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求永生的旅人 > 第十九章 恶贯满盈

第十九章 恶贯满盈


      微微的抬起手,刘宏发现衣袖在往右边微微飘动,可见风是从左边吹来的!

    对着赫连铁树和段延庆等人微微一笑,刘宏慢慢的度着步子向左边移动。

    面对西夏这群人的时候,要特别注意!不能处在下风口。因为西夏有一种毒药,唤作“悲酥清风”

    那是一种无色无臭的毒气,是搜集西夏大雪山欢喜谷中的毒物制炼成水,平时盛在瓶中,使用之时,自己人鼻中早就塞了解药,拔开瓶塞,毒水化汽冒出,便如微风拂体,任你何等机灵之人也都无法察觉,待得眼目刺痛,毒气已冲入头脑。中毒后泪下如雨,称之为"悲",全身不能动弹,称之为"酥",毒气无色无臭,称之为"清风"。下毒方法繁复。其解药亦是一种气体,装于瓷瓶之中,气味奇臭无比。

    一旦中毒任凭内力再高也无法凭借内力逼出毒素。唯一不中此毒的,目前已知只有段誉一人。

    因为段誉有一场奇遇,那就是莽牯朱蛤!吃了莽牯朱蛤的段誉差不多已经是百毒不侵了!

    随着刘宏慢慢的往左边移动,赫连铁树的目光更加阴森起来,而一边的段延庆更是已经抬起了拐杖,对着刘宏。

    刘宏抬起手试风的动作太明显了,而且那移动前的一笑可以说已经是**裸的表明,他知道某些东西了,而且还知道的不少。

    “看来阁下是要逼我动手了?”段延庆的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在话音才出口的时候就已经使用《一阳指》偷袭了。

    不过这对刘宏没有用处,在认出段延庆的时候,刘宏就已经注意他的动作了,特别是拐杖对着他的时候,刘宏更是一点都不迟疑,踏着《凌波微步》开始微微晃动。

    “嗤!”“咦?”刘宏的衣服被《一阳指》的指力撕开了一个小口子,不过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刘宏躲过了段延庆的《一阳指》。而且他动作叫他有点熟悉!

    “嗤!”“嗤!”又是两声撕开空气的声音传来。刘宏不在小范围内使用《凌波微步》了,他还不能准确的判断《一阳指》的落点,刚才会被段延庆击中,其实是他自己踏着《凌波微步》自己撞上去的。

    于是他身形一晃,步子距离瞬间加大很多,犹如鬼魅一般躲过了段延庆的《一阳指》,同时闪开了五六米的距离。

    “你同段誉是什么关系!”段延庆眯着眼睛问道,声音嘶哑非常。

    “关系自然是有,不过并不熟悉。”刘宏见段延庆没有用拐杖指着自己,于是稍微放松了一点,微笑着回答道。

    不过这话段延庆如何相信?那种鬼魅般的身法,他只在段誉身上见过,实在难缠的很!本来他以为那是段誉偶尔获得的奇遇,因为段誉也就这套步法能叫他看上眼,其他的实在是无法高看。

    段延庆不做声,只是抬起手中个拐杖,“嗤!”“嗤!”“嗤!”的连续发出《一阳指》,不过刘宏见段延庆抬手的瞬间就跨出了《凌波微步》进行躲闪。

    见《一阳指》确实无效,段延庆用拐杖在地上一拄,身形如同大鸟一样向刘宏飞掠过来,同时在靠近的时候用拐杖一个横扫。

    对于段延庆的靠近,刘宏并不在意,《凌波微步》岂是虚传?若是他没有内力的时候还惧上几分,但是有了内力之后,特别是强化了足三阴经之后,刘宏的踏出的步法可以说若是不懂周易的人,完全就会被晃晕过去。

    即便是懂得周易又如何?要知道六十四卦的方位变幻简直就是海量,能推敲个大致方位就已经是不错了!想要知道落脚点的话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不过刘宏也是得意的太早,或许段延庆不能准确的知道刘宏的落脚点,但是他也不需要知道!

    “唰!”段延庆用拐杖在地上划拉了一个圈,将碎石块和枯枝树叶全都击飞向四周。

    《凌波微步》只是步法而已,不是空间穿梭!刘宏如何能躲过这种全方位的攻击!

