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通玄神州 > 第六十七章 不堪一击

第六十七章 不堪一击


      第六十七章不堪一击

    “蛙泽?”焚武震惊的喊道。

    “焚武,好久不见,没想到,焚教这一次,连你都是派出,看来这古墓,必定有让焚天极为感兴趣的东西啊!”蛙泽感叹道。

    “蛙泽,焚教与寂不曾有仇,我劝你不要掺和其中,否则,与焚教为敌,一旁让你们组织见识见识,与焚教作对的代价!”焚武威胁道。

    “寂的出现,就是为了遏制焚教,阁下这番话,但是有失真实!”蛙泽笑着说道。

    “既然你对寂如此有自信,那就让我试试,这敢公开与焚教为敌的寂组织,究竟有什么可取之处!”焚武笑着说道,却目光严厉。

    “在你死之前,一旁让你见识见识,能够站在焚教对面的寂,究竟有多恐怖!”蛙泽大声喊道,玄气暴涌,对着蛙泽直接冲将过去!

    剧烈的压迫风声,使得焚武呼吸略微有些困难,紧紧咬着牙齿,手臂使劲的抽动着,可对方似乎是打定主意要一次将他解决,所以任由他如何扯动,可那只大手,却依然是犹如爪子一般,将他牢牢的抓住。

    再次挣扎了一番,依然未果后,焚武心头终于也是涌上一抹暴怒,脸庞之上,阴狠闪过,右手微颤,青色斗气萦绕其上,然后再度狠狠的对着先前玄气所造出来的铠甲裂缝处砸了过去。

    两只大小比例略微有些不同的手臂,在两人之间搽肩而过,其上所蕴含的劲气,都是让得对方心中有些凛然。

    蛙泽并未阻拦对方的攻击,显然是一副以命搏命的狠毒态势。

    冷冷的望着蛙泽那副狠命姿态,焚武脸庞上掠过一抹狰狞的残忍笑容,与焚教强者比拼抗打能力,这家伙脑袋被打傻了么?

    广场周围,望着那几乎已经进入了赤胳膊血战的两人,都是忍不住再度发出许些嘘声,蛙泽这幅与一名焚教强者硬碰硬的姿态,同样是让得很多人都认为,他或许已经进入了失去理智的阶段。

    在那众目睽睽之下,蛙泽与焚武的拳头,终于是携带着尖锐得刺破耳膜的破风声,即将接触到了对方的身体。

    在这一霎,周围的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眼睛瞪得老大,死死的盯着场中两人,所有人都有着一种预感,在这次的对轰之中,绝对有着一人将会失败出局……或许会是那位强横的焚武,当然,更大的可能,还是那位失去控制的蛙泽……因为,众人实在是难以相信,在那具单薄的躯体之内,能够隐藏着能够与焚教强者相抗衡的力量。

    蛙泽的拳头,在即将接触到焚武身体的那一霎,忽然诡异的颤抖了几下,而随着其拳头的颤抖,一缕金黄色玄气,忽然袅袅浮现而出,最后将蛙泽的拳头包裹其中。

    在那缕看似不太起眼的金黄色火焰出现之时,蛙泽拳头周围的空间,顿时变得扭曲了起来,空气似乎都是在这一刻,变得极为炽热。

    空气的忽然变化,同样是引起了焚武的感应,当下豁然低头,望着那缕翻腾的金黄色火焰,眼中先是闪过一抹茫然,旋即瞳孔骤然缩成了针孔大小,惊骇之色,布满着脸庞,显得尤为难看与可怖。

    “嘭!”

    两只各自蕴含着恐怖能量的拳头,在下一霎那,终于是狠狠的砸到了对方的身体之上,顿时,两人的脸色,都是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

