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求永生的旅人 > 第五十一章 移植血脉

第五十一章 移植血脉


      “感觉如何?”还没等邓布利多睁开眼睛,他就听到了刘宏的声音从一边传来,清冷中带着一丝期待。

    是了,我移植了已经激活的血脉!没有回答,邓布利多依旧闭着眼睛,开始感应身体的情况。虽然有麦格和阿不福思在身边看着,但是有些东西,尤其是炼成的时候加入了什么麦格他们可不会知道。

    说白了,他对于刘宏还是有点不放心。想想现在被刘宏囚禁在那山洞里面的蛇女伏地魔,他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虽然没有真正见过蛇女伏地魔现在的情况,但是作为实验品,尤其是魔法方面的实验品,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绝望,作为巫师的他还是非常清楚的。

    身体,没有问题,非常健康,而且比之前更加强健而有活力......大脑,没有入侵痕迹......灵魂,没有问题。

    确认了自身没有任何问题后,邓布利多再次感应虚空中的魔法能量,这才是他移植被激活的血脉的最终目的。

    精神力方才接触虚空,邓布利多就震惊了。他曾经的魔力亲和性非常强,不然也不会成为当代最伟大的巫师。毕竟魔法这东西只靠知识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没有引动魔力的体质只能是当一个哑炮。可是现在他发现他的魔力亲和性提升了不知多少倍!

    如果用捕鱼作比较的话,曾经的他是用钓具在钓鱼,即便是比别人强,也还是钓具,而现在则是用渔网捞鱼!虽然这可能是骤然提升了魔法亲和性带来的错觉,但是......邓布利多相信他使用的魔法威力至少是以前的两倍以上!

    “感觉很好!多谢你了,刘宏先生。”已经初步了解自己身体情况的邓布利多睁开了眼睛,对着刘宏笑着道谢。但是他马上看见了麦格和阿不福思惊讶的眼神,似乎他出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变化一样!

    眉头立刻微微皱起,他虽然感觉自身没有什么问题,但是......

    “我怎么了?”

    “啪!”地面的泥土在刘宏控制下化为了一面装饰华丽的镜子。将邓布利多现在的面容照了出来。

    镜中人是一个俊美的少年,有着惊艳而白皙的面容,儒雅忧郁又带成熟稳重的气质。但是此时他的一双幽蓝色的双眸正在闪烁着惊讶和疑惑。

    “这......”

    “附带效果罢了。”刘宏轻笑着将华丽的镜子撤去:“恢复少年时候的面容有什么感触吗?如果觉得不方便我倒是可以帮你修改一下,报酬......”

    “不用了。这样很好。”邓布利多摇头拒绝。思考了片刻,他又问道:“只是面容恢复了吗?我感觉这个身体活力更加充沛,也和少年时候没有多少区别!”

    “你感觉没错。现在你的身体确实是青少年时候的身体。但是......那是待在这里!”刘宏的嘴角勾起了神秘的笑容:“想必你很清楚这里和其他地方的不同吧。”

    观文小筑的能量浓度是其他地方的两倍以上,而他们现在所在的实验室更是其他地方的五倍以上!不过这不是最夸张的,蛇女伏地魔所在的山洞能量浓度被刘宏提到了十倍以上!不过就算如此。刘宏还是发现了蛇女伏地魔腹中的孩子还是有点营养不良的情况,需要制造高能营养剂来补充!

    “你想囚禁我?”一句话,麦格和阿不福思非常默契的围在了刘宏左右。如果刘宏有什么异动,他们绝对会第一时间使用魔法!

    “别说的这么难听!我捆住你的脚了吗?”刘宏有恃无恐的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时代的现状。这个时代已经不适合强大生物存在了,即便是巫师也是如此。”

    他当然有恃无恐。这么近的范围内,即便是加持了防护魔法的巫师也挡不住他加持了真气的铁拳!

    “离开这里之后我会怎样?”邓布利多皱眉问道。但是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丝答案。需要高能量浓度的生命在低浓度能量的环境中还能有什么反应?

