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求永生的旅人 > 第九十五章 谋划与执行十

第九十五章 谋划与执行十


      “第一百三十四次实验,成功。”

    先在实验笔记上面记下金人炼成实验是否成功,刘宏再记录实验的详细情况:

    “确认六名罪犯**融合,强度有所增强!灵魂方面无法观测,暂时无明确数据,似乎为六个灵魂存在于同一个身体之内!”

    第一百三十三次实验的时候,由于没有准备充分的刘宏在实验时没有记录下太多信息,所以在这次实验的时候,刘宏找了一个龙脉的聚集点!

    用精神力量撬动地壳能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大量撬动的情况下!而龙脉就不同了,本来就是流动性质的龙脉,只要做好了预先的准备,再找一个离地面最近的地方引动的话,同样的精神力量下撬动的力量相差一半以上!

    而且龙脉能量作为炼金术的能源使用也不会影响炼成,所以刘宏在这第一百三十四次实验中,使用的是龙脉能量!

    眉头微微皱着,刘宏看了一眼空无一物的金人炼成阵,摇了摇头,然后叹了口气:“实验虽然是成功了,但是还是需要改进啊!我的金人炼成可是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完全之人,而不是一个精神分裂的疯子!”

    几个灵魂共存一个身体的实验结果让刘宏很不满意!因为他现在体内就有那么多的灵魂存在,他的金人炼成就是为了让自己摆脱这种情况!只是该怎么办呢?

    而且除了灵魂方面的情况,金人炼成的另一个方面,**也不是让刘宏很满意!虽然**不可否认已经加强了强度,这在他之前用准备好的刀捅了一下就知道了,但是关键是......那并没有抵达质变的程度!

    那种程度最多也就是比一般人好上一些!甚至还比不上刘宏**!

    在刘宏的设想中,既然是金人,完全的人,那么**强度至少也要有人造人的强度吧!虽然刘宏的**已经被时空穿梭器改造过强壮结实了一点,但是那也只是凡人级别,还是无法和人造人的**强度相比的!这一点,在摸了摸他的胸口和左臂上面的感觉之后,就能明显的对比出来!

    “是质变程度不够吗?要停留的时间更久一点?还是说其他循环节点的?”嘴里念叨着,刘宏在笔记本上面记下了自己的一条又一条分析和设想:“灵魂方面怎么处理?储存灵魂的符文的边上加上吞噬?还是说一开始就让灵魂也进入循环的步骤?不对!灵魂直接进入循环的话太危险!但是吞噬......”

    只是设想的话,不会有成果!在确认了下次实验要解决的几个问题之后,刘宏掏出了一本笔记本,那本记录犯罪者信息的笔记本!

    “笔记本啊笔记本!你记录了这么多罪人的信息,你说我要不要给你起一个中二无比的名字呢?”嘴角一扯,狰狞而疯狂的笑容出现在了刘宏的脸上,但是下一刻,在他用手抹了一下自己的脸之后,变为了一副温和谦逊的微笑:“罪人笔记?审判笔记?恶德笔记?还是说......实验者名单?算了!还是罪人笔记最适合你!罪人拥有恶德,故而需要审判!而审判的结果嘛......不就是做实验送给真理吗?”

    嘴里一边念叨着,刘宏慢慢的走进了北都的黑夜中,这个还不够深的黑夜中!

    “第一百三十五次实验,失败!进入循环阶段的灵魂已经无法保持智慧,于‘炎上’阶段升腾质变时**依照纯粹的本能壮大而无法质变......”

    “第一百三十六次实验,失败!保持原步骤,添加灵魂互相吞噬符文,不过灵魂在互相吞噬后无法保持智慧,**于‘炎上’升腾质变时继续依照本能壮大,无法质变......”

    再次依照着罪人笔记上面的名单,刘宏又抓了十二个恶人作为实验材料!不过结果并不理想!虽然刘宏还想再继续,但是天色已经渐明,加上他的精神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只能无奈的在这个安静破旧的老房子里面和衣而睡!

    ——————————分割线——————————

    阿里尔德,火车站。

    “真是的!那家伙去哪里了!”烦躁的将脚边的石子儿狠狠的踢到一边,张梅气呼呼的道。

    “怎么能说那家伙呢?你不是他女儿吗?”爱德华嘴角一翘,满是捉弄的语气道:“你现在该说‘真是的!父亲到底去哪儿了!’。”

    不屑的瞥了爱德华一眼,张梅用毫无起伏的语气道:“你不是已经知道我和他的关系了吗?还是说你的脑袋里面装的都是稻草?或者听不懂人说的话吗?”

    眼角一抽,爱德华语气不善的盯着面无表情的张梅道:“你说什么?小矮子!”

    “小矮子?”张梅再次斜睨了一下爱德华,嘴一撇,不屑道:“我是女孩子!这叫小巧可爱!哪像你啊!”

