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通玄神州 > 第七十三章 雨与雪交融

第七十三章 雨与雪交融


      第七十三章雨与雪交融

    细雨,柔腻的和雪花一样,若有若无扑面而来,轻飘飘如云烟一样,在空中四处飞扬,吻着脸,倚着眉,亲着唇,精灵般舔舐,着每一寸,遍及全身。

    强横的气息,在这片天地悄然而至,如同魔鬼一般,不期而遇!

    不是电闪雷鸣,倾盆大雨式报到;也不似春雨般昼夜交替,多愁善感的来到;这个季节的雨是连绵不断,细柔如丝呈五彩斑斓,在风中就能起舞,吹气如雪。伸出手,展开手掌,雨,细细柔柔的落在掌心,尽管没有雪花那么洁白晶莹,能把眼泪斑驳在掌纹里,并针刺般刺痛敏感的那根神经,兴奋,颤粟。却能轻轻的贴合在眉间,唇齿,手心,不间断婆娑起舞,令你酥酥麻麻,痒在心间却欲罢不能。

    湿了的雨,把路面染成黑色颗粒,铺满路的每一面,深浅得宜,水不疾不徐,缓缓流,用尽力气汇聚成柱,让蔓延的水流一直不羁,潺潺汇流成河。雨,融化在厚重的河道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雨,爬上了古墓边高大的古树,从顶到脚,每个枝丫都没漏过。滴落的雨水,冰冷如雪,苏雪迟捧雨成洼,刺骨成锥。于是没有了留恋,更不屑枝头停留,为了亲吻大地,不惜呼啸而下,注定了粉身碎骨。

    苏雪迟仰望天空,仿佛一生的宿命,就在这里了。

    雨,淅淅沥沥落在山峦的肩背上,落在枝枝挺拔,叶叶繁茂的参天大树上,落在生机勃勃,绿意盎然,葳蕤葱茏的草地上,用生命的血液,洗涤经年积淀的尘与屑,把生命之水深深注入广袤的土地中。

    喜欢柔柔的细雨,虽没有大雨倾盆的酣畅淋漓,也没有雪花轻飘的阿娜多姿,更没有冰凌花的冰清玉洁。它却有柔韧的性格,任性于随风轻舞的天地间,细细梳理逶迤的山峦,栖息在一衣带水青葱绿地。纵情山水,曼妙于宇宙乾坤,细雨润无声。

    细雨绵绵,绵绵细雨,以满腔的挚爱,真诚,以最炽烈的无私奉献,以最悲壮的奋不顾身,破茧成蝶。挥挥手,向山峦,树木,草地道别,细雨飞扬中把千转百回的柔情留下,把不舍赠与清风,扶摇在广袤的天空。遥望水渠,绿水盈盈,水草丰美。于是,细雨摇摇头,觉得这所有的付出和放弃都是值得的,如欲重生,必先涅槃。

    如丝细雨,温润中破茧成蝶,烟花般绽放,在风中渐行渐远……

    雨,又是雨,难道,老天又要带走谁了么?

    从天光微启时,便漫天飞扬起细密的雪花,等到天色完全亮透,雪瓣也渐渐放大,一朵朵形态清晰可见的白绒花,在强劲北风的始作下,正式盛大而热烈地拥吻向大地。

    人生如此,盛年之时就要打拼,为自己,为自己爱的人,为自己生命的价值,拼搏和努力!一些优胜的机遇,迫使自己离乡背井,远行于家乡的千里之外,奔波,奋斗!从挥手道别故里乡亲的那一刻起,一份思乡思亲的愁苦,便缠绕上心头,注定相形行走他乡的风尘路上。

    曾经,苏家被灭,风家被灭,菩南学院受难,雨,都是不期而遇!

    雪月,总是让人变得诗意而温柔,心怀填满诸多的感慨。雪落的日子,是那么的浪漫多情,一颗心,变得如雪轻盈、柔逸,思绪,仿佛生出一双洁白的翅膀,随着天际纷纷扬扬的飘雪,飞越千山万水的遥远,回到那个,让自己魂牵梦萦、思念已久的故乡。

    冬之际,光阴瘦了,思乡之情却有增无减,随着季节日渐深意,忆念也越来越深浓。生活,总有些无奈,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安排行程与所居。久居异乡的日子里,许多的不习惯,已慢慢习惯,许多人情世故的经历,潜移默化地改变着自己。却唯有一颗思亲恋乡的心,永恒不会改变……

    冬韵,雪倾城,此刻是眼底、心上最美的时光。天气寒凉,却因了一天飞雪的美丽莅临,满怀浪漫与欣喜。

    雨与雪一起纷纷扬扬,这可是苏雪迟第一次见,究竟是谁出现,竟然引起,如此之大的天地异象!

