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求永生的旅人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回擂鼓山的路程不比赶到西夏来的清闲,甚至更加累!

    回去的一路山,刘宏一直跑在官道上,时而是骑马,时而是使用《凌波微步》飞奔!这样能节省一点马力,叫马能跑的更远更久!况且还能修炼内力,何乐而不为呢?

    加之,现在他的吸收的内力已经完全炼化,手三阴经和足三阴经已经没有障碍,所以刘宏平时休息的时间都用来观想剩下的经脉!也就是手三阳经其二两条!因为手太阳小肠经刘宏已经观想过了!

    除开手太阳小肠经,剩下的两条手三阳经分别是手阳明大肠经,手少阳三焦经。但是由于一路主要是在赶路,只有晚上睡觉之前和起床之后有时间修炼一下,所以刘宏主攻其中一条经脉,也就是手阳明大肠经。

    手阳明大肠经,起于食指桡侧端(商阳穴),经过手背行于上肢伸侧前缘,上肩,至肩关节前缘,向后与督脉的大椎穴处相会,再向前下行入锁骨上窝(缺盆),进入胸腔络肺,通过膈肌下行,入属大肠。其分支从锁骨上窝上行,经颈部至面颊,入下齿中,回出夹口两旁,左右交叉于人中,至对侧鼻翼旁,经气于迎香穴处与足阳明胃经相接。

    由于修炼其他经脉已经有了一定的心得,所以观想这一方面非常的顺利,不过一宿就完成了!剩下的唯有每天练习如何配合《北冥神功》的心法收发而已。

    就这么匆匆的去又来,刘宏愣是用马和自己的脚力在农历七月初八赶到了擂鼓山。

    先是在山下附近之前留宿过的小村子再次留宿一宿,然后打理好自己的行头之后,便骑着马儿往擂鼓山走去。当然了,这次他可没有穿衣裳大氅!虽然那套行头穿着非常好看,但是农历七月是什么日子?还这么穿是想热死人啊!所以他这次上山就是一套简便的半臂,这是他路过一个裁缝店的时候买的,虽然不是量身定做,但是也不会差多少。

    这次上山,刘宏先是在以前被苏星河接过的位置长啸一声,报了自己的名号之后,才运起《凌波微步》进入苏星河摆下的阵法之中。

    不报名头就直接到苏星河与无崖子隐修的地方,实在是太唐突了!他们又不是很熟悉,只是你情我愿的交易了一次罢了!

    待刘宏一路无碍的到了苏星河所隐修的地方之后,苏星河还是坐在亭子中看着珍珑棋局,只是看到了刘宏之后,招手示意刘宏过去。

    “聪辩先生还是好雅致啊!”进了亭子,感觉这里凉风习习和一览群山小的感觉之后,刘宏由衷的对仍然皱着眉头看着棋局的苏星河道,上次他来的时候心思重了些,可没心思注意这些风景。

    “客气,过奖了。”苏星河用手一引,示意刘宏坐下,然后将目光从棋局中抬起来,语气讶异的说:“你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以为还要个三两天呢!怎么样?事情办妥了?”

    “那是自然,我已经将东西交给了兴庆府的城门卫,同时叫出了李秋水的名字,作为西夏王妃,现在的太皇太后的她自然是会取得那封信的。”刘宏微笑着说道。

    “交给城门卫啊!也罢!师傅曾同我讲,你若是回来了便带你去见他,现在你可准备好了?”对于刘宏将信交给城门卫而不是直接交给李秋水苏星河有点微词,但是他也不好说什么。

    毕竟李秋水是西夏的太皇太后,而且又是逍遥派的前辈门人,刘宏不敢当面交信苏星河还是理解的。所以苏星河只是稍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便问刘宏,是否愿意见无崖子。

    “那是自然!”对于这一点刘宏还用说吗?

    “既然如此,你便带上这块黑布吧,我引你去。”说完,苏星河便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黑布条,示意刘宏蒙上自己的眼睛。

    “无崖子前辈不是在那屋里吗?”听了苏星河的要求,刘宏奇怪的指了指不远处的茅草屋说道,他之前还是在那里面见无崖子的啊!

    “那只是师傅为了教我珍珑棋局时才移位到这里的,平时他自然实在安全的地方。”用一种看待傻子的眼神看着刘宏,苏星河解释了一下,然后问道:“怎么?不愿意吗?”

    其实之前刘宏也奇怪过无崖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的,只道是这里很安全,有奇门阵法的保护。现在苏星河一说,刘宏就知道是自己想岔了。

    “没有。”从苏星河手中拿过黑布条,刘宏利落的给自己蒙上。

    没想到刘宏居然没有一点防备怀疑的倾向就蒙上了自己的眼睛,苏星河眉头一挑:“你不担心我现在乘机杀了你吗?”

    “额!”苏星河这话叫刘宏手停了一下,刚才急着见无崖子,他确实忘了防备了!

