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求永生的旅人 > 第三十三章 见证破碎四

第三十三章 见证破碎四


      杨广死后,刘宏借着自己的影响力和这几年间做下的人情,到处奔波了几天时间,将那些达官贵人家都跑了一遍,嘱咐他们稳定好当前的形式,然后就回清心小楼,写了两封信。

    一封信给石之轩,询问杨虚彦的事情,另一封则给宋缺,询问萧皇后的事情。

    当然,刘宏也没指望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他只是表个态度而已。这大隋到底谁做皇帝和他没有多少关系,当初扶持杨广也只是为了借助其势力搜罗天下诸般武学罢了。而现在几乎所有武学刘宏都得到了,也就没有对隋庭的事情多上心了。

    况且杨广在得知无法从刘宏处获得长生之术之后,对他便冷淡了很多,虽然刘宏不是很在意,但是要说心里面没想法也是不可能的。

    “十年多了啊!”轻叹一声,刘宏除了最开始几年有到处奔波以外,随后的时间都是这阿房学宫的宫主住所,清心小楼里面度过。每日修武悟道,推演炼金术和武学,也只有重阳日的时候,才会让他知道又是一年过去了。

    现在他的武功已经和宁道奇他们是一个水平了,无论是招式还是应敌之法。毕竟重阳日华山相会不是说笑的,每年和那些高手对决,自身能有多大的提升可想而知,要知道刘宏现在的记忆力和理解能力之强,几乎可以说整个《大唐双龙传》的世界无人能敌!

    最初和宁道奇在华山之巅演武时施展的,《天运》结合其他人绝学自创的招式也给刘宏完善了。

    天运,是刘宏给那个招式起的名称。

    天运原指各种自然现象无心运行而自动,刘宏起这个名字的原因,就是因为天运这一招的特性。

    聚气纳风夺天力,运气织网覆敌身,等这些步骤都布下之后,仍敌手如何挣扎,如何抗拒,只要不能瞬间冲破刘宏织下的真气网,都会徒劳无功的被刘宏事先布下的真气网束缚住拖向刘宏,然后狠狠吃上刘宏聚集了天地之力和自身各种性质内力的一击!

    其实刘宏更想将运气织网将敌人拖向他的步骤化为天魔力场那般直接向他塌陷的力能将敌人吸过来,将更多的真气用来束缚敌人,只是他的真气性质虽然可以经过奇经八脉运行而稍微调整性质,但是和《天魔秘》修炼出来的真气性质毕竟不同,无法如同天魔力那般阴柔诡异,也只能暂时作罢,期待以后有别的的方法来完善。

    来到清心小楼下两年前用炼金术挖出的地下室,刘宏推开一个造型粗朴的石棺棺盖,露出躺在里面表情柔和犹如活人的广成子遗蜕,伸手按在他的胸口注入真气观察起来。

    自从他的武功和那些武学大家们差不多后,刘宏就开始真正研究起广成子的遗蜕了。

    广成子的遗蜕和他的金人之躯非常类似刘宏早就知晓,只是随着研究的日渐深入,刘宏发现那已经不是类似了,而是没有区别!

    刘宏的金人之躯乃是在《钢之炼金术师》世界的时候借真理之能炼成的,可以说虽然号称金人,但是刘宏知道那和真正的金人相比还是有区别的!

    真正的金人乃是完全之人,若是按照传统仙侠的说法,已经是金丹真人,完全不加外求,可是刘宏却仍然需要食物,需要随眠,需要能量!

    最主要的是能量!金丹真人可以自身吸取天地之力蕴养己身,但是刘宏却只能靠吞噬贤者之石的能量来补充!而眼前这广成子遗蜕却一直在自然的吸收天地之力来蕴养己身,让自身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腐朽,而且刘宏还在广成子遗蜕里面感应到了一丝别样的能量气息!

    收回真气,刘宏眼神微微迷离了一会儿,然后猛地一凝,嘴里轻声呢喃道:“破碎虚空!”

    阳春之时,刚帝杨广被刺而崩至今已有六月,新皇杨珉登基为帝,年号承平,不过由于杨珉毕竟年幼,其生母宋太后垂帘听政,而且大多政务都交给宰相鲁妙子处理。

    当然,刘宏对这些完全不理会,只是听偶尔来他这里,而且次数越来越少的鲁妙子提起才知道这些,他现在的心思已经完全放在了不久后的重阳华山相会之上。

    他不久前收到了两封回信。

    一封是石之轩的,言杨虚彦早已不知所踪。另一封则是宋缺的,信中交代华山相会之时,自然会给刘宏一个交代!

    九月初七,华山之巅。

    一如既往早两日爬上华山之巅的刘宏蓦然发现已经有人站在华山之巅上了。

    那人身形伟岸,站的笔直。腰侧挂着一柄长刀,负手而立远眺前方。

    不是他人,正是宋缺!

