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求永生的旅人 > 第十章 行走天下四

第十章 行走天下四


      登临酒楼,此时正是未申时分,恰恰是一日天气最热之时,所以酒楼内乘凉纳爽的人非常多,你一言我一语,喧闹非常!

    蓦的,酒楼内声音渐消,只因一红衣玄裳美男子轻笑而入,气质高华,别样引人注目!

    “这不是昨日街上和那两个小乞儿起争执的人吗?果然是个美人!”

    “是啊!没想到一个男人还能这般美貌,也不知他以后如何找夫人啊!”

    ......

    沉寂一会儿之后,酒楼内登时又喧闹起来。不过之前他们是各聊各的,而此时却是围绕着刘宏开始讨论!

    微微挑了一下眉头,刘宏走到一个空着的席位坐下,高声道:“此处可有瓦岗寨的壮士?”

    刹那间,酒楼内又安静下来!

    一个粗豪的汉子站出来,来到刘宏席前,做足礼数道:“不知公子找我瓦岗寨有何贵干?”

    从怀中掏出一份信放在案上,刘宏轻笑道:“我是代表隋庭来劝你们投降的!反正你们瓦岗寨过不了多久就要因为争权夺位而杀个你死我活,何不早点放弃得了呢?这封信交给翟让吧!他看了之后自然知道什么意思!”

    刘宏在信中写清了李密的野心和谋略!即便翟让不信,也会起顾忌!

    “你这小白脸是来消遣我呢?”在刘宏说出自己是来招安的时候,那个粗豪汉子已经变了脸色,待刘宏说完话之后,脸色更是黑的和锅底似得!

    “呵呵!”轻笑着,刘宏突然一甩手,一道毫光一闪从那粗豪汉子耳侧划过!

    那汉子只觉脸上一凉,然后眼角就瞥见一丝黑发慢慢飘落。伸手一摸,他发现脸上一丝微微的刺痛和湿润,又将手拿到眼前一看,只见猩红的血液就涂在他的手指上!

    背后蓦然一凉,汉子知道那是被吓出来的冷汗!若不是眼前这个美男子放他一马,怕是他现在已经死了!

    “我叫你带话,不是叫你在我面前啰嗦的!”起身,刘宏往酒楼外走去。他来酒楼不是乘凉纳爽的,他的身体可不会觉得这个时候热!

    路过酒楼大门的时候,刘宏突然按住酒楼大门,回头笑道:“顺便告诉翟让,若是要投降,就尽快来找我!若是让我等久了......我不介意让瓦岗寨如这扇门一样!”

    说到最后,刘宏的脸上神色变得森冷无比,同时引动龙脉发动了破坏炼成!

    热风一冲,大门瞬间化为灰尘冲进酒楼,让一群人变得狼狈不已!

    待刘宏走后,酒楼内仍然是一片沉寂,众人都沉寂在震惊之中,不止为刘宏的手段,还有为刘宏的话!

    “果然,绝对的力量碾压真是开心!要是每个世界都这样多好啊!”带着愉快的心情,刘宏慢慢向教授寇仲徐子陵二人炼成符文的地方走去。

    《大唐双龙传》世界,或者说黄易大大的书中虽然功法超绝,破碎虚空的不在少数,但是总归是能量等级不足,除了个别涉及精神方面的功法,一般都无法对刘宏造成伤害!

    数日后,徐子陵已经可以准确的描绘出炼成符文了,而寇仲虽然比不得徐子陵,但是描绘出的炼成符文也马马虎虎能起效果了,刘宏便传授了《鲲鹏法》的心法给二人,不过却未传授内力运行之法!

    事先既然说好打赌,那么刘宏自然不会将武功直接传授给二人。太随便得到的东西可不值得稀罕!

    不过几日下来瓦岗寨的人居然没来找他,这叫刘宏很是奇怪,按说他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可谓是狠狠的打了瓦岗寨一个耳光啊!怎么可能没人来找他!

    既奇怪又有点不耐的刘宏便再次来到了之前来到的酒楼!

    “公子便是刘宏?小女子沈落雁有礼了!”才进酒楼,一个白衣女子就来到刘宏面前见礼,笑道:“不知公子可有空呢?我家主公还请公子前往一叙!”

    沈落雁?那不是李密的人吗?之前那个糙汉不会也是李密的人吧!居然把信给错人了!刘宏摇头苦笑起来,道:“没做好情报工作还真是错误啊!”

    “公子可否前往我家主公处一叙呢?”沈落雁依旧巧笑倩兮的问道。不过她负在背后的手却做出了一个手势!

    “叫李密过来吧!我可没兴趣陪你们折腾,此间事了,我还要去其他地方走走呢。”看也不看沈落雁,刘宏往一个空着的席位走去,正坐下来做闭目养神状。

    银牙一咬,沈落雁背后的手又做了一个手势,然后慢慢走到刘宏面前坐下,扯出一丝轻笑,道:“也不是不可以叫我家主公过来,只是公子觉得有些事情能在这里说吗?”

    “这里不都是你们的人吗?”睁开眼睛,刘宏轻笑的看着沈落雁道:“还是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酒楼内的气氛太正常了!正常到刘宏几乎以为自己没有在这里闹过!

