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求永生的旅人 > 第二十一章 曲直上线

第二十一章 曲直上线


      “你知道哪些半兽人是哪里来的吗?”欧散克塔内,萨鲁曼满意的打量着自己眼前的造物,对一边的曲直轻笑道:“他们曾经是精灵,只是被黑暗的力量迷惑了,然后受尽折磨,再从折磨中诞生的一种生命。但是现在......”

    让萨鲁曼满意的造物是半兽人,只是相比一般半兽人,它更加健壮和高大!它们是强兽人!

    围绕着让自己满意的造物转了一圈,萨鲁曼沉声道:“我创造了更完美的......强化兽人战士!告诉我,你的主人是谁!”

    “萨鲁曼!”强兽人用嘶哑的声音回复着,认真而果决!

    “强兽人......”走到强兽人面前,曲直用手中的老木杖抵住它的胸膛,然后皱眉感应了一下后轻声道:“更加的扭曲,所以更加的强大!但是这种扭曲方式,他们也活不了多久吧。而且......一如既往的丑陋。”

    强兽人是有半兽人和座狼杂交而来的,但是通过魔法才能催生的它们,自身的生命消耗速度是非常快的,或许它们出生到死亡不过是短短几年到十几年时间而已!

    “丑陋?”萨鲁曼不屑的撇了一下嘴,然后走到窗前,看向了欧散克塔下方的艾辛格坑道:“我一点都不觉得他们丑陋!至于存活时间......需要多久呢?”

    欧散克塔现在是萨鲁曼在艾辛格的要塞,但不是他所建,它是古时候由远古的工匠所建造。但是,这座高塔却不似人类的创造物,反而像是硬从地面拉扯出的骨架一般。它其实是一座孤立的岩峰,黑色的表面反射着光芒,四座巨大的多面体被强行融合在一起,到了顶端却又枝开叶散,尖端锐利得如同枪尖,边缘锋利得好似刀刃。在这些尖锐的岩石之间有一块平台。打磨光滑的地面上刻画着许多奇怪的符号,站在上面的人可以从距离地面将近五百尺的高度俯瞰地面。

    从欧散克塔往下俯视,可以看见下方坑道中有无数的火光透出,一个接一个的半兽人在奔走着。忙碌着。它们将新生的强兽人从沾满泥水,又类似肉膜一样的薄膜中扒出来,然后在它们的脸上按上代表萨鲁曼的白色手掌印记,最后再为他们套上盔甲和武器!这是军队,量产的军队!也是......炮灰!

    炮灰需要存活多久?

    几个人的形象被萨鲁曼传入强兽人的脑中。然后沉声道:“去寻找他们,猎杀他们,我完美的强化兽人战士。你们没有痛楚,也不会恐惧,只会有猎杀的快感!但是......他们之中有个哈比人带着重要的东西,活捉哈比人回来,不要伤害他们!其他的......全杀了!”

    “是!”强兽人恭敬的点了一下头,然后转身离开欧散克塔。

    旁观的曲直无所谓的耸了一下肩,笑道:“强兽人的事情结束了,接下来呢?找我来什么事情?”

    “前段时间的异常能量波动是你造成的吧!”蓦然回身。萨鲁曼死死的盯着曲直的眼睛冷声道:“可以为我解释一下吗?”

    曲直轻笑着,没有一点迟疑的回答道:“只是让我的生活环境更好一点而已,你也知道,可以操控植物的我可不喜欢下面那种脏兮兮的环境,所以只能控制草木制造一个让我满意的环境。”

    “那么你现在身上缠绕的魔力又是怎么回事!”没有任何征兆的,萨鲁曼猛地向曲直推动了一下手杖,一股带着沛然大力的魔力冲击就直直的冲在了曲直身上。但是......没有用!那强大的魔力冲击甚至没让曲直退后一步,只是在曲直身上炸出了无数的青绿色魔力灵光,让其四散如夏夜的萤火虫一般,将昏暗的欧散克塔内部照耀成了青绿色!

    “喔!吓了我一跳!”曲直轻笑着注视着萨鲁曼。一点都没有他话语中吓了一跳的意思。但是他也没有说谎,萨鲁曼突然对他动手的时候,他确实被吓到了,只是......他已经和法贡森林的阵法连上了!萨鲁曼现在如果要对曲直动手。那么他必须要有直接颠覆整个法贡森林的魔力!因为......他将自己也和法贡森林的阵法连接在一起了!

    青绿色的圆领袍无风自动,蓦然荡出诡异的波纹,将四周的犹如萤火虫一般四散的魔力灵光都抽了回去,融入圆领袍之中,曲直轻笑着对眉头紧皱的萨鲁曼道:“不要这么紧张!我不是说投靠你吗?不过......记得给我报酬,要不然我自己拿。你可能会受不了!”