    在这一霎,本来宛如雷霆暴,动的两人,几乎同时的静止了下来,在两人的立脚之处,强横的能量波动,将周围那坚硬的石头地面,变成了那犹如被牛犁过的田地一般。

    场地周围,所有人都是在此刻安静了下来,一道道目光,死死的盯着场中那静止不动的两人。

    训练场之上,淡淡的压抑气氛缭绕着,将周围的人群,压迫得呼吸略微有些急促,不过却又是并不敢大口出气,当下许多人都是被呛得脸色涨红。

    当寂静在持续了将近几分钟之后,场中,焚武的身体忽然率先微微一颤,而随着他身体的颤抖,其对面的蛙泽,脸色忽然涌上一抹潮红,一口鲜血,噗嗤一声喷了出来。

    望着那忽然间喷血的蛙泽,苏雪迟,苏一行以及流云阁和断崖谷的众人,心情都是猛的往下一沉,即使现在是炽曰悬空,可一股彻骨的冰冷,依然是缭绕在周身,经久不散。

    “失败了么…?”苏雪迟轻叹了一声,苦笑着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周围的众人,脸色黯然,皆是保持着沉默,一股希望破灭的昏暗沉闷气氛,将所有人包裹在其中,压抑的氛围,使得众人心头如悬巨石。

    苏一行袖袍之中的双手,紧紧的握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场中少年的脸庞,身体也是在轻微的颤抖着,心中茫然的喃喃道:“真的失败了?”

    然而某一刻,苏一行浑身猛的一阵剧颤,旋即脸庞上涌上一抹笑意,在先前,他分明的瞧见,场中的前辈,对着他咧嘴笑了笑。

    众目睽睽之下,那本来在众人心中似乎应该落败阵亡的蛙泽,忽然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居然是缓缓的转过身来,行到一旁,慢慢的在魔戒之中拿出一把宝剑,然后负于背上,缓缓的对着一旁的苏雪迟众人行去。

    随着蛙泽的转身,那依然陷入静止不动的焚武,身体微微后倾,然后重重的倒了下去,那张依然覆盖着许些惊骇的惨白脸色,出现在了众人注视之下。

    一道道震惊的目光,在焚武身体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了他胸膛位置处,那里,原本被厚实的玄气铠甲所覆盖的胸膛,此刻已经完全的变成了一团焦黑,胸口之处,有着一个漆黑的大洞,目光瞟去,那洞内的一切东西,都是…化为了虚无。

    “嘶…”望着那死相极为凄惨的焚武,周围的人群,头皮一阵发麻,脸庞之上,布满着惊骇,深吸了一口冰凉的冷气,然后目光泛着恐惧,转移向了一旁的蛙泽身上,所有人都是没想到,这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道袍男子,下起手来,竟然是如此狠毒……“咕噜…”望着那走过来的蛙泽,流云阁与断崖谷,都是不由自主的小退了一步,显然,焚武的死状,让得他们对蛙泽也是升起了一抹恐惧。

    苏雪迟站在原地,他并未后退,笑吟吟的望着蛙泽前辈,反而上快步上前了两步,恭敬的说道:“蛙泽前辈,没事吧?”

    蛙泽笑了笑,手掌捂着嘴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许些鲜血被溅到手心,随意的瞟了瞟那死在自己手里的焚武,不禁摇了摇头,心中想到,“这个家伙今天,仿佛比以往更加弱,看玄气的充盈程度,远远不及七段玄皇,怎么回事?”

    百思不得其解,蛙泽也是转过头,看了看苏雪迟,这个自己曾经深爱,现在难以忘记的女人的孩子,发现虽然不是自己的骨肉,但还是那样熟悉。

    苏雪迟有些无法适应蛙泽前辈爱惜的目光,毕竟,他与自己的母亲,有着一些暧昧的关系,尽管他与父亲,一直友好。

    春天新芽,秋天的枯叶,是谁给予他们交替。笑与哭,又是谁给予的触动。我是在疑惑什么,还是对前方的迷惘感到无奈害怕。我走到了一个十字街口,迷了路。恍惚间,又回到了相片里的那段时光,而后笑着,闹着,议论着,明媚笑声充满了校园,就像当时带有蓝天白云的天空。恍惚间,眼睛似乎有点模糊了。

    “杀了我焚教之人,不赶快逃走,还要在这里沾沾自喜,我看你们,真的是不想活了。也罢,无论你们逃到哪里,焚教都会把你们给揪出来!”一个如魔鬼般的声音,在这片古墓之中,带着回声,怒喝道。

    “大哥?”苏一行声音颤抖,说道!

  (http://www.biquge.lu/book/7118/247520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