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通玄神州 > 撕破幻境

撕破幻境


      第六十章

    苏雪迟将自己的手指咬破,把精血滴在胸口,鲜血透过粗布衣服溶解在暗夜之吻当中。

    暗夜之吻缓缓发出光亮,一点点将这片黑暗撕破,刹那间,这片狭窄却真实的空间,轰然崩塌!

    深秋让人更多的体会到他是一个苍老的季节,因为他意味着即将燃尽的生命之火在这里跌落长眠。看着满地躺着蜷曲皱褶的落叶,那裸露的一条条干枯的皱纹。只需一场秋雨的安抚就失去了漂泊的力量,无奈的等待黄土的覆盖,心中难免生出几许悲悯。或许他躺在大地的怀抱里只是安静的休息,或许他只是在默默的回想。

    “轰!”

    一声巨响在耳旁爆裂开来,所有人只觉得眼前的黑暗慢慢消失,然后,如同被这片空间弹出一般,直接摔在一处大殿之中。

    没想一片古墓,却拥有如此之多的自然光芒,所有都是差异,难道,这里也是在幻境之中?

    雾霭低垂还没多久,就被一阵并不觉冷的凉风刮走,随之而来的则是天空的朗晴、阳光的温暖。早起,习惯性地走到阳台看看天空,以便知道今天要穿什么衣服。然而,放眼望去,天空一片湛蓝,惹人怀疑这是冬天的美景?若不是微风夹杂些许寒意,真会令人难以区分季节的变化。东南初出的太阳,依旧是那么暖和,那么温馨,那么令人陶醉。在绿油油麦田间的曲折小道上漫步,在流水潺潺的桥边思璇,的确是享受人生的一种独特方式。

    “雪迟小友,你说,我们,是不是还在幻境之中?”云瑞长老笑着问道。

    苏雪迟闭上双眼,想了想,然后说道,“的确,我们还是在幻境之中。”

    “什么,原来我们还在幻境之中?”

    “为什么,难道我们出不去了?”

    ……

    众人纷纷攘攘,没想到,刚刚摆脱困住他们一天多的幻境,竟然如此恐怖,这样都是无法出去,难道是要一直被困在这里。

    “雪迟,云瑞长老,你们想一想办法吧!”云洛儿说道。

    云瑞长老笑了笑,缓缓说到,“这古墓,哪里来的光芒,显然是幻术所致,但是,这里既是幻境,也是真实的世界,所以,我们不必要恐慌,直接把这里,当作真正的古墓就好。”

    仙子悄悄地降下人间,织了一张柔曼的白纱,抛向空中。于是一切又变得朦胧而又含蓄。撩开这一层迷雾的面纱。你会惊奇的发现小草的黄色外套上又点缀着大大小小的白色的花,原来这是霜的功劳。虽然平凡,但朴实,令人神往。

    皓月当空,冰冷的月光倾洒到人间,不知此时广寒宫中的凉气是否比这更重。那银白的月光像根根银线从空中直插下来。那么可望而不可及,走到窗边,窗台上像铺一层白纱,那么可爱,那么美丽。一切都渡上了一层银纱,美的冰凉!

    河面上就像跳动着银鱼,活泼而漂渺。一阵风吹来,一切都随之晃动,朦朦胧胧。树叶在一片响声过后随即掉落地上那种轻轻轻的声音,不经意地,那种安祥。若你闭上双眼,梦,快到尽头了。

    这片古墓,如同外界的大千世界一般,不论是朝晖夕阴,还是四季轮回,都是存在,山川鸟兽,更是层出不穷,与幻术之中,却如此贴近真实。

    远远的看着嫩黄的松,仿佛看着我自己,青春已逝,在静寂的岁月中慢慢老去。没有更多的话语来形容。就仿佛是我自己站在那里。虐心的等待就是如此的漫长。或许每个人面前都有一条无法逾越的河流。也许今生只能在彼岸观看繁华落尽后的悲哀。

    “没想到你们也是出来了!”洛梵听看着刚刚出来的苏雪迟等人,很快便是赶了过来。

    “原来洛梵听与雁洛阁早就出来了,对了,楚夫晏学长还有千墨染学长他们呢?”苏雪迟问道。

    “他们?恐怕被困在幻术之中无法脱身了吧!”洛梵听推测。

    “那怎么办?”苏雪迟问道。

    “我哪知道怎么办?谁知道他们去哪里了?不过,我想,如果古墓被掠夺之后,这片幻境应该也会随之崩塌,这样的话,他们应该也会走出,现在,不必要为他们担心,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对了,你们是怎么解决那幻境的?”洛梵听问道。

    还没有等苏雪迟回答,那洛梵听身旁的一位长老笑着问道,“想来,定然是流云阁云瑞长老解决了这幻术了吧!”

    云瑞长老一脸尴尬,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如此询问,这,把他的老脸往哪里放,不过,云瑞长老还是无可奈何的说道,“惭愧惭愧,老夫竟无法解除那幻境,多亏这苏雪迟小友,才得以从幻境之中走出啊!”

    听得自己说错,那位看着的脸变得通红,显然比云瑞长老更加尴尬,不过,还没等说什么,那一个让人惊惧的声音,便是陡峭而至。

    “原来,雁洛阁,流云阁的人也来这里凑热闹,不知道我焚教,也会对这古墓感兴趣么?没想到,你们还敢过来,看来,你们也不用回去了!”

    秋天的雨下的沉寂而又淅沥,来的悄然去的毫无声息;没有电闪雷鸣的帷幕,没有狂风大作**,一切都变得那么委婉那么寂寥,却总能够给予人淡淡悲凉与忧伤;像一首主旋律总能勾起内心些许记忆的过往,喜与悲,得与失,是与非;亲情,友情,爱情,纷纷扰扰,扑朔迷离,纠结煎熬。雨侵透衣衫打湿了发梢却冲淡不了回忆符号,就让所有记忆是随着雨中的落叶尘封心底,化作基石伴着我们走向人生的远方!

    秋风吹落了一地黄叶,慰藉了大地辛劳,却孤独了枝头依靠。季节的变迁总能激起我们对万物的感伤。纷纷落叶黄,淡淡残花香,一切变得那么顺理成章。光阴在四季轮回中穿梭,岁月却苍老了脸庞!岁岁年年皆不同,我们不能驻足青春留住年华,只能让记忆定格曾经的美好时光!

    秋天的阳光温暖了脸庞,却抚慰不了内心孤独与惆怅。心灵在过往与现实中游荡无处躲藏,遐想一片田园风光,邂逅一段情感向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看袅袅炊烟起,品粗茶淡饭香;一起策马牧羊,一起望秋水长天,一起观满天星斗,小桥流水茅草屋旁,月下共饮一杯自酿美酒两情相依儿女情长好生浪漫……

    岁月的年轮还在继续,一切又回到了生活的原点把所有的遐想放进行囊,伴着着青春的激情和力量继续前行远方,创造一个奇迹铸就一段辉煌。

    雾慢慢散开,像一瞬间划开一道帷幕,静寂中朝阳浑圆脱出的呈现在面前,来不及仔细看它,就由橙红变得刺眼的光亮的球体了。

    虽然如此,阳光的温暖让孤独冰凉的心感到一股暖流涌动。

    松没有多余的繁琐的枝桠干净利落,虽然几多风雨,几多风霜,无论风雨多大,松从不弯下自己的腰。任凭风吹雨打,高傲的仰着头。树枝也依旧倔强的向上伸展,展现着它旺盛的生命力的。

  (http://www.biquge.lu/book/7118/247520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