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求永生的旅人 > 第十三章 希望与绝望

第十三章 希望与绝望


      “在这里!在这里!他们在这里!”

    就在刘宏准备离开的时候,一群衣裳上打满了补丁的农户从远处赶来了,各个都带着农具。为首的一个年轻汉子更是面色悲戚。

    为首的那人到了之后,就四处张望,好似寻找着什么。

    “孩子!孩子在这里!这里......”就在为首那人四处张望,面色惶急的时候,他听到了随他来的一个老农夫的惊喜的喊声,不过喊着喊着,他的声音就渐渐的消失了。不言而喻,那个孩子已经死了,他惊喜的叫声只会叫人更加的痛苦。

    为首那人带着惊喜的表情急急忙忙的冲了上去,在那已经阴沉着脸色的老农夫手里夺过了婴儿。

    “大娃!大娃!”可惜,就算他叫的再大声,那婴儿也不会有任何动作了,一个已经死去的孩子如何哭泣和挥舞稚嫩的手脚?

    “大娃!大娃!”叫着叫着,发现婴儿没有动作的汉子抖了抖手里的婴儿,声音带上了浓重的哭腔:“大娃!别吓爹啊!大娃!你哭一下啊!大娃......”

    “节哀吧,小六儿,这娃儿已经去了。和她妈一样,已经去了。”边上的找到孩子的老农夫见那个被他叫小六儿的人仍是如此不放弃的抖动着手里的婴儿,抱着无谓的期盼,便开口劝慰了一下。

    “没有!大娃没死!他没死!”听见身边的人说自己的孩子已经死了,作为父亲的小六儿如何能忍住?直接对着那人开口吼出来。

    吼完后,小六子转过头看着怀里的孩子,带着哭腔的声音一直呼唤着他的名字。犹如杜鹃啼血,叫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小六儿被那老农夫狠狠的打了一个耳刮子。

    “冷静一点!你的娃已经死了!”老农夫瞪着眼睛怒视着小六子。

    “死了。死了?死了!”被狠狠打了一个耳刮子的小六子没有在意脸上的疼痛,而是盯着怀里的孩子,念叨了三次死了,不过先是平淡,再是疑问,最后恍然大悟。

    啊!我的孩子死了!他死了!和他的母亲一起去了!只留我一个人!

    “谁杀的?是谁杀的我的孩子?谁?”小六子好像整个人都崩坏了,双眼无神的看着眼前的老农夫,撕心裂肺的吼道。

    那老农夫被小六子的眼睛盯着发毛,那像是要死人一样的眼神可不好受的。

    可是他理解小六子的痛,先是被人通知自己的妻子死了,死在一个偷小孩的女人手里,而且自己才出生没多久的孩子也被掳走了。现在妻子死了,孩子死了,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在刚听到留在村里的人说那个女人虽然带走了他的孩子,追一个路过的男的去了,因为那个男的想要阻止那女的抢孩子,不过敌不过那女的,被打跑了。

    小六子当初还是抱着一点期待的,期待那个男的就算不能打过那个女的,但是说不定能将他的孩子救出来,说书的不是都是说邪不胜正吗?那么说不定还有一丝希望!

    不过现在他看到了什么?他的孩子死了!和他的妻子一样死了!

    你叫他如何能冷静?叫一个丈夫和父亲如何能冷静?所以他疯狂了。

    “是那个女人!就是她!她是凶手!”另一个随着小六子过来的农夫指着地上躺着的叶二娘,对着小六子说。

    他的年龄不大,看着小六子差不多,两人是从小玩到大的死党。

    现在见小六子神色空虚绝望,实在是叫他痛心,而更叫他痛心的是他的姐姐就是小六儿的妻子。

    “凶手?凶手!”念叨着凶手二字,小六子的眼睛里面瞬间燃烧起了团火焰,他看向地上的叶二娘,然后到地上捡起他抱孩子时扔在地上的锄头,拖着走过去。

    “你是凶手?”虽然是疑问,不过已经崩坏的小六子说出这话的时候就将手里的锄头砸了下去,他完全不期待叶二娘的回答,他需要的是发泄!有什么比打人更好的发泄吗?

    “砰!”锄头没有砸到叶二娘,她翻了一个身,勉强的躲过去了。

    虽然提不起力气,但是现在知道了自己孩子的下落的叶二娘会愿意死吗?之前虽然放弃抵抗,但是那是对刘宏!