    “先生来了啊。”也没有回头,宋缺眺望着华山之下的所有事物,感慨道:“这天下锦绣如画,当真美不胜收啊!”

    刘宏的眉头微微皱起。先不说宋缺那种感慨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他爬上华山的时候可没有散发出一丝气机和声响,这宋缺又是如何知道他上来的?

    上前两步,刘宏正想询问宋缺杨广的事情,但是一股杀机犹如毒蛇一般盯上了他,杀机的源头正是不远处的宋缺!

    蓦然回身,宋缺目光冰冷的盯着刘宏,淡淡道:“今日,怕是我和先生见最后一面了,请吧!”

    眉头越皱越深,刘宏道:“为何?”

    “为何......”宋缺冰冷的目光在刘宏的周身大穴和致命点游走,然后停在了刘宏眉心处,道:“世间繁华我看够了,该去别的地方走走了。”

    刘宏目光蓦然一凝,才想开口,可是一股锋锐至极的刀气却已经伴随着宋缺的刀锋直抵了他的面门!

    脚下卦位一变,刘宏抬手抹出一道气环缠上宋缺的长刀,可是那气环还未接近宋缺长刀就被锐利至极的刀气直接切断然后消散于虚空之中!

    眉头微微一挑,刘宏双手一合,十指犹如莲花一般绽放,弹出道道真气或拐弯或直击层层叠叠的向着宋缺的长刀撞去,然后在刀势受阻的时候整个身体猛地一冲,犹如莲花一般绽放的双手在长刀之前似缓实快的合为花苞状,叩击宋缺刀尖两侧!

    宋缺见自己的刀尖即将被刘宏扣住,也不惊慌,只是轻巧的拖了一下刀身,然后顺势抹出看着又怪异又协调的弧线划向刘宏的手腕。

    刘宏本来想避开,但是突然感觉宋缺那抹向他手腕的长刀中蕴含着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加上宋缺之前的话......

    花苞状的双手猛然互握成锤状,刘宏狠狠的对着宋缺的刀身锤了下去!

    嘴角勾出意味莫测的笑意,宋缺长刀改抹为撩,对着刘宏锤下的双手就挑了上去!

    “噹!”一声清脆的响声从刘宏和宋缺拳刀相交处传来。

    几滴猩红的血液滴落地面,叫着华山之巅瞬间没有了任何的声息,因为刘宏身上蓦然暴起了惊人的气势!铺天盖地的气势!犹如吞天巨兽一般的气势!

    将自己的手自宋缺长刀上抬起,刘宏看着手掌边缘浅浅的伤口中渐渐流出的猩红血液,嘴角一勾,哈哈大笑起来。身上的气势更是随着他的大笑更加的强盛!

    笑了一会儿后,刘宏停下了肆意的哈哈大笑,看着面前嘴角微勾的宋缺,道:“看来先生已经要破碎虚空了啊!”

    宋缺之前刀气中蕴含的那种熟悉的气息,刘宏清楚的分辨出那和广成子上上别样的能量气息几乎一模一样!

    看看刘宏已经完全愈合的伤口,又看看自己刀身上猩红的血迹,宋缺笑道:“先生便是不破碎虚空已经如此可怕,不知道破碎虚空后又会如何呢?”

    “那要等破碎虚空后才知道不是吗?”活动了一下由金人之躯的恢复力恢复的双手,刘宏猛地将其张开做展翅之状,配合身上的吞天巨兽气势,好似化为真正的鲲鹏大鸟一般对着宋缺冲了上去!

    微微眯了一下双眼,宋缺也瞬间放出自己锋锐如刀的气势,于气机牵引之下,向着刘宏气势中任何有空隙的地方钻了过去,同时长刀一扬,道:“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刘宏一听,就知道是天问九刀,但是宋缺施展出来的《天问九刀》和他交给刘宏秘籍上面的天问九刀完全不同,刀气更加的犀利,轨迹更加的难于躲避!

    不用细想,刘宏清楚宋缺是高傲之人,交给他的《天问九刀》自然不会出问题,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宋缺改进了《天问九刀》!

    眼中暴出精光,刘宏嘴角不自觉的扯出了一丝疯狂狰狞的笑意,一丝他已经多年未出现的疯狂狰狞笑意!

    右手握拳高高举起,带起旋转的微风!刘宏在宋缺的长刀刀气要劈中他面门,将高高举起的右手用力锤下!

    天运!

    也不知何时,刘宏的真气已经布满了他的身周数尺的空间,宋缺长刀接近的时候,刘宏直接勾动那些分布在身周的真气,结成结实的真气网,瞬间收回。

    这不止止住了宋缺的《天问九刀》第一式,还将其拖向自己正在落下的铁拳下面!

    ps:被人拉过去算账了,现在才算好,所以一更。望见谅。

  (http://www.biquge.lu/book/7125/247595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