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求永生的旅人 > 第三十一章 见证破碎二

第三十一章 见证破碎二


      就在刘宏准备和宁道奇他们几人好生聊聊的时候,宁道奇却摆了摆手,笑道:“不慌,我等还带了小辈过来。先生可否让他们也随我们谈武论道呢?”

    说完,宁道奇又回头喊道:“都上来吧!”

    只见一男两女随着宁道奇的喊话慢慢步了出来。

    两个女子的倶是一袭白衣,不过一人清丽清冷似谪仙,另一人则是娇艳顽皮似精灵,赫然是师妃暄同婠婠!

    而那个男子则是儒生打扮,身型高挺笔直匀称,相貌英俊,手中轻摇折扇,说不尽的倜傥不群,潇洒自如。

    “慈航静斋传人和阴癸派传人先生都认识,也不必介绍。”石之轩笑着指了指那个风流潇洒的男子道:“此人乃是我弟子,名叫侯希白,得我花间派传承。希白,见过刘先生以及宋家主吧!”

    侯希白折扇一合,上前作了一个深揖,见礼道:“小生侯希白,见过刘先生,宋家主!两位前辈果然风采不凡。”

    刘宏打量了他们几人后,笑道:“无妨!”

    宋缺本来见到那些后辈来的时候,眉头微皱了一下,不过见刘宏不在意,便叹了口气道:“你们到是会打算!不过也罢,既然刘先生都不在意,我若是多说岂不是招你们埋汰。”

    本来宋缺也打算将他的儿子宋师道叫来的,只是后来想想也就作罢。毕竟宋师道能将他教授的功法练熟了已是不错,没有必要来这里。

    既然要谈武论道,若是没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也是不妙,于是刘宏使用炼金术炼成出一座凉亭于这华山绝顶之上,又炼成玻璃覆在凉亭立柱之间,叫人能看见凉亭外面无尽风光又不虞风吹雨打。

    铺了一张席,刘宏同宁道奇他们几人谈天说地,说古论今一番后,就开始讨论战神殿归来之后的所得。

    只是众人终归心中有所顾忌,而且有些东西也是说不出来的,探讨一番后却是没有多少收获的刘宏便提议,众人还是都下场比试一番!

    作为提议人,刘宏自然是第一个下场的,而与他捉对比试的,乃是散人宁道奇!

    宁道奇乃是中土第一高手,道门大宗师,与高句丽奕剑大师傅采林和塞外武尊毕玄并称武学三大宗师。而现在,这个武学大宗师又观看了战神图录这绝世武学奥义。

    希望我不会输得太难看......不过宁道奇也不会让我输得太难看吧?刘宏抿嘴一笑,作了一个揖道:“宁道长,请多指教了!”

    回了一个稽首,宁道奇温和笑道:“哪里,先生过谦了!”

    身上慢慢蔓延出遮天盖地的气势,叫刘宏给人的感觉愈加如吞天巨兽一般,可是当刘宏的气势冲击到宁道奇身边的时候,就如清风一般,渐渐的消散!

    宁道奇并没有放出气势迎击刘宏,只是他那逍遥自处的态度,不也是一种气势吗?那种安然自在的气度,和刘宏滔天气势相比,更加叫人心折!

    摇头轻叹一声,刘宏知道自己已经输了。不过......既然已经下场,不争斗一番,刘宏怎么会甘心呢?

    右手慢慢举过头顶,刘宏笑道:“宁道长果然道学大家,这清静致虚,实在是叫人感慨!我也不想作那无谓纠缠,一招足矣!这招乃是我配合师门所传绝学结合战神图录以及诸位绝学草创而出的一招,宁道长还请注意了!”

    宁道奇微微半蹲身子,双手向前伸出,十指微张,似乎乾坤阴阳尽在其双手之间。随后也不说话,只是含笑点头,示意刘宏可以攻过来了!

    见宁道奇已经做好准备,刘宏再次抿嘴一笑,然后又平复下来,脸色正经严肃,低吟道:“‘敢问何故?’巫咸袑曰:‘来,吾语女。天有六极五常,帝王顺之则治,逆之则凶。九洛之事,治成德备,临照下土,天下戴之,此谓上皇。’”

    《南华经》......宁道奇以及其他听到刘宏低吟的人都知道刘宏低吟的是什么,毕竟《南华经》这部道家经典韵味非常,对他们这些习武之人也有裨益。

    随着刘宏低吟之后,宁道奇以及观看之人蓦然感到天地间传来一阵波动,然后一股股微风渐渐的吹向刘宏举起的右手,形成一股小小的旋风!

    宋缺咦了一声,他在和刘宏动手前,就见刘宏在华山绝壁边上用过这一招!

    小小的旋风越转越快,若说之前只是微风吹向刘宏,现在已经转变为那些微风被刘宏抽取了过去,而且风力愈加强大。

    “天有六极五常,我亦有。”轻喝一声,刘宏脚下踏着卦位,幻出重重身影犹如鬼魅一般迅速接近宁道奇,并于宁道奇五尺开外的地方,高举的右手直直锤下,犹如天塌,气势惊人!。

    正奇怪着的宁道奇蓦然感觉一阵拉扯之力自刘宏拳下传来,将他拉向刘宏拳下去接受这气势惊人的一击!

    “好!”大喝一声,宁道奇正想张开手迎上去,但是却觉得身周一片凝滞,犹如落入烂泥中一般,不好动弹!

