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艺术家 > 第六十一章 钢琴课

第六十一章 钢琴课


    林渊在公司待了几天之后,寒假正式结束,各大院校陆续开学,其中自然也包括秦州艺术学院。

  暂时停下手上工作。

  林渊回归了校园生活。

  这是新的学期,林渊的课表上多出了一门专业课,不过这门专业课对林渊个人而言还挺友好——

  钢琴课。

  作曲系的学生们没必要精通各种乐器,但一定的了解是必不可少的,而钢琴恰恰就是作曲系必然要接触的重要乐器。

  在学校,林渊无疑是个好学生。

  虽然系统说林渊的钢琴是专业级水平,但林渊还是乖乖的出现在钢琴教室里。

  不仅仅为了学分,也因为上次有人说林渊钢琴水平不行,所以他想着能不能借此机会提高一下。

  “各位。”

  钢琴老师为男性,个字虽然不高,但脸长得很帅,留着长发扎个小辫子,很有艺术家风范,也给学生们做了个坏榜样——

  明明学校是不提倡学生留长发的。

  “你们是秦艺的作曲系的学生,应该大多数人都有一定钢琴基础,甚至水平不错,所以听到这学期多出了一门钢琴课,可能你们很多人已经按捺不住想要在同学面前秀一波琴技的冲动了吧?”

  这是钢琴老师第一节课的开场白。

  只是一句话就戳中了班级里很多人的心理。

  然后他自我介绍:“我叫黄本宇,你们可以叫我黄老师,以后会是你们的钢琴老师。”

  班级五十个人鼓掌。

  黄本宇微微一笑:“作曲系每年的学生第一节钢琴课都以为自己很行,收起你们那些想法,别以为自己有点钢琴底子就能不把我的课放在眼里,你们学校除了顾夕是我自认为是教不了的学生,其他所有学生都应该给我脚踏实地的学,因为你们的水平还差得远!”

  这是一个下马威。

  黄本宇坐在椅子上懒洋洋道:“理论知识你们上学期学过了,这节课我们教曲子,就从相对简单的开始吧,顺便满足你们中有些人想秀的心思,《秦曲》都会吧?”

  学生们点头。

  绝大多数人开始接触钢琴,学的曲子都比较类似,《秦曲》就是比较经典的初级曲目。

  “很好。”

  黄本宇淡淡道:“那咱们就先找人弹一下《秦曲》好了,你们不是想秀么,给你们机会。”

  唰唰唰!

  下面一群人举手。

  黄本宇嘴角勾起,他就喜欢这群学生抢着要做错误示范的样子,这是他每次给新学生上课前都会玩一次的老套路——

  先找一个自认为钢琴水平不错的学生上台。

  等这个学生弹完曲子准备享受同学崇拜的时候,自己再从专业的角度把他的每个错误都挑出来,然后狠狠打击这群学生的信心,让这群学生明白,原来他们的水平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高。

  啧啧。

  瞧瞧这群人多激动。

  肾上腺和荷尔蒙分泌过剩了吧?

  估计都打着要在同学们面前好好装一波的主意吧?

  尤其是第一排的学生,全部都举手了,学生们每年都这么心机呢,事实上抢第一排坐,这群学生打的就是能一秀琴技的主意,当了好多年老师,黄本宇太了解这群学生的心理了。

  诶?

  黄本宇忽然注意到,第一排的学生中,有一个人竟然没举手?

  黄本宇看向不管是从“没举手”层面还是从“颜值”层面都鹤立鸡群的林渊。

  没举手是反套路?

  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孩子,就选你做这个倒霉鬼吧,黄本宇看向没举手的林渊:“你会吗?”

  林渊道:“会一点点。”

  果然是反套路,明明会弹却不举手,在所有人都举手的情况下,不举手的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黄本宇道:“那你来弹试试?”

  “好吧。”

  林渊不情愿的起身。

  他觉得这个老师很奇怪,全班百分之八十的学生都举手了,他偏偏让没举手的自己上。

  “诶。”

  其他学生见自己没选上,有些失望的放下了手。

  林渊坐在钢琴前。

  他学过《秦曲》,所以确实会弹,不过这个曲子有很多版本,既然老师没有指定版本,那林渊干脆选了自己比较喜欢的一个版本。

  五指撑开。

  右手落键。

  第一组和弦音沉重的响起,强而有力,紧接着林渊的左手跟上,十根手指在琴键上跳跃。

  “重编版的《秦曲》?”

  黄本宇挑了挑眉,这首曲子版本诸多,林渊偏偏选择了一个难度极高的版本,这个版本就连自己都不敢保证弹的好。

  林渊沉浸在演奏中。

  倾斜而下的音流似漫天飞舞的箭矢,清晰的强弱对比中,圆润的重音穿插,一点都不突兀。

  黄本宇的表情渐渐变了。

  乐曲进行到第十小节,林渊手指下的乐声展现出惊人的弹性,几乎没有任何错音,中间倒是出现过一些粘黏音,但这偶尔的粘黏音,黄本宇知道,自己也没办法避免。

  成熟的演奏技法……

  小音符在林渊的处理下非常细腻,清晰的乐句划分和对小动机的完美勾勒,明朗诠释着乐曲意境。

  不仅仅黄本宇。

  就连座位上的学生们也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一些女孩子看向林渊的眼神更是微微迷离了。

  “最后一段。”

  当某个长音响起,了解这首曲子的学生们不约而同的感应到了,这是乐曲的结尾部分,也是曲子最伤感的部分。

  不甘。

  遗憾。

  情绪透过琴键传达,林渊的双臂来回摆动,幅度非常快,他的手指几乎是以撞击模式落下,最后又以哀鸣般的琴音作为曲子的终结。

  身体坐直。

  林渊弹完了。

  稍微懂点钢琴的人都知道林渊刚刚的弹奏有多高难度,自发性的掌声响了起来,黄本宇更是忍不住站了起来,满脑子混沌。

  啥?

  这啥呀?

  你管这叫会一点点?

  在秦艺当老师,太难了!

  有个从来不上自己钢琴课,自己却还是得乖乖给学分的顾夕也就算了,毕竟人家是难得一见的钢琴天才,登上过自己梦寐以求的金色大厅。

  可现在怎么又冒出来一个这么妖孽的学生?

  这水平比我还强些!

  那我这钢琴课还怎么教?

  掌声平息后,寂静的教室里,黄本宇艰难的咽了口吐沫,然后咳了一声,笑道:“如果你们都是这个水平,那我现在就去隔壁教学楼的校长室辞职。”

  众人大笑。

  黄本宇问:“你叫什么名字?”

  “林渊。”

  “你钢琴跟谁学的?”

  “我妈。”林渊镇定的说谎。

  黄本宇肃然起敬:“你母亲是哪位大师?”

  此刻他的脑海中已经出现了一连串登上过金色大厅的现役钢琴大师们的名字。

  林渊想了想道:“永宁村希望小学四年级三班音乐老师。”

  (http://www.biquge.lu/book/74483/416265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