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求永生的旅人 > 第三十二章 见证破碎三

第三十二章 见证破碎三


      长安皇宫。

    宋玉致对着宋缺盈盈一拜,道:“不知父亲寻我何事?”

    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女儿,宋缺轻叹一口气道:“玉致,现在你已为隋帝诞下皇子,可以好好打算一番了。”

    宋玉致脸色微微一暗道:“父亲想说的就是这个吗?”

    摆摆手,宋缺道:“这些事情也不需要我多说,你自己晓得。我的目的只是来看看你而已。”

    “当真?”宋玉致的脸上瞬间勾起了一丝明快的轻笑。

    微皱了一下眉头,宋缺道:“你现在已经是贵妃,外人面前这般作态怎么行?”

    宋玉致笑道:“父亲是外人吗?对了,父亲要见见珉儿吗?”

    宋玉致所说的珉儿乃是她为隋帝杨广所生的皇子,全名杨珉。

    “珉......”宋缺迟疑了一下后,点了点头,道:“带我去看看吧。”

    宋玉致闻言更是开心,转身就往内屋走去,宋缺直接跟上。

    内屋之内,宋玉致的床边上有一个小床,上面有一个一岁多的小男孩正酣睡着。

    拦住要叫醒那个小男孩的宋玉致,宋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后,来到那个小床边上,仔细的打量那个小男孩。小男孩长得非常秀气,眉目间和宋玉致有五六分相似,相信长大了绝对会是一个美男子。

    打量完毕,宋缺伸手在那个小男孩身上摸索了片刻,嘴角渐渐的浮现出欣慰的笑容,低声道:“根骨很好,是块好材料!”

    宋玉致也笑着低声道:“他是你的外孙,自然不会差了!”

    点了点头,宋缺收起嘴角的笑意思考了片刻后,沉声道:“以后好好带他,该让他懂的东西都让他懂!不该做的东西一分一毫都不要让他做!”

    宋玉致笑道:“我晓得!”

    再次看了一眼杨珉,宋缺直接往外走去,道:“最多十年!”

    十年......听到宋缺的话,宋玉致面上的笑意僵住,然后在宋缺离开后幽幽的长叹一声:“真的只能如此了吗?”

    长安城一家客栈内,祝玉妍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弟子。

    婠婠自华山回来后,进步越来越大,居然在短短半月内突破到了《天魔秘》虚实篇的顶层,只差一步就可以进入第《天魔秘》的第十三层,也就是空间篇了!当然,这也和祝玉妍将贤者之石的能量抽取了一部分给婠婠也有关。不过能在二十来岁就彻底练成《天魔秘》虚实篇,也是非常惊人了。

    考虑了一番,祝玉妍道:“婠婠,阴癸派的诸多事宜你已经清楚,所以我希望你以后能慢慢接手!”

    婠婠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道:“师傅是想今后专修武学吗?”

    祝玉妍道:“是的。虽然我于战神殿收益良多,但是在华山演武论道时,我同那石之轩交手了几次,次次都是被耍的团团转!”

    重阳日华山相会,所有人都捉对演武过,其中捉对演武最多的是刘宏,每个人都交手了几次,其后便是祝玉妍了!

    虽然祝玉妍也同其他人交手,但是更多的是盯着石之轩不放,一旦石之轩空闲下来,她又没有什么收获,便会出言挑衅石之轩,然后打上一场!

    轻叹一声,婠婠点头道:“师傅放心,弟子晓得了!”

    点了点头,祝玉妍道:“你也不用多费心,毕竟现在我圣门已经不复当初良莠不齐,那些无能又恼人的家伙都已经被刘先生炼成了贤者之石。你只要有空管管就可以了,自身武功绝对不能放下!”

    婠婠再次点头道:“弟子晓得!”

    满意的点了点头,祝玉妍起身到窗前,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道:“婠婠啊,其实我不想将阴癸派交给你!你的资质不凡,以后必定能成大器,若是困在这凡俗之中实在可惜。可是你的师姐......算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婠婠闻言,嘴巴蠕动了两下,但是最后还是没说话,只是微微低下了头,默不作声。

    回头看了婠婠一眼,祝玉妍叹道:“有些人,不要去想!那种缘分不属于你,而且他也不属于这个世界!”

    婠婠浑身一僵,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向祝玉妍。

    “他的眼中虽有**,却不是对看到的事物的**!人也一样......”祝玉妍说完这句话,便不在做声,只是看着街上的行人,眼神迷离。

    回到清心小楼,已经整理了一下自己在华山之巅所得的刘宏又开始了每日专研武学的日子,同时也将离开的时候深深埋入地下的广成子遗蜕挖了出来,继续每日观察。

    说起广成子遗蜕,不得不提华山之巅的时候,宁道奇问起过好几次,不过都被刘宏带了过去。有些东西他不想解释,也没必要解释。

    春去秋来,夏花冬雪,有了自己的研究,又没有时间的不足的疑虑,刘宏安心的在《大唐双龙传》世界住下来了。每日钻研武学,阅读经典,到了重阳日,就到华山之巅和宁道奇他们一起小住一段时间。直到大业二十三年......

