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求永生的旅人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时间飞逝,刘宏在借宿的人家这里已经待了五六天时间。

    五六天以来,刘宏除了必要的以外,就一直修炼无崖子所授的《天运》拳法。

    天其运乎?地其处乎?日月其争于所乎?孰主张是?孰维纲是?孰居无事推而行是?意者其有机缄而不得已乎?意者其运转而不能自止邪?云者为雨乎?雨者为云乎?孰隆施是?孰居无事淫乐而劝是?风起北方,一西一东,有上仿徨。孰嘘吸是?孰居无事而披拂是?

    敢问何故?巫咸袑曰:来,吾语女。天有六极五常,帝王顺之则治,逆之则凶。九洛之事,治成德备,临照下土,天下戴之,此谓上皇。

    修炼《天运》拳法时,无崖子就要求刘宏熟记庄子《南华经》,尤其是内篇的《逍遥游》同外篇的《天运》。

    首先是《逍遥游》,这个自然是不用说的!逍遥派的宗旨就是由这一篇来的,而且刘宏身负的《北冥神功》也是由此篇为根源的。

    其次是《天运》!天运开篇的几个问题和最后巫咸的袑就是《天运》拳法的招式名!可见其中的关系了!

    虽然无崖子说这套拳法配不上天运的名号,但是刘宏却不以为然!

    要知道无崖子教授《天运》拳法的时候,那种认真的态度,怎么可能会如他所说的只是不错而已呢?

    不过这套拳法需要的内力却很大!,所以每次演练,刘宏只是先演练几遍纯粹的招式热身之后,再配合心法运转内力演练。

    即便如此,刘宏每天也只能真正演练四五次而已!再多的话,刘宏的内力就有点接不上了!

    要知道刘宏可是吸了徐工和叶二娘的内力啊!虽然徐工的内力不是很多,但是叶二娘绝对不少啊!

    刘宏演练了一遍《太极拳》和《天运》之后,已经是日上三竿。

    先是冲了一个凉,刘宏换上了半臂,同借宿的主人家打了个招呼之后,叫他继续养着自己的马,过一两天再来取,然后就动身向擂鼓山走去。

    最近路过这个村子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且各个夹刀持剑,不用想也是江湖中人了。

    既然这么多江湖中人路过这个偏僻的村子,那么目的地可想而知了!

    擂鼓山珍珑棋局即将开始了!在听到某个路过的江湖人同伙伴的话之后,刘宏更加确定了!今天差不多就是珍珑棋局开始的日子!

    轻车熟路,已经往擂鼓山跑了这么多次的刘宏,很快就赶到了擂鼓山。

    此时山上的人已经不少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珍珑棋局还没开始!因为大部分人都在半山腰!也就是之前将刘宏拦住的那个山道口!

    “这是做啥子?不是说这里要开什么棋局吗?怎么大家还杵在这儿?”一个匆匆赶到的江湖汉子扯开了嗓子吆喝道。

    “吆喝个啥?江湖中人谁不知道聪辩先生杂学的厉害?前面都是被阵法拦住的!”一边正在乘凉的江湖汉子被新来的一声吆喝吓了一吓,语气不爽的道,不过他看到来人的时候顿时眼睛一亮:“诶!老陈!你怎么来了!”

    被人喝了一句,老陈心头火起,就向破口大骂起来,但是被人一喊自己的姓氏,就知道是认识的。硬生生的憋回了要出口的脏话,放眼看去,发现那个熟人是:“老纪?你怎么在这!”

    “还不是......”后面的话刘宏没兴趣听,运起《凌波微步》,几个闪身就绕过了叙旧的两人,在人群中晃了一圈,看看有没有熟人。

    比如说.....段延庆!

    “你小子也在这里!”一个声音突然从边上传来,嘶哑低沉。

    “恶贯满盈也来了啊!失敬失敬!”停下身子,刘宏冲着段延庆微微一揖。

    “哼!”既然刘宏没有同他起冲突的打算,段延庆也没有太过纠缠,点了下头,表示回礼。要知道,段延庆到现在还不知道刘宏的实力到底如何!

    “呵呵。”见段延庆点了点头,虽然相对来说还是很不礼貌的,但是刘宏不在意,能叫四大恶人之首点头的存在有几个?在场的江湖中人怕是没几个吧?

    “这年轻人是谁?居然能同四大恶人之首的恶贯满盈说上话!莫非是有斗转星移称号的慕容复?”

    “不不不!我见过慕容复!虽然都是年轻公子哥的模样,但是人家慕容复看着年长了几岁!”

    “那还会是谁?莫非是那临安的陆权?还是洞庭的肖志鸿?”

    “不知道!应该也不是吧!看着也不像那两位啊!听说他们都是黑黑高高的壮汉啊!没有这么白嫩的啊!”

