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求永生的旅人 > 第十五章 哀伤的两人(推荐收藏都砸过来)

第十五章 哀伤的两人(推荐收藏都砸过来)


      隆冬将至,虽然利赛布尔依然温暖,但是毕竟比不得春夏时分,路上的人已经少了很多。但是人少了不代表围观的人少了!特别是有人扛着一个石质的棺木在路上走的时候!

    “这不是刘宏吗?”人群中突然冒出一个穿着不合时令的汉子,拦在了扛着石质棺木的人的面前。其他人都已经换上了厚实的衣服,但是这个汉子却仍然是一件单衣!而且还将自己的胸肌袒露出来!

    “好久不见,萨西亚。”刘宏将帽子脱下,甩到行李箱上面,上前和萨西亚对了一下拳头:“看来你没有什么变化啊!”

    “当然!”萨西亚将自己的胸肌凸显出来跳动了两下:“我怎么会在岁月中改变激情呢!”

    嘴角抽起来,刘宏最受不住的就是萨西亚的这种做派:“我说你能收起你这幅模样吗?就是因为这样你才到现在还没有女人要!”像爱德华师傅那般的女人毕竟是少数!说是绝无仅有也不为过!

    “说的好像你有女人一样!”萨西亚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还是收起了自己奇葩的动作。但是他的话却深深的伤害了刘宏!

    “说不出话来了?”萨西亚瞧见了刘宏僵硬的表情,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那是刘宏看不上人家姑娘!”又是一个刘宏认识的人出来了。这次是一个女人,就是最初可怜刘宏和萨西亚学习口语的那个克丽丝夫人!克丽丝夫人上前给刘宏整理一下衣领,笑道:“要不然他都已经结婚了。”

    这次轮到萨西亚无语了。

    “哪里是看不上!”刘宏觉得自己要辩解一下:“我只是一个到处跑的旅人,实在不好意思耽搁人家啊!”

    “哦?那么大旅行家,你这次又有什么收获呢?别告诉我是你肩上这个......额......什么东西?”克丽丝呵呵笑着拍了拍刘宏的肩膀。

    “这不是什么东西。”刘宏收敛了脸上相逢旧友的笑容,神色略显严肃的说道:“我带洛克贝尔夫妇回来了!”

    “洛克贝尔夫妇?”萨西亚顿时探头向刘宏背后看去:“在哪里?”

    其他认识洛克贝尔夫妇的人也是纷纷看向了刘宏背后的街道,但是却没有看到洛克贝尔夫妇的任何踪影。

    “我说刘宏,撒谎可不是......”没有瞧见到洛克贝尔夫妇的踪影的萨西亚转头看向了刘宏,嘴里正要讽刺。可是在阳光的照射下,他看见了克丽丝夫人满是泪水的抚摸着刘宏肩上的石质棺木,以及石质棺木上上面镶嵌的墓碑。

    “他们真的回来了?”一个粗豪的汉子的嗓音居然带上了颤音!

    “欢迎他们的归来吧!以英雄的身份!”刘宏将洛克贝尔夫妇的棺木竖在地上,让人都能看清了墓碑上面的字:“我想他们需要的不是你们的泪水,而是你们欢呼声!”

    沉默了一会儿,所有认识洛克贝尔夫妇的人都热烈的欢呼起来,带着泪水和苦涩的欢呼起来。

    “别让他们的家人久等了!”萨西亚仰着头,指着洛克贝尔家的方向涩声道:“是时候见面了!”

    刘宏再次将石质棺木扛在肩上,然后提着行李箱慢慢在自发分开的人群中向洛克贝尔家走去。

    “你是好样的!”萨西亚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然后他又大声的喊道:“我今天要喝醉,谁愿意陪我?”

    “我愿意!”

    “我愿意!”

    “不醉不归!”

    ......

    “汪!汪!汪!”洛克贝尔家门前的风景没有改变,那只装了机械腿的狗也是一样。

    “回来了!”刘宏很是感慨的抚摸着扑到眼前打滚撒泼的小狗。

    “刘宏?”门打开了,毕娜可停下了嘴边的烟,扶着眼镜惊讶道:“你回来了!”

    带着开心的笑容,刘宏挺胸道:“我回来了!”毕娜可的话,给刘宏一种家人的感觉,由不得他不开心!

    只是......

    刘宏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将肩上的石质棺木放在地上,语气有点伤感的说:“连同他们。”

    “他们?”毕娜可遮住刺眼的阳光,看向了棺木上面的墓碑。

    “啪嗒!”烟枪掉落在了地上。

    “祖母,是谁来了啊?”温莉的活泼元气的声音从二楼的阳台上传来:“咦!刘宏!”