    “嗯!”闷哼一声,刘宏就算是竭力躲闪,身上也是中了几块小石子儿。

    机会!段延庆见刘宏中了小石子儿之后顿了一下,眼睛一亮,伸手指着刘宏就是一发《一阳指》,同时拐杖也用力拄了一下地面,将自己撑向刘宏。

    被痛停了一下的刘宏瞥见段延庆的手指向自己的时候就知道糟了,不过由于中小石子儿的位置有一处在右手肩窝处,正中肩中俞穴,叫他体内还未炼化的内力瞬间激荡起来,使反应慢了一拍,只能勉强躲过段延庆的《一阳指》,而不能躲过段延庆直冲中宫的一击。

    “啪!”被一掌拍中胸口檀中大穴,刘宏就像一只破麻袋一样,向后倒飞而去。

    “恭喜先生了!”赫连铁树见刘宏被拍飞,于是笑着上前道喜。

    不过段延庆的眉头却皱在一块。

    手感不对!段延庆手下杀死的人他已经数不过来了,但是拍中别人胸口的时候的感觉和拍中刘宏的感觉完全不同!一个是感觉自己的内力渗进去,一个是感觉自己的内力是被吸进去!

    “咳!咳!”不远处的刘宏咳了两声,慢慢的站起来。

    “真该庆幸啊!这群江湖中人总是喜欢打人的胸口。或许创造出《北冥神功》的人将气海设在这里也是有考虑到这一点吧!”刘宏抚着胸口,稍微舒缓了一下体内激荡的内力,悠悠的想到。

    “没死!”赫连铁树看着站起来的刘宏有点傻眼了,他可是见过段延庆的掌力的,那一掌下去,怕是石头也会裂成好几块吧!所以见刘宏站起来后只是咳了两声,却没有吐血啊什么动作,直接就傻了。

    一边的段延庆的目光更加幽深了。

    再次抚了一下胸口,确定体内激荡的气息已经平复,刘宏上前两步,看着段延庆微带真赞赏的说:“恶贯满盈果然名不虚传!”

    “若我是名不虚传,阁下又是什么呢?报上名来吧!”段延庆不觉得刘宏的话是赞赏,他听到的只有**裸的讽刺!

    名不虚传?名不虚传的人一掌下去只能叫人咳两声?别开玩笑了!这不是讽刺那是什么!

    “小子刘宏。”刘宏也不客气,微微抱拳一礼,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几位来这里怕是有什么事情吧?”虽然是在问,但是段延庆和赫连铁树哪里听不出来这是肯定的语气!

    “......”段延庆也不搭腔,赫连铁树更是不会说什么,他们二人只是用着一种阴狠的眼神看着刘宏。

    “呵呵!”微微一笑。刘宏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看着段延庆他们说道:“你们来这里定是为了丐帮而来的吧?不过可惜呀!来的不是时候。不若先退回去休息一下,好待下次机会?”

    “放肆!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这么说!”赫连铁树勃然大怒,直接开口喝骂!而他身后能听懂汉话的,也是一个个污言秽语不断。

    “不肯吗?”刘宏收起了嘴边挂着的笑容,眯着眼睛问道。

    赫连铁树见了刘宏还是这般嚣张模样,更是怒气攻心!

    “@#¥%……%*&%……”叽里呱啦的喊了几句话之后“锵!”的一声拔出手中的弯刀就要上前砍了刘宏。想来说的是西夏话,刘宏一句都听不懂。

    不过站在一边的段延庆用拐杖拦了一下,附在他耳边用西夏话说了几句,叫赫连铁树冷静了下来。

    狠狠的瞪了刘宏一眼,赫连铁树将手中的弯刀收回到鞘里,转身一挥手,呼喝着西夏人一起离开。

    在他们的后面,就留下了段延庆和刘宏。

    看着那群西夏人离开,刘宏眯着眼睛扫视着,在那群西夏兵中扫视。因为那群西夏兵中有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啊!

    而段延庆在刘宏面前静静的拄着拐杖,也不说话,也不离开。

    不过段延庆不离开,刘宏却没有什么必要留下来。别看他刚才表现的炫酷无比,其实只是在虚张声势罢了!

    他没有任何的攻击手段!虽然会一些基础的格斗技巧,但是若是将这些没多少实战经验的格斗技巧拿出来同段延庆过手的话,可以说就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别指望能用对付叶二娘的手段对付段延庆!他们的身手不是一个档次的!

    叶二娘精修内力而轻慢了拳脚功夫,但是段延庆却不,他的身手实打实的。

    而且他的攻击手段中还有拐杖,瞅他磨得尖尖的顶端,就不是用来看的!若是一个不注意被来上一下,那么直接就是一个对穿啊!

    微微一笑,刘宏抱拳对着段延庆一礼,说道:“小子先告退了!若是你的兄弟来了我也不好对付啊!”说完,刘宏一个转身,迈开《凌波微步》,忽左忽右的飘忽而去,身形姿态异常潇洒。

    “呸!”在他身后,段延庆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几次用力握了一下手中的拐杖,可是就是没抬起来,只是用一种阴冷的目光注视着刘宏远去。

    “大哥!”一声粗豪的嗓音从他后面传来,只见一个汉子从林子里飞窜出来,背上带着一把奇大无比模样奇怪的剪刀。

  (http://www.biquge.lu/book/7125/247594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