    一边的江湖中人窃窃私语。

    但是刘宏听了也不在意,除了那个说他白嫩的,叫他起了鸡皮疙瘩以外。

    “听说待会儿......”

    “诸位!静一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山上传来,悠悠扬扬,叫山道口的每个人都听到了!“此处阵法我已经去了,你们可以上来了!”

    “谁?”

    “莫非是聪辩先生?”

    “有这种内力,怕也就是聪辩先生了!”

    “是极是极!你们没听他说已经去了阵法了吗?不是聪辩先生还会是谁!”

    那群江湖人静了一下之后又热闹起来!

    无视这群江湖人,段延庆同刘宏还是站在原地等待。目视那些心怀鬼胎,或者抱着侥幸之类的人先行进去。

    刘宏不先进去,是因为他同苏星河认识,若是进去的早了,怕是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而段延庆不进去,是见刘宏在一边站着没动,所以也不进去。

    奇怪的看了段延庆一眼,刘宏是知道的,段延庆在珍珑棋局这段剧情中出现的挺早的,现在陪他杵在这儿,实在是令他有点想不明白了!

    莫非是担心我会偷袭?刘宏先是这么想,但是下一刻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可能吗?段延庆会担心刘宏的偷袭?段延庆虽然不晓得刘宏到底多厉害,但是在他想来不会比自己高就是了,也就是步法诡异了一点。

    他担心的是这个珍珑棋局会有什么问题而已,而刘宏虽然才见过一次,但是初次见面就能知道自己同西夏人的打算,可见来历神秘,而且情报了得!

    现在刘宏杵在这里不动,怎么会叫段延庆不担心这个珍珑棋局有问题呢?

    不理会一边的段延庆,刘宏只是分神防范了十来分钟之后,见上山的人已经不少了,便运起《凌波微步》,变幻自己的方位迅速的往山上赶去。

    被刘宏的动作突然吓了一跳的段延庆见刘宏只是往山上赶去,便松了一口气。就这么在一个不知根底的人身边站着,压力还是有的,虽然他认为刘宏比不得他,但是神秘总是叫人恐惧啊!若是先站在这儿的他离开又显得怕了刘宏似得,所以只能陪着站着。

    看着刘宏消失在远处,那脚下踏的步法在心里揣测了一下之后,段延庆发现还是不能确定下一步具体的方位之后,眼神更加的幽深了。叹了一口气,也随着刘宏之后上山了。

    待刘宏到山上时,山上还是挺热闹的,不过这个热闹却都是抱怨居多!

    因为你想啊!苏星河摆下的都是些什么呢?棋局啊!珍珑棋局!

    而苏星河先是发了帖叫江湖人来,然后摆下的却是棋局!没有什么比武之类的!你叫这群江湖人如何能不抱怨!

    只是不敢太过放肆罢了!

    “你怎么来了?”一个如同蚊子哼哼,但是有清晰无比的声音传到了刘宏的耳朵里,转头扫视一番后,就发现苏星河正用一种阴沉的眼神看着他。

    抿着嘴笑了笑,没想到居然一上山就被发现,刘宏打算去打个招呼,而不是躲在一边隐藏了。

    可是还没走几步,一个女子的声音在空中传播开来:“无崖子!你在哪儿?”声音幽怨而又期待。

    在场的江湖人俱是一惊!

    这是什么内力啊!居然能在这山风激荡的地方将声音传遍整个山头!

    要知道刚才苏星河在山道口的声音虽然大,但是离得远了的还是听得有点模糊啊!那还是山道口范围较小的情况下啊!

    来了吗!李秋水!眼神有点迷茫的看着空中,刘宏不知道自己留下的那块白布到底对不对!但是以他想来,若是李秋水来到擂鼓山的话,无崖子和苏星河应当是不用死了吧!

    可是等一盏茶的时间之后,山头还是一片寂静,无崖子没有出声,那群江湖人也没有出声,或者说不敢出声!

    “无崖子!你可知我想你想的多苦?”没有听到无崖子的回答,李秋水的声音变得愈加幽怨起来!叫人听了都心酸。

    又是一盏茶的时间,还是无崖子还是没有出声!

    白衣飘飘,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珍珑棋局的边上,看着珍珑棋局说:“无崖子!为何还是如此的无情?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你叫我如何欢喜的起来!”

    说完,李秋水捻起一粒棋子,落了下去。

    但是没人敢上去同她下!包括苏星河!因为那一句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就叫苏星河知道自己插不进去了!

    但是他不去找李秋水,不代表他不找刘宏!

    黑着同锅底一样的脸,苏星河凑到刘宏的身边,问道:“你做的好事?”

  (http://www.biquge.lu/book/7125/247594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