    “真的是他们吗?”毕娜可也不去拾起地上的烟枪,只是在门口低声的问道。眼镜反射着阳光,让刘宏也看不清她的目光到底是如何。

    “祖母?”温莉从阳台上探下头来,只是毕娜可此时有点瑟瑟的站在门内,让她无法看见。疑惑的温莉将视线向刘宏移去。

    只是刘宏也是沉默着,指着边上的石质棺木。

    “那是什么?”温莉手搭凉棚,眯着眼睛看着石质棺木上面的墓碑,然后念了出来:“洛克......贝......尔......洛克贝尔!”

    一言不发的,温莉直接往屋内跑去,然后几秒后就在一阵碰撞声中越过了仍然在门口伫立的毕娜可,神情激动的跑到刘宏身边。

    伸出手想去抚摸,可是温莉又担心那种真实的触感会毁掉她心里最后的一丝期待,所以最后还是没有抚摸上去。泪水模糊着眼睛,温莉一边哽咽着,一边将墓碑上面的字读完。

    “这上面写的都是真的吗?”温莉那种带着哭腔的语调和她平时元气的声音相去甚远,叫人听了之后更是怜惜。

    “真的。”刘宏的声音没有一丝情感的波动。

    但恰恰是这种清冷而又确定的声音,瞬间击破了温莉的心防,叫温莉瞬间失声痛哭出来,犹如杜鹃啼血般。

    于秋末最后几天刺眼的阳光中,刘宏看着身边跪地痛哭的少女和门内低垂着脑袋默然流泪的老妪,突然觉得天气有点热了!闷热!加上进入亚美斯利斯之后就一直刺激着他感官的异样感觉,叫刘宏有点烦躁的扯开自己的衣襟。

    他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可是他能怎么样?叫温莉和毕娜可别哭?用什么资格?谁摊上这事都需要发泄啊!

    抬头看着太阳,一点都不遮掩的直视着耀眼的太阳。刘宏突然有种冲动,有种去中央市将烧瓶小人拉出来吊打一顿的冲动!他可是这一切的源头啊!不过刘宏很清楚,如果他现在去的话就是给烧瓶小人送菜而已!

    再次进入亚美斯利斯以来,刘宏就敏锐的感觉到了地底深处的异动,就好像动物的内脏一般!这是在亚美斯利斯之外没有的!

    之前只会炼金术的时候,刘宏没有太大的感觉,因为他一穿越过来就在亚美斯利斯,就算是碰见了拉斯特,也只是稍微有点反应罢了。可是在学会炼丹术,学会感应龙脉之后,刘宏就知道了,下次见到拉斯特或者其他人造人的时候,就不会只是一点反应了!

    刘宏身边有贤者之石!在学会炼丹术的时候,刘宏就用炼金术炼制了一个厚厚的铁盒将它封存起来!因为感受过龙脉的他再次感受到贤者之石的时候,满满的全是负面的情绪!令人作呕!

    但是即使刘宏用铁盒封存起来,贤者之石的气息仍然会透出刘宏炼制的铁盒,叫他每次修炼内力都有点不得安生!

    这也难怪刘宏在新国的时候,去问人问事的时候,总会碰到冷眼和猜疑的目光。

    “别哭了!”几分钟后,刘宏伸手按在温莉的头上,语气温和的道:“看到上面写的生平了吗?他们两个都是英雄!你应该要笑着欢迎他们回家!”

    “我不要他们是英雄!”温莉抬起哭的红肿的眼睛,哀伤的看着刘宏道:“我只要他们安稳的回来!”

    看着温莉的哀伤的眼神,刘宏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只是轻轻拍了两下她的脑袋。

    “将他们葬了吧!”毕娜可此时已经捡起了烟枪,只是哆哆嗦嗦的,几次都点不上火。不,不是点不上火,而是根本不会点上火,烟丝都没有的烟枪怎么点火?

    步履蹒跚的,毕娜可走到石质棺木边上,用手抚着墓碑的最下角,一边流着泪,一边用低沉的声音道:“回来就好!”

    温莉本来已经稍微止住了哭声,但是毕娜可的这句话,叫温莉再次嚎啕大哭起来!

    “毕娜可婆婆,温莉就交给你安慰一下了。”刘宏将石质棺木抗在肩上,然后向着曾经埋葬爱德华他们的炼成物的地方走去。

    这里是他洛克贝尔夫妇活着的时候的家,那里是他们死去的时候的家。

    到了墓地,刘宏炼成了一个大坑,将棺木放进去,然后盖上土,最后炼成了一个和石质棺木上面同样的墓碑竖立在墓前。

    一切都完事之后,刘宏上前扶着墓碑,低声道:“虽然我不相信彼岸,但是希望你们能有彼岸安息。”

    说完这句话,刘宏环顾了墓地一圈,然后停在不远处写着特丽莎·艾尔利克字样的墓碑上:“这事也该解决一下了。”

  (http://www.biquge.lu/book/7125/247594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