    而刘宏明显的已经放过她,准备离开了,所以她准备活下来,活下来见自己的孩子和爱人。

    不过现在却来了一个实实在在要她性命的,而且还是叫她讨饶都没有用的人。因为她才杀了他的妻子和孩子,如何叫人家放过她?

    “啪!”“呀啊!”再次打了一个滚,躲过了小六儿对着身体砸过来的锄头,不过总归是慢了一步,她的手来不及抽出去,被狠狠的砸了一下,剧痛让她惨叫出来。

    要知道小六子的锄头虽然不全是铁做的,但是锄头前面那部分还是铁做的啊!被砸一下该是如何痛呢?钝钝的锄头直接切断了叶二娘的左手臂。

    现在的叶二娘她可没有内力护身。相反,内力已经全被刘宏吸走的她现在就已经行将就木了,被砸上这么一下,痛得她直打哆嗦。

    可是她在哆嗦,小六子可没有,恨不得吃了叶二娘的他再次举起锄头,狠狠的砸下去。

    “呀啊!”这次是左腿,小六子的锄头狠狠的打在了叶二娘的腿上面。直接切进了叶二娘的大腿里面,殷红的鲜血蹦出来,溅了围过来站在一边的农夫们。

    “呃啊!”这次还是腿,不过是右腿。小六子打算先废了叶二娘的腿先,叫她不能在逃跑。所以这次用锄头切进了叶二娘的右腿里面。

    他想杀了叶二娘,可是叶二娘不想死。

    “不能死!我还不能死!我还要见我的孩子!”翻一个身,叶二娘将背朝上,用仅余的一只右手匍匐着向前爬起。

    看着叶二娘就像是一条虫子一样向前蠕动,小六儿犹如疯子一样哈哈大笑起来,举起手中的锄头,同时不忘低头向被他抱在怀里的孩子轻声的说道:“看到了吗?大娃!我现在在帮你报仇呐!”可是孩子已经死了,哪里会有回答?他的话就像对着一块石头说的一样。

    “咔擦!”这一声脆响从叶二娘的脊背上发出来,明显的,她的脊背已经被打断了!虽然锄头没有切进去,可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见,叶二娘的背已经凹进去一块了,殷红的鲜血透出了衣服。

    但是叶二娘没有停下,仍然是伸出仅余的一只手手,撑着自己向前匍匐前进。

    “咔擦!”又是一声脆响,不过这不是小六儿打出来,而是他的死党打出来。这一声脆响代表着叶二娘身上又是一处被打断了。

    那是叶二娘的右手,她仅余的一只手被打断了!

    想到照顾他的姐姐就是死在了眼前这个女人手里,这个农夫他的心又会比小六子好多少?

    不过叶二娘她还是向前慢慢的蠕动着,用她的嘴啃住地上的黄土,慢慢的向前蠕动。那种坚持叫人看了都震惊。

    可是,小六子二人会在意吗?

    “啪!”“啪!”这两声是小六儿和他小舅子两人先后用锄头砸下去的,砸的是叶二娘的背心。。

    被狠狠的命中了背心,叶二娘瞬间就提不上气来了,但是她费劲一切的力气,伸出了还勉强能动的手探向远处,眼里带着一丝期盼。

    “啪!”一根锄头凶狠的锄在了叶二娘的后脑勺上,直接将她的脑袋锄成了两半,红的白的,蹦了小六子二人一身。

    “娃儿啊!绣姑啊!我替你们报仇了!”跌坐在地上,只感觉浑身的力气和骨头都被抽走的小六子抬头望天,嘴里轻声的说道。他的小舅子在一边也是差不多的模样。

    在一边看着这一幕发生的刘宏而这鲜血淋漓的场面刺激的差点吐出来,叶二娘就在他的面前被打断手脚之后在杀死!这场面是何等的刺激啊!

    刘宏虽然想过去阻止,但是最后还是放弃了,一个杀妻杀子之仇岂是几句话就能劝说的?

    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了一下支离破碎的叶二娘,刘宏发现,即使是被切下了一半脑袋,叶二娘她仍然看着她想要去的地方。

    那个方向是东,是大宋,是少林寺所在的地方。

    是刘宏告诉她她的儿子和丈夫所在的地方。

    “报应啊!”刘宏轻轻的叹了声。

    “这还有一个人!”

    他的叹息惊动了那群农夫!

  (http://www.biquge.lu/book/7125/247593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