    站在田埂上,看到整个村子都沉浸在烟雨中。田野上方覆盖着一层烟雾,迷迷蒙蒙的,仿佛一幅大肆渲染的水墨画。乡村的房子掩印在树丛中,许多房屋都被树木遮住,只留下个房顶露在外面。树木旁边是一层水雾,为村子增添了几分仙境般的感觉。树木和房顶上方是被云遮住的天空作背景,灰白的天空没有一点杂色,笼罩着整个烟雨中的世界,使村庄显得更加宁静。

    树林里,自然也少不了一层水雾笼罩着。雨落在树叶上,滴到树下,使树林里的空气更清新。有的水珠顺着树干一直流到树根,把树弄得像刚从水里出来的一样,全身湿透。雨滴滴落在林间的小路上,使松林间的沙路上一点泥土都没有。走在路上,偶尔几根粗壮的树根钻出了泥土,横拦在路上,雨滴在上面,使它变得很滑很滑,若此时站在上面就很难站稳。不时有雨滴掉到苏雪迟头上,顿时感到格外清凉。

    雨还是不断地下着,下着,细细的,柔柔的,雨中传来几声鸟雀的叫声,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苏雪迟感到一阵激动,小时候听到过这种声音,都是在下雨的时候,对于当时的环境苏雪迟印象很深刻。听到这种声音,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感受到了当时的气氛,环境和心情。这种感受是无法用文字来表达的,这种氛围是难以用语言来描述的,这种环境是不能用图画来描绘的,只能用心去体验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境。一种浓烈的氛围包围着苏雪迟,现在不仅能感受当时的凄凉,更有回到儿时的激动,和对时光易逝的惋惜。珍惜时光体验一下童年的清新和现在的感受,许久,当苏雪迟周围的气氛宁静下来时,苏雪迟又平静地走着,没走多少路,已经回到了家门口的草地上。

    这一场秋雨,来的好急,仿佛是要为杭城的秋色更好的彰显,努力清洗着路边的垂柳,车行的马路,蒙尘的屋顶,眼见的每个角落,甚至连同世人的忧伤也洗了去。也许此后,真正的秋就有了实感,渐渐的薄凉,渐渐的灰黄,和渐渐的丹桂飘香,一切都以轻盈的步伐,迎面而来。

    窗外明清,虽然只是雨,着长裙也感微凉,苏雪迟的心情却依旧是温润如初,想是雨季里执伞走过的堤坝、绕过的绿林、歇息的长亭,也都是秋天里的记忆,叶落、飘零也都是美丽,就像前夜里猛然抬头看见远空上那三颗明亮的星星一样,苏雪迟珍藏了一些偶然发生的间隙,或是感叹或是欣喜。那是真的,你说的晴朗的夜空里能看见云,那些就是深邃的广袤的夜空里的拂过星光月色的云,好美,美的竟有些忧郁。

    不晓得那一条近日里常常光顾的曲桥边的石凳,经过这一袭雨水的冲洗,是不是洁净了,那些惊吓过苏雪迟的黏黏虫是不是爬回泥土里了,还有路边那一束孤独的野菊花是不是谢了花瓣,失了孤芳自赏的心呢?于是想起浮萍,想起那句: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想起纳兰,总还是不免的伤感,失去挚爱的人,便成了无根浮萍,独自飘零。

    走过的日子,总有一些印象停留,背后的楼影,相扣的十指和温馨的呢喃。也许苏雪迟会习惯了一条路上来回寻找,寻找过往的足迹,习惯在一个空间里渐渐的熟悉,熟悉一个人的气息渐渐的抽离。如果这场雨,漫无边际的洒着直到又一个天明,也算是有始有终,来时雨去时亦雨,生命中起起落落,聚散离合,总是在秋天里记起,也许秋季节本就适合回忆,更是有雨。

