洛儿!

    在苏雪迟深深的自责中,焚教之外,则是暗流涌动,近来,焚教仿佛有什么大动作,总之所有人,都是步履匆匆,苏雪迟这么重要的人,却只有这一个陌生的男子屡次“照顾”,连焚天,都是没有出现过。

    苏雪迟推测,这焚教,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得秘密,否则,焚天不可能把这个通玄神州空前绝后最完美纯阳之体放在脑后不管不问!

    苏雪迟狠自己,为什么那么没用,竟然被焚教提前捉住,成了阶下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焚教死殿中受尽焚教之人的侮辱。

    **之痛,从来没有让苏雪迟觉得一丝一毫得难以忍受,只是,他受不了,为什么自己,不能亲手杀了魂天!

    如今,自己成了焚教随手便是可以捏死的蚂蚁,仿佛他几十年的努力,几十年的卧薪尝胆茹毛饮血,都是付诸东流了。

    别说玄气,现在苏雪迟的体内,连基本的元气都是不充足,整个人,没有了任何的战斗力,如同一个瘪了的气球,原本想要与焚教同归于尽,现在,却成为了焚教手中的玩物!

    这死殿之中,并不仅仅是苏雪迟一个人,不过,却都仿佛成为了活死人一般,每个人不堪忍受焚教欺辱却无可奈何,以焚教的实力,就算你自杀,他们也可以把你救过来!

    现在,所有人都奄奄一息,只有苏雪迟还在坚持着,因为他心中的信念太过强烈,就如同当初,八年修炼,连黄衣阶别都未曾达到,却从未放弃!

    “吱!”

    那个大门,再一次打开,苏雪迟抬头去看,眼睛却被光闪得睁不开,不过他感觉的道,这个气息,是如此的熟悉,仿佛是印在生命里一般。

    这种感觉,就像是——风一行老师!

  (http://www.biquge.lu/book/7118/247520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