    结束了练武和观察广成子遗蜕,正在清心小楼屋顶抚琴自娱的刘宏突然听到了一声惊呼,然后就见一个小厮打扮的年轻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招着手喊道:“先生,不好了!”

    刘宏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那个小厮是鲁妙子的人。

    在瓦上一按,刘宏犹如一片羽毛,轻飘飘的向那个年轻人飘去。

    说是飘也不对,哪有东西会飘的那么快的?那个小子出现在刘宏视野的时候,少说也有三四十丈远,可是刘宏飘到他面前不过是三个呼吸不到的时间而已!

    不带起一丝风尘,刘宏落在那个小厮面前,一手按在他肩上,运气帮他调理了一下气息,问道:“怎么了?”

    小厮神色惶恐的道:“陛下驾崩了!”

    便是刘宏已经在这个世界待了十来年时间,武道也已经和宁道奇这些武学大家们不相上下,骤然听闻这个消息,也是脸色猛变,喝到:“当真!”

    小厮脸色瞬间变得青白起来,刘宏喝问的时候,浑身爆发的气势何其惊人,他这个只是会点武功的小喽啰哪里受得起?

    知道自己莽撞了的刘宏收回了自己的气势,再次运气帮助那个小厮调理了一下气息。

    脸上的难看神色渐渐的舒缓下来,那个小厮道:“先生,您快去皇宫里面看看吧,鲁大人已经过去了。现在皇宫内都快乱套了!”

    虽然小厮的话有点乱,但是刘宏完全可以听明白小厮话中的意思,于是对他点了点头,运起内力加持,踏着卦位呼吸间二十余丈,直奔皇宫。

    不该啊!我几日前才为杨广调理了一下身体,怎么会突然死了?莫非是刺杀?带着疑问,刘宏半个时辰不到就冲进了已经乱成一锅粥的皇宫,直奔杨广的寝宫。

    来到寝宫,寝宫外已经为了一群人,一个个哭丧着脸,刘宏也不理会,运气推开拦在门口的人,直接挤了进去。

    寝宫内,贵妃宋玉致正在杨广的床边卧着抽泣,身边还有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小男孩和一个穿着皇后衣冠的贵妇,已经贵为宰相的鲁妙子则是静立在一侧,作默哀状。

    刘宏知道那是最受杨广喜爱的皇子杨珉和萧皇后。

    也不顾上礼仪,刘宏直接走到床边,掀开盖在杨广身上的被子,仔细检查起来,发现杨广是被一剑穿心而死!

    确定杨广已经死了之后,皱眉看着面色苍白,虽然已经闭上眼睛,但是面容中犹带着一丝不甘的杨广,刘宏问道:“怎么回事?”

    宋玉致梗咽道:“杨勇之子杨虚彦,在昨夜刺杀了陛下!”

    杨虚彦?刘宏皱眉回想了一下,蓦然想到那不就是石之轩的弟子吗?不过虽然知道那杨虚彦是石之轩的弟子,他却从来没有见到过,石之轩从来没有带杨虚彦来华山!

    眉头皱的更紧了,刘宏也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石之轩计划的,虽然石之轩没有这个必要,但是......万一呢?

    同时,看着面前伏在床边抽泣的宋玉致,他又想到了宋缺!

    长叹一声,鲁妙子来到刘宏身边,道:“骤然逢此不幸,现在皇宫内外一片人心惶惶。不知先生可有什么主意?”

    我能有什么主意!眉头一挑的刘宏虽然很想说这句话,但是想想他这几年为那些达官贵人调理身体做下的人情,刘宏知道鲁妙子是希望他去安抚那些人!

    抽了一下嘴角,刘宏淡淡道:“我会去和他们说说!不过你们打算怎么做?国不可一日无君!陛下也没有立太子!”

    由于刘宏当初说杨广有百岁可活,加上杨广不想太子因为他活的时间长犯上作乱,所以太子就没有定下!

    当然,这事对外是说暂时没有合适的太子人选,不欲选个无能之辈继承!

    叹了口气,萧皇后道:“皇子珉不错,虽然现在年纪还小,但是聪慧日显,而且......陛下也曾说过若是以后珉儿也是这般,便立珉儿为太子!”

    诧异的看了萧皇后一样,又看了看屋内的其他人,刘宏摇了摇头,叹息道:“你们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萧皇后不选他的儿子而是选宋玉致的儿子,一个才**岁的小屁孩为接下来的隋帝,叫刘宏实在是想不通!

    叫刘宏觉得这萧皇后是不是假的......

    心中蓦然一惊的刘宏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萧皇后,然后长叹一声,转身离开。

    萧皇后现在已经将近六十了,身体虽然也受刘宏调理过,但是毕竟精气不足!可是眼前的这个萧皇后......以刘宏的观察,精气不比宋玉致差多少!

  (http://www.biquge.lu/book/7125/247595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