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通玄神州 > 第七十章 焚音

第七十章 焚音


      第七十章焚音

    “焚教大军?”流云阁长老诧异道。

    焚教大军,是焚教最为强横的势力,说起来,就是军队。

    军队里每一位士兵,或许比不过焚羽卫士兵般,每一位都是玄宗阶别强者。

    焚教大军,最差的士兵,只有玄者阶别,不过这种实力,也只是焚教大军中最为底层的士兵,大多数,都是达到了玄师和玄王阶别,玄宗阶别,就已经在队伍之中担任不小的角色了。

    但是,焚羽卫将军有四人,每位下面除了副将,每一位只有一百零八名如同士兵。可是,焚教大军,作为焚教军队,可是号称有数十万的数量,所过之处,所有的强者,都只是螳臂当车,就算实力再高,也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行人的匆匆行色,尖锐暴露了他们害怕被淋湿的担忧。那一刻,头上正蒙着一层厚厚的乌云,可仰头还没等对着正上方的天空,就仿佛已经看见了远方那些看不见的,行色匆匆的人们,在为自己的心思忙碌着。)

    (这片云笼罩了这片小小天地,蒙蔽了一双双被淋过千百次的眼睛,但你永远不会困住我一分一毫,哪怕就算是感染,连你自己都知道,很快就会雨过天晴,同样的,一切,很快就要烟消云散了。)

    (以前每天的这个时候,他们应该是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吧。他们走得很快,或许迫切回家的心情让他们拥有了和暴走团不相上下的速度,就在刚才,我经常能见到的那些可爱的狗狗们,也走在了回家的路上,与我只是擦肩而过,但仍然天真的玩耍嬉闹...这一路的声音,确实害怕再次袭来的雨,我只是默默地多次地抬起头,看了看逆着风向的那片天空...可人们仍是自顾自地走下去...就算都没有抬头,可地上的倒影,不是同样显示着渐渐晴朗的心情吗?)

    “这座古墓不同寻常,没想到焚教竟然如此重视,难道,这座古墓,有让人达到通玄境界的秘密?”苏雪迟推测道。

    (村庄的上方,是深秋般蓝蓝天空。深邃而不可捉摸,淡雅而不可亵渎。偶尔有薄薄的浮云飘过,自西往东,悠悠慢慢,其闲适的情调和从容的慵懒,的确令人嫉妒。这样的能见度,即便是在春,在夏,也是少有的。但刚入秋我就遇到了,怎能不令人心情激荡!眼前的自然画卷,它既不是艺术家的泼墨,也不是绘画家的匠心,而是天设地创、鬼斧神工的自然魅力。城里人虽然见识了繁华,享受了富丽,也接纳了城市的喧嚣,但怎能享受到这新鲜空气、蓝天碧水、山村炊烟、野草鲜花、鸟语花香?在乡村,享受了宁静,欣赏了自然。不仅收获了乡村的静谧,诗画般的自然意境,还舒畅得心宽体胖起来。一种自豪,一种惬意,一种愉悦解脱了繁琐学习间的疲惫,又一次的诠释了一种心境,一种情怀。)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

    据说,通玄神州已经上万年没有人达到通玄境界了,这其中,有无数惊才绝艳之人,达到九段玄皇后期,但是却屡次冲击,屡次失败。于是,人们认为,通玄之路上,必定有着不解之谜,可是,人们却从来未曾探解到,所以,苏雪迟推测,是不是这座古墓之中,有着什么让人达到通玄境界的秘密!

    (秋的清晨,夹杂着一丝寒意,冷冷的风透过窗台吹打这办公桌上零散的文件,不想整理,无心工作。现在的工作给了我闲散的心绪,浏览着曾经的照片,记忆中那被打乱的生活碎片,又被重新整理。恍惚之间又回到了那个青涩时代,那时面朝阳光,坐在教室一角,傻傻看着窗外风景发呆,也是个心绪乱飞年纪。)

    (依旧坐在窗台边,初秋的朝阳冷冷的照射这座浑浊的城市,蓝天白云躲到高楼的后面。南飞的北雁也绕城而去,北雁南飞的情景不再见,但那份惆怅却依然在心头。人在这头,心在那头,北雁南飞,何枝可依?为什么总是聚散两依依?秋风早已吹过心面,不知何时能吹走我乱飞的心绪。)

    “没想到,连焚教大军都到了,不知道,这领头之人,究竟是哪一位长老!”流云阁的长老感叹道。

    焚教大军,直属焚教总部,由焚天与焚教十一位长老直接管辖,这一次,焚教没有动用太多军队,但是按照焚教的规矩,只有焚天与十一位长老,才有资格指挥军队!

    (春天新芽,秋天的枯叶,是谁给予他们交替。笑与哭,又是谁给予的触动。我是在疑惑什么,还是对前方的迷惘感到无奈害怕。我走到了一个十字街口,迷了路。恍惚间,又回到了相片里的那段时光,而后笑着,闹着,议论着,明媚笑声充满了校园,就像当时带有蓝天白云的天空。恍惚间,眼睛似乎有点模糊了。)

    (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想……然后迷失空气里。)

    (浮躁的夏季已经离去,秋的寂静能否抚平夏的狂热。)

    “是焚音与焚毒,没想到,这一次,焚教竟然,一次派出两位焚教长老!”苏一行感叹道。

    苏一行在焚教之时,打听到,焚教共有十一位长老,分别是二长老焚金,三长老焚木,焚水,四长老焚火,五长老焚土,六长老焚风,接下来分别是焚雷,焚冰,焚音,焚毒,可是,至于传说中的大长老,他连名号都是不能打探得道!

    (夜里的茉,莉花悄悄地绽放出洁白似玉的花儿,害羞的低着头,但那淡淡的花香却早已香飘十里,引来了七星瓢虫依附在其瓣上,甜甜的睡上一觉。此时的我亦经不住诱惑贪婪地吸,允花的香气,淡淡的茉莉香气扑面袭来,仿佛让人置身与万花丛中。“旁观者”的还有那亭亭玉立的荷花。放眼望去,那一株株荷花将叶子向上挺起,犹如一把把雨伞,为江南烟雨中洗浣的姑娘遮住粉嫩的脸蛋儿。忽来的一阵清风把荷叶吹得沙沙作响,犹如那姑娘洗浣归来的欢笑声,若隐若现在竹林深处传出。水面激起一阵阵涟漪,像是水中鱼儿在嬉戏,又像在观看海水潮起潮落。在层层荷叶间随意的点缀着些白花,宛如黑夜里的夜明珠,璀璨夺目。“夜明珠”有的如妙龄少女尽情地展现自己婀娜多姿的身材,害羞地开着一半,又有如刚出浴的美人远离尘世而带着些清新脱俗。微风拂面而来,带来缕缕清香,更有一番滋味。)

    “八方阁的人,出来吧,我知道,你们都在这里!”焚音凭空说道,古井无波!

    之间,这片空间,突然被撕开一个口子,无数气息传来。

    “流云阁阁主云山,千墨阁阁主千墨梵,衣楚阁阁主楚药天,雁洛阁阁主洛衣,好久不见!”焚音笑着说道!

  (http://www.biquge.lu/book/7118/247520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