    雾霭低垂还没多久,就被一阵并不觉冷的凉风刮走,随之而来的则是天空的朗晴、阳光的温暖。早起,习惯性地走到阳台看看天空,以便知道今天要穿什么衣服。然而,放眼望去,天空一片湛蓝,惹人怀疑这是冬天的美景?若不是微风夹杂些许寒意,真会令人难以区分季节的变化。东南初出的太阳,依旧是那么暖和,那么温馨,那么令人陶醉。在绿油油麦田间的曲折小道上漫步,在流水潺潺的桥边思璇,的确是享受人生的一种独特方式。

    阳光照射在身上,周身上下粘稠的血液涌动着。长期用眼过度,只能迷离起来,远观挺拔井架,轮廓清晰可见,即使是在深秋,也很难遇到如此明朗的天气。登上顶楼,站在走廊里透过窗户西北望去几里外的白色楼群,一一清晰可辨。天色好,心境也佳。天气的朗晴与乾坤的三分暖意,令人心旷神怡。落座椅子间,释然一种弥久的疲惫。

    学习小息,来到阳台前,举目南望,错落有致的图画瞬间映入眼帘,新建的一栋栋楼房就像空姐一样穿着同样的衣服,站成一排呈现在眼前。虽然它遮挡了远观远景的绝佳视线,但同时却创设了一幅独特的画卷。西南视野开阔,虽没有幽王戏诸侯的烽火台,巍然挺拔的黄山迎客松,但直插云天的钢构铁塔,明明晰晰,清清楚楚,仿佛是愚公移来的埃菲尔铁塔。视线东移,一条乡间水泥路直指东方,寂寞地等待它的主人。虽没有山巅上蓊蓊郁郁的松柏,丛生的乔木树林,起起伏伏的山脊,但在朗晴的天气里,一切都显得清晰可辨,给人们诸多遐想的空间,似乎走近了,有种伸手可抚的感觉。

    对着进矿公路,一排排楼房之间有条小路,也形成一个风口,风在这里聚积,从这里宣泄而出,越刮越猛,中间夹着空气中的灰尘也被凝聚于此,钻进柏油路面,泛起一层层泥之沙漠。豁口之东,地形起伏明显。线条不像西侧那么平缓柔和,远观似大大小小的土堆组合。似山峦开怀,裸露着它的肌肤,它没有一丁点羞涩。稀稀疏疏的植被,几乎可以忽略,因为稀落到不足以造景的地步。

    村庄的上方,是深秋般蓝蓝天空。深邃而不可捉摸,淡雅而不可亵渎。偶尔有薄薄的浮云飘过,自西往东,悠悠慢慢,其闲适的情调和从容的慵懒,的确令人嫉妒。这样的能见度,即便是在春,在夏,也是少有的。但刚入秋苏雪迟就遇到了,怎能不令人心情激荡!眼前的自然画卷,它既不是艺术家的泼墨,也不是绘画家的匠心,而是天设地创、鬼斧神工的自然魅力。城里人虽然见识了繁华,享受了富丽,也接纳了城市的喧嚣,但怎能享受到这新鲜空气、蓝天碧水、山村炊烟、野草鲜花、鸟语花香?在乡村,享受了宁静,欣赏了自然。不仅收获了乡村的静谧,诗画般的自然意境,还舒畅得心宽体胖起来。一种自豪,一种惬意,一种愉悦解脱了繁琐学习间的疲惫,又一次的诠释了一种心境,一种情怀。

    初夏的傍晚总伴随微凉的晚风,为这炎热的夏天带来别样的韵味。苏雪迟喜欢在傍晚时散步,在晚风的吹拂下送走一天的疲倦。望着远处的那几盏路灯,一阵熟悉的情感涌上心头,一切都是静谧恬然。这是久藏在心底童年的感觉,更是记忆中夏天独特的味道。

    夏天的夜是恬静而富有活力。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走在洒满月光的乡间小道上,迎着晚风,呼吸着充满稻香的空气。树上的蝉与池里的青蛙发出的声音让苏雪迟们聆听到一支动人的田间小曲,别具一番韵味。在这充满生机的夏夜里热闹是属于它们的,还有些默默地在聆听的植物。