    但是既然都已经系上了,刘宏自然就不会将已经蒙上的布条再摘下来。所以他拍了拍额头,说:“一时兴奋,忘了!”

    这回轮到苏星河无语了。

    “不要反抗!”用手抓住刘宏的肩膀,苏星河提醒了一句,然后就带着移动起来。

    由于是被苏星河提着,刘宏没有什么太大的方向感,只是感觉太阳照射的方向从左后方变成了左前方而已。

    没有反抗,听着呼呼的风声,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刘宏就感觉到自己的脚落在了地上,同时,一边的苏星河也开口了:“到了!你可以将蒙眼睛的布条摘下来了。”

    刘宏依言将蒙在眼睛上的布条摘下来。

    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在一个山谷里面,面前有一个同苏星河所在的茅草屋类似的茅草屋,或者说几乎一模一样!

    “你且等一下,我进去同师傅讲一下!”苏星河待刘宏将蒙眼的布条摘下来之后,开口示意刘宏在门口等一下,然后就推开门,正打算进去。

    “都进来吧!我门不兴那些繁琐的俗礼。”不过门内的无崖子已经知道了两人的存在,招呼刘宏也跟着进去。

    随着进了房间,无崖子还是同在苏星河那样,虚坐在虚空中,不过这次由于光线较为充裕,所以刘宏看到了绑在了无崖子腰间的黑色绳子。

    见刘宏的目光落在自己身后的绳子上,无崖子眼神一暗,语气失落的说:“瞧见了吧!这绳子。我现在不过就是一个废人,只能靠着这根绳子才能坐在这,若是没了这个绳子,怕是只能在床上躺着。”

    这话叫刘宏听了,不禁心里再次泛起了一丝丝滋味,但是刘宏也没有出声安慰什么的,因为他晓得,以无崖子心胸魄力,这话听听就好,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倾听者罢了!如若不然,无崖子又如何活到现在呢?

    果然,只是稍稍失落了一下,无崖子的眼神又亮了起来,然后说:“既然你已经回来了,想来书信已经交给秋水了吧?”此时,无崖子对李秋水的称呼,还是秋水,可见他的心还是有点被刚才的心情影响了一下,当然,这也同他仍然对李秋水有感情的原因有关。

    “自然,我已经将东西交给了兴庆府的城门卫,同时叫出了李秋水的身份名字,想来不会有什么意外。”刘宏抿了抿嘴,说道。同他与苏星河说的一样。

    “唔......我了解了!既然你已经帮我将信送到了,我也信守承诺,你可以在此地修炼。”听到了刘宏说出了李秋水的身份名字,无崖子的眼神又是一暗,但是这不碍无崖子兑现之前许给刘宏的承诺,许刘宏在此修炼。

    “不过有一点,你只能在我身边修炼,此地有星河布置的阵法,你若是到处乱走,怕是会被困的求死不能的地步。”但是紧接着,无崖子又说出了此地的凶险,明示刘宏,这里非常危险,你就不要到处晃了!

    “若是能安心修炼学习,我又何必到处走动呢?”对于这一点,刘宏一点都不在意,虽然说这可能同坐牢一样,但是能学到东西,在一个地方待一段时间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他是打算在这个世界取得足够的防身能力之后,再去能取得延长生命力的东西,是自己不至于早早的死去。

    要知道能增加生命力的东西身边怎么会没有保护呢?没能力去拿这些东西,活得不耐烦,作死是吗?

    “既然如此!你就住在此处吧,边上还有个房间。”对刘宏说完,无崖子又对苏星河说:“你去找些被褥来,刘宏来者是客,懈怠了不好。”

    “这个我晓得了,我待会儿就去置办。”苏星河躬身作揖,应下了无崖子的要求,然后转过身,用客气的语气对刘宏说:“你放在我那里的包裹我待会儿会同被褥给你带过来,你就先同师傅聊聊吧。”说完,苏星河往外走去。

    “多谢了!”在他背后,刘宏道了声谢。

    听了刘宏的道谢,苏星河微顿了一下身子,然后点了点头。

    “好了,客气的话不要再说了,你去门外使一下你会的功夫,叫我看看先。虽然星河说你拳脚差的可怜,不过我想终归是学过的,待我看过之后,再教你一套拳脚吧!”无崖子的声音传来,要求刘宏去门外使一下他的功夫。

    “好的,只是......”刘宏看了看无崖子所在的位置,这离门口还有点距离,刘宏若是运动起来,啪无崖子是看不见了。

    “不用担心!”无崖子轻轻的笑了笑,运起内力一抖身上的绳子,唰的一下散开后有绷得直直的往门口一射,绑在了门梁上,同时人也飘了过去。

    “好本事!”刘宏赞了一声后,就毫无疑虑的出门,活动了一下,准备开始打拳。

  (http://www.biquge.lu/book/7125/247594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