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艺术家 > 第七十一章 现场临摹

第七十一章 现场临摹


    钟余的瞳孔地震。

  素描是所有美术系学生必学的基础课程,但凡是绘画大师,首先必须得是一位素描大师,离开素描的基础就没有大师。

  甚至有一些绘画大师认为:

  如果没有色彩,素描就是一切。

  且不说这种观点是否成立,至少素描对于绘画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这也是钟余已经是美术系的大三学生还在苦练素描的原因。

  对于学习了好多年素描的钟余来说,他认为自己的水平还不算差。

  但今天,这样的认知,被一个大二的学生,用十分钟的时间,彻底击溃了!

  “……”

  林渊定定的看着钟余的脚下。

  钟余如梦初醒,他的脸上迅速堆满了笑容,接住林渊手上的打扫工具:“大神,这种粗活怎么能让你来干呢,我来打扫卫生吧!”

  没等林渊说话,钟余便先把自己座位下的橡皮削打扫干净了。

  然后他扶着林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热情洋溢道:“我叫钟余,美术系大三学生!”

  “我叫林渊。”

  “好的好的,林渊大神,您先坐,等我打扫完咱们再聊!”

  说着,钟余快速走向旁边的学生,脸上笑容消失:“你,起来。”

  “钟哥?”

  对方立刻起身,表情有些错愕的同时,连忙道:“怎么能让您打扫卫生,我来吧……”

  “不用。”

  钟余把对方的位置打扫完,又走向下一个位置,平淡的语气中不容拒绝:“你起来。”

  “好的。”

  钟余的打扫效率比林渊高多了。

  他打扫到任意一个地方,有时候甚至不用开口,坐在那的社团成员就会主动起身。

  打扫完。

  钟余归置好扫帚,不知道从哪搬来个小椅子,重新露出了笑容,殷勤的坐在林渊身边:

  “大神!你能教我画素描吗?”

  林渊摇头:“太麻烦了。”

  钟余笑容依旧:“您只要像刚刚那样,把我的画改一改就好了。”

  林渊皱眉:“要改的地方太多了。”

  工程量太大。

  钟余笑容一滞,感觉有被打击到:“我画的有那么差吗?”

  林渊点头:“嗯。”

  钟余哭丧着脸:“那大神你更要教教我了,当然我是不会让大神你白忙活的,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尽管跟我说……”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十分钟时间足够钟余看出林渊的恐怖之处。

  就算是美术系的老师亲自出手,也未必可以用十分钟把自己的画改到眼前这种程度,所以钟余很确定自己今天是遇到真正的大神了。

  如果得到这种大神的指导,那绝对是赚翻了!

  林渊心中一动:“其实要我教也不是不可以。”

  钟余大喜过望:“有什么要求,大神你尽管说。”

  林渊认真道:“得交学费。”

  钟余顿时紧张起来:“大神怎么收费……”

  林渊想了想道:“一小时二百。”

  钟余愣了一下。

  林渊以为自己要价太高,正打算适当降低的时候,钟余急忙开口,生怕林渊反悔似的:

  “成交!”

  他刚开始确实被吓住了,以为林渊这种大神的收费会是一个天价,结果没想到一小时才二百——

  太良心了吧!

  在秦州的绘画领域,这种级别的大神别说一小时二百块了,就算开到一千块钱一小时恐怕都会有人愿意学!

  “成交!”

  林渊也很高兴,因为这价格,绝对比他出去摆个小椅子给路人画速写赚的多,因为考虑过出去摆摊赚钱的事儿,所以他也是了解过行情的。

  自己之前错怪系统了。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虽然绘画技术短期内不能给林渊带来歌曲或者小说的收益,但他可以通过教别人绘画技术源源不断的收学费。

  一本万利!

  林渊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道:“我们开始吧,现在接近一点钟了,你要学几个小时的?”

  做生意要讲诚信。

  林渊既然收费,教学肯定是要尽心尽力的。

  “这样,大神你先把这幅画给临摹一下,咱们最后再算时间。”

  钟余翻了翻画册,最后找到了画册上临摹难度最高的一张图,这张图上画的是一个长满了卷发和络腮胡的男人——

  光这些旺盛的毛发就足够难死百分之八十美术系的学生。

  “好。”

  林渊倒没感觉到太大的难度,最多就是多花些时间而已,毕竟他要把这些旺盛的毛发处理的很自然。

  “铅笔都在这。”

  二十一种型号的铅笔一应俱全,其中已经用钝的笔尖,钟余也飞快的将之刻好。

  林渊开始绘画。

  能够出现在美术系学生们的画册上,说明这些临摹素材本身也是出自一些素描大师的手笔,林渊都不敢说将之超越,不过因为他是临摹,所以完美复刻的难度并不大。

  刚开始,钟余还会问一些问题。

  不过随着林渊笔下的轮廓渐渐清晰,钟余基本已经不怎么开口了,只是聚精会神的看,伴随着时不时的倒吸冷气。

  “唰唰唰。”

  因为人家是交钱的,所以林渊画的很认真,手腕飞速的抖动着,连一些细节性地方都没有错漏,处理的非常到位,同时他的作画速度也要远远超过一般人。

  这时。

  林渊的后方,有社团成员路过,只是随意看了一眼林渊的画板,便再也移不开眼睛了,嘴巴微微张了一下,然后站在后面看了起来。

  紧接着又有新的社员路过。

  同样是看了一眼林渊的画板,这个人便果断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带着震惊的表情,默默驻足旁观。

  一个……

  两个……

  三个……

  四个……

  林渊周身一百八十度范围内越来越多的社员汇聚,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快速绘画的林渊,甚至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好了。”

  绘画让林渊的精神很投入,他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动静,直到他彻底完成临摹,才发现自己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围满了人群,粗略估计二十几个不止,有些人甚至只能被挤到了外围。

  “卧槽!”

  “牛批啊。”

  “这位是哪路大神?”

  “这不是传说中的死亡临摹吗……我第一次看到有人把这个大叔的形象给临摹出来!”

  “这也太像了吧!”

  “这是我们绘画社新来的大神吗,而且还是个学生,这水平也太恐怖了吧,总感觉和我们班老师是一个级别的!”

  “……”

  随着林渊画完,周围才终于传出一连串的惊叹之声,坐在林渊身旁的钟余终于感觉有些不对劲,连忙起身赶人:“你们都没事儿做了吗,围在这干嘛呢!”

  没人愿意走。

  虽然钟余是绘画社的老资历,但绘画社里有人比钟余资历还深,钟余根本赶不动,大家还是紧紧盯着林渊的画作,甚至还有人试图挤到前面跟林渊打招呼。

  “都干嘛呢?”

  就在这时候,身后传来一道声音,众人才终于停止推搡,看向身后的来人,表情或是敬畏或是紧张:

  “副社长……”

  (http://www.biquge.lu/book/74483/441089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lu。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lu