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求永生的旅人 > 第二十二章 离开罗斯洛立安

第二十二章 离开罗斯洛立安


      “佛罗多。”美好而优雅的声音远远传来,微弱,但是清晰,那是凯兰崔尔的声音。

    佛罗多将自己的目光从刘宏身上挪开,向凯兰崔尔的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凯兰崔尔现在正站在一株梅隆树下,晨曦的美丽光芒正好透过树梢照射在她身上,显得她圣洁无比,与刘宏那种邪异诡谲的形象相比更是让人心生亲近之感。

    对着佛罗多招了招手,凯兰崔尔在佛罗多靠近的时候,将一个即便是在晨曦的光芒下也闪烁着荧光的水晶瓶递给佛罗多,只是佛罗多此时的脸色不是很好,昨夜他受到的刺激实在有点多。

    “期待再会,佛罗多·巴金斯。我将埃兰迪尔之星赠送给你,它是我们所爱戴的星辰之光。”看着面色有点难看的佛罗多,凯兰崔尔知道那是昨夜镜中的内容给佛罗多带来的压力。俯下身,凯兰崔尔轻吻在佛罗多的额头,带着祝福轻声道:“Numarii!”

    Numarii是精灵语中再会的意思,唯有归来的人才有再会的机会不是吗?

    “不论是多么黑暗,它都会为你在暗处带来光明!”是祝福也是提醒,不要忘了心中的光明!

    无言的随着护戒远征队跨上了渡船,佛罗多带着迷茫与坚定截然不同的心境再次踏入远征,将至尊魔戒送到魔多的远征。

    渡船划出贯穿罗斯洛立安的银流河,缓缓的划入安达因河中,顺着安达因河的水流迅速而稳定的向着魔多方向前进着。只是他们中谁都没有发现,在西岸,有一双阴毒而邪恶的眼睛正看着他们......不,不是所有人!刘宏发现了!

    咕噜吗。抬头向西岸看去,刘宏感觉那里有着一道带着敌意的视线和熟悉的气息传来。不过刘宏也不是很在意,或者说只要咕噜不靠近,他就不会去抓咕噜,因为他觉得没有那个必要了。

    有必要。就去做,没必要,就不必去做,这是刘宏现在的判定。就如机械一般。况且他现在还在身上绘画血脉魔纹,这才是他现在必要去做的。他计划在抵达阿苟纳斯之前将血脉魔纹绘画完毕,然后分离土行分魂,让远在艾伦戴尔和艾辛格的润下和曲直知道时间到了!

    双眼一闭,刘宏就在渡船上开始绘画血脉魔纹了。但是这个绘画。并非是说用什么染料图画自己的身体,而是通过魔力的侵蚀,将自身的结构一步步的扭曲出魔纹,这种痛苦绝对是常人难以忍受的!不过已经失去了大部分感情,剩下的又是执拗之类的坚持,刘宏要做这些事情不说容易,但是也没有多少困难。

    至于划船的人......巫师需要自己去划船吗?召唤奴仆之类的魔法这个世界无法使用,但是将自己的船牵引在别人的船上还是非常简单的。想必他们也不会在意刘宏这点重量的。

    高耸达到600英尺以上的阿苟纳斯巨像,立于安都因河两岸,左右各一尊。所雕刻的人物是埃西铎和他的弟弟阿纳里昂。他们兄弟是刚铎王国的建立者,而埃西铎就是曾经用纳西尔圣剑斩下索伦手指,让至尊魔戒脱离索伦导致他肉体败亡的人。

    阿苟纳斯巨像又叫做诸王之门、阿苟纳斯之门、刚铎之门或诸王之柱。是第三纪1450年前后刚铎国王罗门达齐尔二世时期修建的建筑,此时刚铎国力处于全盛时期,阿苟纳斯也就是刚铎的北部国境线,未经刚铎国王许可任何人都不得进入阿苟纳斯以南。

    但是此时,对刚铎来说意义非常的阿苟纳斯巨像之上站着一个披散着头发,只穿着红黑色皮裤和风衣男子。其实他的容貌非常的秀气,说是女子也无不可,只是他的风衣并没有扣上。内里也没有穿任何东西,叫人一看就会看见强健的胸肌和腹肌,而且......嘴角挂着的那种肆意放荡的笑容更让人觉得他有一种雄性的魅力!

    只是......他的胸口,他的心脏部位镶嵌着一个半圆的宝石。色泽红艳犹如血液,又犹如火焰。如果这个宝石是圆形的,那么按照宝石凸出来的部分,宝石的另一边肯定已经触及了心脏!

    炎上,在罗斯洛立安离开护戒远征队,想要将刘宏取而代之的炎上!他已经在这里站了一夜了。常人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从罗斯洛立安抵达阿苟纳斯巨像。但是可以超越音速的他来这里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而已!

    “炎魔,你可害苦了我了啊!”用手按在镶嵌在胸口的红色宝石上,炎上嘴角肆意放荡的笑容荡起了一丝苦味,但是马上又消失:“不过也没事!我本来就是刘宏的肆意疯狂,想要取而代之不是很正常吗?不过本尊变成女人......我疯狂起来口味还真重啊!”