    “只是比一般人衰老的快一点而已。不过不用担心,如果用你本来的身体情况来推算,死的时间应该差不了多少,甚至还会晚几年。”

    “那我可真是赚到了。”听完刘宏的话,邓布利多起身淡淡道。只是他的内心不可抑制的有一种遗憾的感觉。

    人呐。总是不知满足。但是邓布利多还好,他知道什么是克制。

    “这是你的报酬。”

    一个二十英尺长的魔杖盒交到了刘宏手上。

    山洞中的瑰丽梦幻风景依旧,但是人却变了。蛇女伏地魔现在的脸色更加的苍白,甚至嘴唇都失去了血色,犹如涂白面妆却又没有涂好,直接刮了一层白色油彩一般。

    带着真气的手按在蛇女伏地魔的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刘宏皱眉检查着。他没有想到将这里的能量浓度提高了十倍,还有高能营养剂维持,蛇女伏地魔腹中的孩子还会吸收她母亲的能量,而且还吸收的不少!

    如果不是他发现蛇女伏地魔的脸色不对及时做了检查。可能蛇女伏地魔会被抽干能量衰竭而死!

    “你就这么想死吗?”身体被抽取能量,蛇女伏地魔这个主人当然是第一个感受到,但是她没有向刘宏描述过一次。

    “你说呢?”有气无力的瞪视了刘宏一眼,蛇女伏地魔用依旧怨毒无比的声音道:“要么你死!要么我死!”

    “她是你。也是你的孩子......”真气犹如温水一般流转蛇女伏地魔的身体,温养着,修复着。

    “然后呢?解剖?还是和我一样孕育更完美的下一代?”真气带来的舒适感没有让蛇女伏地魔的态度有一丝变化,只是让她怨毒的声音更加有力了而已。

    “孕育下一代是不可能的,这里的能量浓度都无法保持住她,更完美的下一代可想而知......”

    “那么就是解剖了吧?我那所谓魔王的称号给你都会低估了你!”

    “我不会对一个才出生的孩子出手的。最多只是在不影响到她健康的情况下抽血研究而已”长叹一口气。流转在蛇女伏地魔体内的真气在刘宏的控制下瞬间冲击了一下她的睡穴,让她睡了过去:“我像是那么邪恶的人吗?算了,或许我本来就是吧。”

    刘宏消失了,所有找刘宏治疗的人都无法找到他,只有坐落于罗马尼亚龙类生物生活地的观文小筑证明着他存在过。巫师们猜测着,刘宏大概已经回东方了,毕竟他已经获得了足够多的魔法知识,而且那里才是他的家乡。所有的东方人都不喜欢离开自己的家乡。

    但是有那么少数几个人知道刘宏并没有离开,他一直待在观文小筑不远的地方。邓布利多就是其中之一,当然,坐在他对面的尼可·勒梅也是如此。

    清澈的湖水,随风摇曳的梧桐,还有爬山虎的秀气别墅,尼可·勒梅的家似乎一点都没有变过。

    “那家伙还没有结束他的研究吗?这都已经三年了。”尼可·勒梅一边品尝着红茶,一边笑着对邓布利多问道。他的样子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但是邓布利多变了。他现在已经不复少年时候的模样了,看起来就像是三十来岁的青壮小伙子,目光炯炯有神,迫人非常。

    “没有。据说蛇女的孩子需要的能量太多,需要他一直在边上看着.....”说道这里,邓布利多嘴角浮现了一丝轻笑:“这可真像是一个忧心孩子的父亲一样啊!”

    “哈哈!”尼可·勒梅开怀大笑道:“可不是吗!不过说刘宏是那个孩子的父亲也没有什么问题。炼金术师和巫师将自己的实验成果当成孩子的不在少数。”

    “但是......”邓布利多的眉头突然微微皱了起来:“那毕竟是伏地魔啊!”

    是啊!毕竟是伏地魔!如果真的彻底激活了蛇发女妖的血脉,那么整个巫师界有几个人是她的对手呢?

    “不用担心!”尼可·勒梅倒是一脸轻松的劝慰道:“想想你自己吧,只是激活了自身巫师血脉的你都无法在现在这个时代好好生活,蛇发女妖这种神话时代的生物可想而知。可能她一辈子都无法离开那里了。”

    “说的也是,是我想多了。”邓布利多摇头轻笑,他也觉得自己想多了。

    “阿不思!”蓦然,麦格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刘宏在找你,似乎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有和你说什么事吗?”邓布利多挑了一下眉头。

    “没有说,但是他现在非常的愉快!”快步走到邓布利多和尼可·勒梅身边,麦格礼貌的问好:“勒梅先生,你好。”

    “你好,麦格女士。你的风采依旧。”尼可·勒梅非常绅士的回礼,然后问道:“和蛇女有关系吗?”

    “我也不清楚,但是很有可能,他在欧洲也就这事了。”麦格客气的回答,同时道:“他还邀请了你,勒梅先生。”(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lu/book/7125/247596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