    什么时候张梅的嘴这么毒了?她不是那么可爱清纯的吗?肯定是和刘宏相处的那段时间被带坏了!

    额头青筋暴跳,爱德华看向张梅的眼神已经不是不善,而是危险了!

    “好了好了好!”看情况不妙的阿尔冯斯赶紧插进了大眼瞪小眼的两人中间:“当务之急是找到刘宏!你们就别吵了!”

    “既然是阿尔冯斯公子发话,我自然不会再和一个小孩子计较!”对着阿尔冯斯温柔的一笑,张梅看也不看在她说出小孩子之后,杀气毕露的爱德华,轻快的向阿里尔德走去。

    “放开我!阿尔!放开我!这个小丫头逆天了都!我要去教训她一顿!绝对要去教训她一顿!”被阿尔冯斯环抱住的爱德华怒目瞪着张梅轻快远去的背影,挣扎着高声喊道!

    到了阿里尔德之后,爱德华兄弟和张梅掏出了刘宏的相片,开始对着路人询问起来。

    “你好!你见过这个人吗?他一般都会带着墨镜!”随意的拦住一个男子,张梅指着照片上的墨镜男子,用甜美可爱的声线问道。

    听到张梅的这个声线,爱德华嘴角一抽,附到阿尔冯斯的耳边,轻声道:“女人,真是虚伪!明明......”

    “你们是他什么人?”在爱德华还没说完自己的悄悄话的时候,那个被询问的男子开口了,语气冷漠生硬!

    “先生,你知道他在哪里吗?我是......”介绍自己的身份的时候,张梅稍微卡了一下。

    “她是他的女儿!可以告诉我照片中的人去哪里了吗?”张梅卡住了说不出来,不代表爱德华说不出来。不说爱德华想要捉弄一下张梅,就是刘宏,他也很想尽快见到!

    在张梅的描述中,刘宏那次在火车上面的表现可不妙啊!

    “女儿?”沉吟着,那个男子皱着眉死死的盯着张梅,然后叹了口气,冷声道:“滚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可是......”

    “滚!听到没有!”也不等张梅说完话,那个男子依然强硬而冷漠的喝到。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虽然爱德华和张梅不是很对付,但是叫他瞧着张梅被这么欺负的话,他却是不肯!

    “一个邪教信徒,拿人做实验的疯子的女儿!我叫她滚怎么了?你们......也是一伙的吧?都滚吧!阿里德尔不欢迎你们!”男子现在已经有点歇斯底里了!

    活动着自己的双手关节,爱德华表情冷漠的走到了张梅面前,死死的盯着那个男子,语气充满威胁的说道:“需要我用拳头让你冷静一下吗?邪教信徒?拿人做实验的疯子?我可不相信那家伙会做这事!”

    “黑色的长发,一直带着墨镜,墨镜下的眼睛还是没有眼白的红色是吧!”不屑的看着面前矮小的金发小男孩,那个男子指着阿里尔德不远处的树林,冷声道:“要是你们不信,去那边看看啊!那里还有他留下用来祭祀邪神的祭坛呢!”

    随着那个男子的描述,爱德华三人表情渐渐的僵住。黑色长发的人有很多,戴着墨镜的人有很多,但是没有眼白的红色眼睛......他们只知道一个!刘宏!

    没有争辩,爱德华一咬牙,开始往那个男子指的树林跑去,而张梅和阿尔冯斯再看了那个男子一眼之后,也紧随其后!

    三人到了树林之后,只是随意的查看了一番,就找到了一块明显不一样的地方!

    以一个点为中心,四周的草木往外倾斜,而中心点,有着一个石板,雕刻着各种符文的炼成石板!

    “真的是他?真的是那个家伙?”呆愣愣的看着石板上面的符文,无论是爱德华兄弟还是张梅,都可以明显的认出那是什么代表什么含义的符文!‘炎上’,‘稼穑’,‘从革’,‘润下’,‘曲直’......刘宏和他们详细的解释过这些符文的含义!

    “那家伙!”咬着牙,爱德华盯着那个炼成石板的眼神是那么的凶狠狰狞:“他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他要做这种事情?”张梅脸上的神色透着迷惘。

    “我们快点找到他吧!”阿尔冯斯的钢铁手套已经被捏的咯吱直响!

    身为炼金术师的他们,如何看不出炼成阵的含义?

    ——————————分割线——————————

    再次醒来,看了看怀表之后,刘宏发现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也就是说他已经睡了一个白天的时间!

    “果然,精神力消耗的有点多了啊!”摇了摇仍然有点昏沉沉的脑袋,刘宏苦笑着看向了空无一物的金人炼成阵:“看来晚上做两次实验就行了!我可不想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一群混混的手里或者被扒成一条光棍!”

    将罪人笔记翻开,看着上面已经划去的十八个人名,刘宏一扯嘴角,露出温和谦逊的微笑:“感谢你们!”

  (http://www.biquge.lu/book/7125/247595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