    夜里的茉莉,花悄悄地绽放出洁白似玉的花儿,害羞的低着头,但那淡淡的花香却早已香飘十里,引来了七星瓢虫依附在其瓣上,甜甜的睡上一觉。此时的苏雪迟亦经不住诱惑贪婪地呼吸花的香气,淡淡的茉莉香气扑面袭来,仿佛让人置身与万花丛中。“旁观者”的还有那亭亭玉立的荷花。放眼望去,那一株株荷花将叶子向上挺起,犹如一把把雨伞,为江南烟雨中洗浣的姑娘遮住粉嫩的脸蛋儿。忽来的一阵清风把荷叶吹得沙沙作响,犹如那姑娘洗浣归来的欢笑声,若隐若现在竹林深处传出。水面激起一阵阵涟漪,像是水中鱼儿在嬉戏,又像在观看海水潮起潮落。在层层荷叶间随意的点缀着些白花,宛如黑夜里的夜明珠,璀璨夺目。“夜明珠”有的如妙龄少女尽情地展现自己婀娜多姿的身材,害羞地开着一半,又有如刚出浴的美人远离尘世而带着些清新脱俗。微风拂面而来,带来缕缕清香,更有一番滋味。

    夜深了,苏雪迟抬头望着泛白天空,一轮明月在黑暗里明朗的挂着,显得有点高傲孤独。几片云在空中飘荡遮住了月亮,让月亮沉浸在云里雾里中,如水中月镜中花般可望而不可及。苏雪迟不禁忆起往事,童年的夏夜是苏雪迟们最欢愉的时光,苏雪迟们玩游戏、谈心事,无拘无束,尽情享受这属于苏雪迟们的时光。随苏雪迟们的成长,伙伴们渐渐疏远,从开始亲密无间的玩伴到最后熟悉的陌生人。不知是你苏雪迟的改变还是你苏雪迟的友情经不起时间的考验,一切都回不到最初的时光。不禁感叹,所以的伤和痛,微笑与美好,最终还是败给了时间。那种刻苦铭心,有一个名字,叫物是人非……

    耳边传来几声清脆悦耳的蛙鸣声,把苏雪迟的思绪拉回到恬静而富有生机的田野里,脑海里不禁浮现朱自清的一句名言“热闹是它们的,而苏雪迟什么也没有”好像苏雪迟反而成了局外人,一切看上去是和谐的,但是苏雪迟却无法融入其中。

    转身随手采几条带茉莉,花的花枝,走在乡间小道上,沉浸在夏夜的气息中。此时的苏雪迟生活在属于苏雪迟的世界里,无须掩饰!

    站在小草上,望着沉浸在烟雨中的村庄,感到格外寂静。天快要黑了,家家户户都渐渐点上了灯,灯光从窗户里照出来。灯光虽然昏暗,但仍能激起苏雪迟的情绪。苏雪迟目不转睛地望着这昏黄的灯光,用心体验灯光下的气氛,仿佛空气都凝结起来了。此时,苏雪迟的思绪又回到了童年,当时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灯光了,在苏雪迟的记忆中,总能找到这样的灯光,就是这灯光陪伴着苏雪迟度过了一夜又一夜。苏雪迟总是望着这灯光,进入无限遐想。在苏雪迟看来,这灯光是世界上最明亮的灯光了,任何一盏灯都比不上。这灯光照进苏雪迟心里,激起苏雪迟的生命之火,在灯光下,再冷的天都不觉得冷,再喧闹的场面,只要望着灯光,或者灯光照在苏雪迟身上,都觉得极为宁静。它总是在房顶上看着苏雪迟,观察着苏雪迟的一举一动,倾听着苏雪迟的心声,驱除苏雪迟心中的恐惧,保持着苏雪迟心中的一方净土,它成了苏雪迟儿时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现在,苏雪迟再次见到这灯光,有了一种亲切之感。现在,在这灯光下面坐着的已不再是苏雪迟了,也许很难找到像苏雪迟一样与灯光对视的人了,即使有,也不是这样昏黄的灯光。但现在享受灯光的,除了苏雪迟,还有春风,有春雨,还有整个村庄。光线从窗户里射出来,照亮了窗户,照着苏雪迟的脑袋,又一种浓烈的气氛包围着,不仅仅是苏雪迟,还有整个村庄,这黄晕的灯光,烘托出一片宁静而和谐的村夜。

  (http://www.biquge.lu/book/7118/247520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