    可是......偏偏他有!

    酒楼内一静。

    “哈哈哈!刘公子仅凭蛛丝马迹就能看出这么多,果然是人中龙凤!佩服,佩服!”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从楼上传来,然后一个穿着华服的男子慢慢走下来,带着笑容慢慢走到刘宏席边坐下。

    “李密?”刘宏的嘴角勾了起来。

    “正是!”也不介意刘宏直呼其名,李密作豪爽的模样答应道。

    “愿意投降吗?”单刀直入,刘宏直接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李密从没见过这么不识时务的人!即便是武功再高如何?他在这里埋伏了多少高手?

    面容渐渐冷下来,李密淡淡道:“公子只有这句话吗?要知道酒楼里面没有其他人!”

    嘴角笑意俞深,刘宏扫视了一圈,道:“我只要瓦岗寨投降,其他的我不需要知道!”

    “那么就是谈不拢啊!”长叹了一口气,李密蓦然一掌拍向刘宏,直取命门!而刘宏对面的沈落雁也是瞬间甩出夺命簪!

    右手向上一格,挡在李密掌前,左手一摊按在夺命簪之上,刘宏看着表情愣住的两人,轻笑道:“没做好情报工作还真是错误啊!”

    这句话刘宏之前也说过!不过之前是说他自己,而现在是说李密沈落雁二人!

    内劲源源不绝的通过掌心透入刘宏体内,但是就如泥牛入海一般,李密登时知道碰上的不只是铁板,更可能是能碾压他的高山巨石!

    “撤!”一声低喝,李密抽掌就往后退去,沈落雁也是直接收簪走人!

    不过......刘宏同意了吗?

    下裳微光一闪,刘宏双掌直接按透坐席,直接触及地面!

    “嘭嘭嘭嘭......”一条条带着尖头的铁链冲出席面向撤到了一边的李密沈落雁以及其他拔出刀剑的人缠了过去!

    “妖法?!”人群传来一阵阵的惊呼声。

    不过几个呼吸,酒楼内所有人都被铁链给捆住了!

    慢慢起身,刘宏走到李密面前,轻笑道:“现在投降吗?你的名气我觉得还有点用处的。”

    用力挣扎了一下,李密发现捆住他的是真正的铁链,于是震惊疑惑的看着刘宏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投降吗?”刘宏再次问道。整个酒楼内鸦雀无声,俱是紧张的看着刘宏和李密。

    “士可杀不可辱!”李密觉得有必要拖一下时间,眼前这人不是说他的名气有点用处吗?

    “呵呵!”轻笑着,刘宏突然发动炼成在李密身下刻画出一个贤者之石炼成阵:“投降吗?”

    “沙拉!”楼梯口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刘宏瞬间回头,却只看见一双晶莹剔透的玉足!

    “婠婠姑娘,出来吧!”赤呈双脚的人很多,但是又是赤呈双脚,足型又这般可爱的,在《大唐双龙传》中只有一人!

    “公子的眼真尖哩!”白衣赤足,婠婠从楼顶一跃而下,跃到刘宏身边,看着那些被刘宏用炼金术炼制出来的铁链束缚住的李密众人,笑道:“不知公子要怎么处理他们呢?”

    摸着下巴考虑了一会儿,刘宏突然问道:“带话只需要一个人是不是?”

    双眼一缩,李密冷声道:“你想杀了我们?”

    “婠婠姑娘,将那个美人儿带出去吧!”站起身,刘宏双掌向下瞬间引动了龙脉能量,一个包裹整个酒楼的炼成阵被刘宏刻画了下来!

    扫了一眼脚下突然出现的线条,婠婠勉强一笑,然后提起沈落雁,纵身跃到了酒楼外。

    “酒楼里面只有你们的人吧?”看着挣扎起来的李密,刘宏嘴角扯出疯狂狰狞的笑容,道:“那么我也不担心误伤了不是!”

    “你想做什么?”李密心中涌起了无限的不安!刘宏的那个笑容,还有那个冷漠到无情的眼神!

    嘴角一勾,刘宏闭上眼睛感应龙脉能量。

    贤者之石,炼成!

    “呃啊~~~!”数十个痛苦的惨呼声突然从酒楼内爆发,让一边被警告过的行人都奇怪的看了过来,不过看了一眼之后就转过头脚步匆匆的离开!

    提着沈落雁的手一松,婠婠一脸惊恐的看着酒楼内被铁链束缚的人在哀嚎中渐渐的缩水苍老,然后一丝丝红色辉光被抽取出来集中到刘宏面前!

    直到最后一个哀嚎的人,也就是李密停止了哀嚎,刘宏面前聚集的辉光猛地一闪,一粒红色晶状物掉了下来,跌在地上。

    俯身捡起贤者之石放入怀中,刘宏扫了一眼一脸惊恐的婠婠和已经彻底傻掉的沈落雁,慢慢的走出了酒楼。

    “将她放了,你随我来吧!”

    路过婠婠的时候,刘宏附到她耳边轻声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一拍手。

    破坏炼成!

    酒楼瞬间崩塌,婠婠发现酒楼崩塌的时候,那些被刘宏炼成过的人瞬间化为了飞灰!

  (http://www.biquge.lu/book/7125/247595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