    宝石蓦然放出红光,但是马上,它的周围浮现了繁复无比,甚至让人误以为那是一整片的符文,连结成一个标准的圆,将宝石放出的红光压了回去。

    “嘿嘿!炎魔,我想要取而代之的刘宏!而不是让你取代我!”嘴角的肆意放荡化为狰狞疯狂,炎上猛地驱动他在胸口布下的魔法阵,狞笑道:“一晚上还没有享受够是吧!让我们继续吧!”

    他在自己胸口布下的是他结合他之前所到过世界所获得的所有折磨灵魂的法术!无论是魔法还是道术,他都布置在了自己的胸口,时时刻刻去折磨炎魔的灵魂,消磨炎魔的灵魂,以求将其炼化!

    “3019年2月25日。”将手指点在日历上,润下的眉头微微皱着:“如果我没有记错,原著中护戒远征队今天应该是抵达阿苟纳斯巨像了吧!也不知道本尊现在处理的怎么样了,但是之前那次分魂似乎有点问题啊......炎上......似乎撕裂了本尊一半的灵魂,这可有点不妙啊,承载疯狂的他可是非常容易和我有共同的想法!”

    “润下!”伴随着清脆的幼女呼喊,是急促到了极点的敲门声。

    嘴角勾起一丝轻笑,润下摇了摇头。会这样子找他,敢这样子找他的,在艾伦戴尔只有一个,安娜,艾莎的妹妹,一个活泼到不行的小姑娘。

    “进来吧,门没锁......”

    润下话还未说完,就听门直接被打开,然后就见安娜拉着一脸不好意思的艾莎冲了进来,满是期待的看着润下道:“今天我们去那里玩?”

    挑了一下眉头,润下看向艾莎,却见艾莎躲躲闪闪的将自己的视线挪开。

    嘴角再次一勾,润下轻笑道:“好吧,冬天已经结束了,想必你们也憋坏了吧。我就带你们出去玩一下吧。不过......国王,王后他们那里谁去说?”

    带着欣喜对视着,但是听到刘宏最后面那句话后,安娜和艾莎都可怜兮兮的看着润下,一副受到欺负的小动物模样!

    “好吧好吧,我去说。”轻笑着拍了拍两只听到他的话后眼睛几乎要冒出星星的小萝莉的脑袋,润下向国王的办公处走去。

    正在处理着文件,思考着春天来临之后要做什么布置的艾伦戴尔国王见润下突然来找他,于是奇怪的问道:“润下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经过几个月的相处,艾伦戴尔国王知道润下的智慧和心机,因为他最近的好些决策都是和润下讨论后才发布,这不仅让艾伦戴尔的居民更加的富裕,更让他们更加的感谢自己这个国王!所以他现在对润下还是非常客气的。

    “我想带艾莎和安娜出去走走,可以吗?”润下轻笑道:“已经一个冬天了,该是让两个小家伙出去见见春天了。”

    “这样吗?”微微皱着眉头,艾伦戴尔国王思考了一下后沉声道:“那就麻烦你看好她们两个,尤其是安娜。我不希望之前的事情再次出现!需要我叫几个人陪着吗?”

    之前的事情是指艾莎那次遇袭的事情,一个经常在外面溜达又不带保镖的公主和移动金库有什么区别?

    “不需要。”润下摇了摇头。

    “也是,有你这么强大而智慧的巫师陪着,还会有什么危险。”艾伦戴尔国王一脸了然的点了点头。

    润下才领着艾莎和安娜出了城堡大门,安娜就如同出笼的鸟儿一般,发出欢快犹如银铃的笑声奔跑起来,见润下和艾莎没有跟上来,便回头做了一个鬼脸笑道:“快一点啊!”

    看了一下身边犹如淑女一般乖乖站着的艾莎,润下发现她的眼中也有一丝意动,不禁心中感叹了一下毕竟是个小女孩,然后笑道:“去吧,我会看着你们的。”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皱了一下秀气的鼻子,艾莎蓦然长高了一点,那是因为她的脚下出现了滑冰用的锋利冰刀。带着和安娜类似,却又矜持了一些的清脆笑声,艾莎用魔力冻结出冰道,只是短短几个呼吸便追上了安娜。

    “这太狡猾了!我也要嘛,艾莎!”安娜见了之后果断撒娇起来,她知道,只要她这么做,艾莎绝对会同意的!

    “好!”果然,艾莎非常干脆的答应了,同时挥舞了一下手臂,在她的脚下形成了一模一样的冰刀。

    真是有爱的姐妹的!内心感慨着,润下同时仔细的倾听着周围那些平民商贾们的谈话,获取着自己想要的信息。虽然通过艾伦戴尔国王,润下也可以得知很大一部分大陆那边发生的事情,但是有时候可能那些商贾的消息更加灵通一点。但是这一般都是徒劳,不会有任何结果。不过润下还是喜欢如此。

    但是倾听着,倾听着,润下蓦然觉得灵魂上面传来一阵灼热的感觉!

    肆意而疯狂的灼热!(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lu/book/7125/247596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