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通玄神州 > 第五十九章 幻之无穷

第五十九章 幻之无穷


      第五十九章幻之无穷

    “大家不要再前进了,这里,没有出路!”苏雪迟提醒一行人道。

    所有人都是云里雾里,问道,“这里,为什么没有出路,为什么这条路总是也走不到头?”

    “因为,我们被困在幻术之中了!”苏雪迟说道。

    夜是恐怖的。初秋的深夜,大街的路灯也像鬼火般跳动着,忽明忽暗,夜如同一个黑色的罩子,罩在人的头上,是那么沉重而且狰狞,蝙蝠成群地从两旁低矮的废墟中窜出,张开黑色的羽翼吱吱地飞着,有时几乎要扑到人的头上。道路两旁的树木被风吹得来回地摇曳,发出咿咿呀呀哭泣声。我摒住呼吸,低着头快步行走着,好像要尽快逃出这漆黑的坟墓。身后的落叶被风吹得哗哗作响,总好像有一只黑手从身后向我的头顶伸来。

    “幻术?不可能!这里,明明就是最最真实的世界!怎么可能遇到幻术?”断崖谷一位长老说道。

    “是啊,我们这一行人,云端长老对幻术颇为了解,不可能没有看出来啊!”流云阁的强者也是附和。

    所有的人,都是看向那叫做云瑞的长老,那位老者缓缓抚了抚胡须,“这里的世界,的确与真实世界有一些不同,不过个中原因,我却是不太了解,没想到原来我们是被困在了幻术之中!老夫一生涉猎幻术,没想到,却被困在幻术之中而不自知,说来惭愧,惭愧啊!”那位白须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啊!没想到雪迟小友竟然对幻术如此敏感,当真佩服,相比如果你不是修习实体玄法,而是仅仅涉猎幻术的话,恐怕你现在的成就,要远远超过老头子我喽!”那白须老者笑着说道。

    苏雪迟摇了摇头,“云瑞长老说笑了,前辈乃是玄皇阶别的强者,小子才是玄宗阶别,怎敢与前辈相提并论?况且小子虽然识破这幻术,其实与小子并无太大关系。”苏雪迟摸了摸胸口,那里,静静地躺着暗夜之吻。

    听得苏雪迟如此说,那位老者更是疑惑,问道,“此话怎说?那为什么雪迟小友会认识这幻术?”

    阴沉的惨淡阳光笼罩着这片奇异的森林.有时,森林静谧得如同一切都沉睡在死亡的恐惧中,而有时,鬼怪的身影与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可以让人产生到了阴间的幻觉.粗壮参天的诡异植物,色泽妖娆的无名昆虫,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不同。

    这片土地之所以与外界隔绝,原因就是有森林与沼泽双重阻隔.黑暗森林阴森恐怖,外界人几乎不敢涉足.偶尔有某个胆大的闯了进去,也会在尽头被沼泽再次阻挡.出于求生的本能人们绝不会沼泽,也就彻底失去了踏足这片净地的机会

    苏雪迟摇了摇头,暗夜之吻是苏家隐藏的宝贝,尽管这流云阁也是八方阁之一,算得上屠苏阁的盟友,但是苏雪迟,自然不能将如此重要的秘密说出来!

    “小子由于体质问题,对于幻术,天生有着一些敏感,所以才会判断一二。”苏雪迟说了一句谎话,但是,他除此之外找不到任何其他借口。

    “没想到,这纯阳之体,还可以有如此神效,相比苏绝那老家伙还活着的话,定是十分欣慰!”那云瑞长老抚了抚胡须,笑着感叹道。

    苏雪迟心中大惊,没想到自己的身世,早就被看穿,很快,他表示释然了,云洛儿依然是不会与他们说,可是,凭借这如此完美的纯阳之体,八方阁和四谷这些强横势力,自然是能够推测的道。