    说完,曲直就在萨鲁曼阴冷的目光中慢慢的步下了欧散克塔,回到自己的岩洞。

    “报酬?”萨鲁曼的目光更加的阴冷:“等他归来,我看你用什么去换报酬!”

    “呕!”回到岩洞,曲直直接喷了一口血出来,脸色也瞬间苍白的过分。萨鲁曼的魔力冲击确实没有碰到他,但是整个法贡森林的魔力太庞大,曲直不可能操控的过来,只是用衣服和身体上面绘画的魔纹形成了一个循环的能量场而已。而那些魔力冲击力即便是有整个法贡森林的魔力抵挡也不可避免的透过魔纹传递到了他身上一分。但是仅仅只是一分也够曲直受的了,毕竟他这个身体只是凡人级别的!

    “还好,只是一些小震荡而已......不过这具身体也太弱了!”随手一抹嘴边的血渍,然后将其甩到一边已经张开了嘴巴,露出森森牙齿的怪异植物之中,曲直轻声呢喃道:“但是时间也差不多了,萨鲁曼,我想你不会给我报酬吧!不过没事,你制造的强兽人就是我的报酬!”

    吞食了曲直的血液后,那株怪异的,犹如生物一般有着森森牙齿的植物蓦然喷出了一些像是蒲公英一样的种子,从岩洞的通风口飘了出去。

    “植物根可以盘成炼成阵,那么种子长成炼成阵不也是很正常吗?”看着消失在通风口外的种子,曲直的嘴角勾起了灿烂的笑容。

    “就算是再不起眼的人也能改变未来!”辗转反侧中,佛罗多心中一直回味着凯兰崔尔的话直到天色蒙蒙亮。

    我真的能改变未来吗?抚摸着胸口的魔戒,佛罗多心中的迷茫越来越严重,同时他也不可抑制的想起了昨夜在镜中看到的景象......一个个离去的护戒远征队成员们,被焚烧的故乡夏尔,巨大的,熊熊燃烧的索伦魔眼......等等,为什么没有炎魔?

    佛罗多蓦然想到了炎上,然后又想起了刘宏,昨天镜中所见的不只是炎上,连刘宏也不在其中!明明刘宏现在也可以算是护戒远征队的一员,虽然只是抵达魔多之前的。

    抵达魔多之前......佛罗多觉得有点可笑,他不知道为什么刘宏会如此死板的坚持他之前立下的诺言?而且那算得上是诺言吗?最多只是一个口头承诺罢了!

    其实他如果知道刘宏现在剩余的本质就会明白了。土和金,这是刘宏还残留着的本质,是言行一致,也是承载担当,是坚毅果决,也是顽固执拗!

    “我们该出发了!”门外忽然传来阿拉贡的声音,叫佛罗多瞬间起身。这是他在护戒远征的时候养成的习惯。不只是他,他身边还在熟睡的三个哈比人也瞬间起身了,在危险时刻存在的护戒远征中,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哦......”疑惑的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梅里雅达克轻声道:“昨天睡得真舒服!果然,还是这种安全的环境才能让人安心啊!”

    安全......看着身边的三个哈比人,佛罗多心中泛起了无限的愧疚,连累自己友人的愧疚。但是......

    “渡船已经准备好了。”不等佛罗多说出心中的歉意,阿拉贡的声音再次传来。

    “出发吧!到达魔多后我们就回家!”山姆卫斯似乎看出了什么,带着轻笑用力的拍了拍佛罗多的肩膀,然后当头走了出去。

    到达魔多后,就回家!佛罗多的手按在胸口的至尊魔戒之上,内心嘶吼着。

    微风轻拂树梢的沙沙声,清脆的鸟鸣声,还有树梢间洒落的晨曦光芒,出门之后的哈比人被眼前的景色震惊了。晨曦之下,罗斯洛立安美得无以复加,任何的词汇都难以去形容!

    正欣赏着罗斯洛立安的美景,哈比人们蓦然看到了一个身影,一个让他们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熟悉的是他们都知道那个人叫刘宏,一个自称追求自己感情的人,他们已经相处了一段时间。但是陌生的是刘宏现在的造型......依旧是一身华美的红衣玄裳,但是刘宏此时裸露在外的肌肤却和昨日乃至之前完全不同!

    犹如白玉一般的肌肤上浮现着无数道猩红的妖异而诡谲,却又有着邪异魅力的纹路,叫人不安的同时却又不舍得挪开自己的眼睛,只是贪婪的注视着。但是叫他们可惜的是,更多的纹路却被那身华美的衣裳掩盖着......

    “你怎么了?”佛罗多挑眉问道。经过刘宏昨夜的表现,佛罗多觉得自己在到达魔多之前无需对刘宏提起警惕,那种恪守承诺到死板的态度......

    “我在制作承载之物。”淡漠而清越,却和罗斯洛立安那么的配合!(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lu/book/7125/247596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