    好个宁道奇,虽然被这凝滞的感觉扯了一下,但是他立马将浑身精气神一收又一放,鼓动内劲猛地一冲,将那凝滞之感冲开,然后双手犹如欲捧珍贵之物一般小心翼翼的,对着刘宏锤下的右手捧了上去!

    ‘嘭!’一个沉闷的声音自刘宏和宁道奇交手出传来。

    噔噔噔连退几步,在地上踩出深深的脚印,然后讶异的看向刘宏,道:“先生这一招好生了不起!若是一时不防吃下这一招,我也是绝无活路!”

    旁观的几人本来见宁道奇退开已是震惊非常,又听宁道奇这般说,不由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长叹一声,刘宏道:“要道长一时不防何其难哉?况且这一式动用之前,我还需集气纳风聚力,运气织网缚人,又有几人会给我这机会呢?”

    旁观几人听刘宏这么一说,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马上又皱起眉头。

    摇摇头,宁道奇道:“先生不是说过这一式乃是先生草创吗?这些问题以后都会解决的!”

    一边的宋缺也上前道:“宁道长说的是。先生草创之招已有如斯威力,还不满足吗?”

    刘宏笑道:“有些遗憾罢了。”

    祝玉妍道:“先生还真是不知足,不过妾身见先生这一式里面似有天魔力场的法门,先生已经修炼的天魔秘吗?”

    微微摇头,刘宏道:“在下并未修炼天魔秘,只是取其天魔力场的精义补充到我这一式里面罢了。可惜并不理想,只能做束缚之用。”

    了然的点了点头,祝玉妍道:“天魔力场能有其神妙之功,全赖天魔秘修炼出的真气。先生的鲲鹏法虽然也是精妙非常,可惜追求终归不同,难以有那般神妙。”

    再次长叹一声,刘宏旋即笑道:“我与宁道长已经比试过了,同宋家主也比试过了,不知道邪王阴后可否赏脸?”

    石之轩微皱眉头道:“先生不先休息一会儿吗?”

    刘宏笑道:“无妨,我与宁道长不过是过了一招而已,并无消耗。”

    点了点头,石之轩道:“既然先生这般说,那么就让我先和先生过上几招吧!”

    其他人闻言之后,自觉的退开,将地方让给刘宏和石之轩。

    动手之前,石之轩蓦然问道:“先生之前步法里面似乎有幻魔身法的痕迹,看来先生已经过目了!”

    《幻魔身法》,石之轩也将其附在《不死印法》的后面。

    刘宏笑道:“邪王才情,叫人惊叹!”

    石之轩也不说话,只是轻笑着看着刘宏。

    打量着石之轩,刘宏的眉头渐渐的皱起来。现在石之轩给他的感觉就是既站在那里,又似乎不站在那里,整个人出入有无之间,静中动,动中静,叫人看了心生烦闷之感。同时,刘宏还觉得自身的几个致命大穴隐隐约约有针扎之感,气机感应之下,发现那是石之轩气机已经盯上了他的那些致命大穴!

    脚下卦位急踏,刘宏幻出层层身影向石之轩欺了过去,同时配合《天运》第九式风动何处,左手成拳击向石之轩面部,右手则是放在拳头后面,五指微张,准备随时变招。

    见刘宏攻来,石之轩左手探前,以迅疾无伦的手法在胸前连续画出近十个圆圈,大小不一角度各异,古怪诡异至极点!

    这不算完,左手画出气环之后,石之轩右手撮指成刀,循着某一玄异的路线,犹如灵蛇窜动般恰好穿过刚才虚画出的十多个气环每一个的核心,将那十多个充满杀伤力的气环全给挂在手腕上,然后微微一晃身,避过刘宏的拳头,挂着十几个气环的右手掌刀便直直戳向刘宏的肋骨间隙之间!

    那个肋骨间隙之后,赫然是人心所在!

    风动何处本来就是虚招多,实招少。那直击的一拳若是石之轩不躲便直接打上去,若是躲了,刘宏自然而然会变换招式!

    只见左手化拳为指,身形诡异一扭,点向石之轩右手的掌心劳宫,而右手则随着身形的变换化为拳,由下而上轰击石之轩檀中穴。

    “有趣!”吐出仅仅只是两个字的评价,石之轩蓦然抽身而退!

    可是石之轩虽然退去,那本来挂在石之轩右手上的气环却没有退去,而是在石之轩退去的刹那猛然爆裂开来!

    左手一抹,刘宏模仿石之轩调运内力在自己面前抹出一道气环,草草的拦了一下石之轩的气环爆炸之后,也退到了一边,苦笑道:“邪王果然不凡!”

    其后只是不必说,刘宏又和石之轩对上几招后,无奈认输,与祝玉妍过招也是如此。

    毕竟他修习武功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五六年时间,要和这些修炼了一辈子的武学大家过手,能胜就怪了!

    初会之后,刘宏他们几人又在华山之巅待了几天,每日讲述自身所得并且演武论证,直到九月十五方才结束。

    结束了华山相会之后,刘宏并没有直接回阿房学宫,而是等其他人都走了后,一个人在华山之巅又住了半月。

    此次相会,他收获颇丰,所以需要在这无人的清净之地好好整合一下。毕竟一回到长安,哪怕他一直待在清心小楼里面也是会有人找上门来。

  (http://www.biquge.lu/book/7125/247595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