    毕竟,能够得到传说中混元古龙的精血的势力,想必除了当初的屠苏阁,无人能够办到。

    弱水消瘦,水上几只浮萍,伶仃地漂来漂去。也许是迷失了方向寻不到它自己的家。横跨在河流上的石板桥在两岸古色古韵的房屋下显得格外的优雅与庄重。那石块上噙含着古老的泪水,偶尔传来几声南飞的雁鸣,伴着瑟瑟的清音,这悲凉的美就是秋天的灵魂!踩着苏散的落叶,轻轻地漫步在金黄的世界中。一切是那么新鲜,那么耀眼。细细地听着脚下传来的声音,很柔软,很好听。就像婴儿那样给你嫩嫩的感觉。如果你想跑几步,那么你会看到两旁地树木快速的掠过,周围极其空旷,但落叶还是纷纷扬地洒落下来,心中是那么地坦然与轻松。那些快乐而等待采摘的果实是秋天的精灵。

    “现在,也是知道了被困在幻术之中,那我们怎样,才能突破这幻术呢?”断崖谷的人问道。

    云瑞长老看了看苏雪迟,说道,“老夫惭愧,浸淫一生幻术,却是无法知晓,如何破解这幻术,想来这通玄强者设下的幻术,必定不是我这不成器的实力可以解决的。”

    苏雪迟说道,“让我试试吧!”

    然后,他摸了摸那暗夜之吻,这个宝物,曾经多次将他从暗夜之吻当中带出,想必这一次,它绝对不会让苏雪迟失望!

    (爬山虎最近忙的不行不行的,这几章写的实在太水太水,对大家说声抱歉!不过马上就要结束了,爬山虎实在也是无可奈何!抱歉,抱歉,抱歉,重要的事说三遍。)

    美丽的枫株湖在晚霞的照耀下显得更加幽静,清雅。红日西沉,只见晚霞嫣红嫣红的,映红了半边天,又反射到湖中去,湖水霎时变成了红色!真像一朵朵红莲绽开在湖中,美丽极了!漫天里燃烧着橘红色的晚霞,给枫株湖畔的柳条儿上,行人的身上都铺洒着一片金晃晃的亮色。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流云在落日的映照下,变成一道银灰,一道橘黄,一道血红,一道绛紫,一道鹅黄,一道殷红,就像是美丽的葡萄仙女在空中抖动着五彩斑斓的锦缎。我被这绚丽多姿的霞光所吸引,便坐在木亭里欣赏这令人绚目的晚霞。

    看着那美丽的晚霞,我进入了无限神往的遐想。紧紧追着那迷人的晚霞。看,天边的那朵云彩,多么像一只“天鹅”呀!它的头颈向南,翅膀被太阳染成了绯红色,折射出一束束五彩缤纷的阳光,而头部是一抹淡淡的粉红,它是那样的端庄文雅,翅膀轻轻地扇动着,仿佛翱翔在高高的蓝天上,自由自在地玩耍游荡。可一会儿,“天鹅”模糊了,慢慢地变出一朵“荷花”来。那荷花白中透粉,粉中泛红,十分淡雅美丽。

    霞光的范围慢慢地缩小,颜色也逐渐变淡了,紫红变成了深红,深红变成了粉红,又由粉红变成了淡红,最后灰色的天边只剩下一线暗紫色了,那大概是太阳已经落至山尽头了吧,远近景物都融入一片苍茫的暮色之中。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是对夕阳的惋惜,但是它意味着成熟饱满,孕育着美好明天和希望的未来。夕照有一种坠落的美,它只留在黄昏短短的一刹那间。当我看着它殷殷如血的红时,自己的烦恼都被抛到九霄云外了。如果你是随意地看了它一眼,就会对他产生一种不可言说的陶醉与爱。太阳又向下溜了一截,这是,太阳像出嫁的新娘,把红红的衣服穿上了,在精心装扮着自己。夕阳慢慢地变成橙红色,带着对娘家的眷恋,渐渐地向新家移步。几朵沉默的云像是夕阳的伴娘。那新家在等着美丽的新娘!

    夕阳在新家不远的地方,害羞地一躲,躲到前岸山的后面不见了,她大概是到了新家了。天边那千姿百态的云朵,在夕阳的余晖下,变得越来越淡了。伴着夕阳,顶着晚霞,悠然独行在枫株湖畔。湖水粼粼,映一片夕阳红;我深深地陶醉其中,直到天黑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前岸山。啊!大自然真是奇妙,连晚霞也那么的灿烂夺目。

  (http://www.biquge.lu/book/7118/247520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